夜间
新书包网 > 一帘风月九重天 > 第23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学生的话让乌先生感到意外,仅仅是意外,不曾多想。


毕竟,他在侯爷和小郡主的身边两年多了,未曾见过父女俩滥杀无辜或者虐待奴仆婢女。甚至敢说,定远侯和他的一双儿女从未大声呵斥过奴仆。


用得不顺手,要么发卖,要么哪来的回哪去。


既有百年王族的气度,又有传承千载的部落大族首领之后的傲气,不屑欺负弱小。


回想当初,得知学生竟是一名女童,心里不甚痛快。可当时自己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不愿接受路人的嗟来之食,只好勉为其难地收下这名学生。


本来打算教个一年半载,攒点路费伙食费便辞去将军府西宾一职,另谋出路的。


不曾想,一教就是两年多。


“敬之敬之,天维显思,命不易哉!无曰高高在上,陟降厥士,日监在兹……”


人生不易,为人处事须警惕,天理昭彰不可欺。


传闻北月氏有千年王朝之气运,若真有那么一日,若她小命犹在与其族人重返权利之巅,切勿忘了他今日的教导,做一名谦逊包容、能够礼贤下士的人。


…… 首发网址htTps://m.xingshubao。net


早课毕,元昭从墨院出来,准备回自己的院里用昼食。途经通往府门口的游廊,下意识地往门口方向望了一眼。


“何春,那女子走了吗?”


“没走。”季管事得知小郡主派人出来打听,吩咐何春,若她询问后续大可如实告知,“那女子是住在边境的山户,受燕蜀内乱侵扰被我军所救,不懂礼数……”


只认死理,声称救命之恩重如山,愿效犬马之劳作回报。


无论季管事怎么劝都不听,不让她进府,她便跪死在府门前。


这一幕引来民众的打听和围观,得知原由,对她的知恩图报大为叹服。季管事曾派人到官府告她扰民,官府却说此乃将军府与她之间的恩怨,不便插手。


“本来觉得没什么,如今越想越不妥。”锦娘疑惑地说,“就算不懂礼数,也不该如此的不识趣。管事明确告诉她此举严重影响将军府的声誉,不似报恩,倒似报仇。


可她不为所动,不理不睬,就跪在那儿,好像我们将军府欠她的……”


要说没有目的,大概只有外边的庶民才相信吧?瞧,连官府都嗅到味儿了,不然怎会撒手不管?


就像平时,谁家小孩与郡主打架打输了,官府的人总能及时赶到,不请自来还训斥郡主一番。被不服气的郡主挠了几回才有所收敛,连声说应以和为贵。


可惜郡主从未输过,否则定能看到官府的另一副嘴脸。


“哦?是吗?”元昭想了想,转身往外边走,“去看看。”


“千万别,郡主,”何春和锦娘连忙拦住她,道,“您应该清楚,外边很多人盯着将军府,就等着抓错处呢。”


“是啊是啊,”锦娘也劝道,“管事说了,等今晚夜深人静,把这女子逮了去审讯。”


“她若别有用心,怎会毫无防备?”元昭不以为然,“说不定天一黑,她就躲起来了。”


等明儿天一亮,她再跪回原地,将军府又能怎样?


“那您更不能出去,”何春力劝,“您伤了她不行,她伤了您更不行!郡主,这件事就交给季管事吧,您未时还要听道长讲学,先回去吧。”


“此事拖得越久,对我父兄的名声越不利。”元昭承诺,“我就看一眼,绝不轻举妄动。”


“……”


何春和锦娘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哎,季管事应邀,代定远侯赴吴督军的儿子的满月宴去了。


相比处处受制约的定远侯,吴督军显得自由多了,每到一个地方纳一名小妾。这不,去年南州县令献了一位美人给他,今年诞下麟儿,把吴督军乐坏了。


他家妻妾成群,儿孙满堂,比昔日的安平王风.流快活多了。


定远侯仍在军营,郡主年幼不便出门,由季管事代主上门道贺,吃盏喜酒便回来。


季管事不在府里,无人作主,何春和锦娘两名侍卫哪拦得住元昭?


见她转身往门口去,何春朝锦娘使个眼色,让她速到西院告知公直道长,以防意外生。自己追上郡主,不紧不慢地往门口走去。


她俩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季管事向她们分析过,官府的人不怕侯爷,却害怕郡主,怕她的年幼无知伤人性命。她的娇横,视人命如草芥的脾性,民间或许不知,当官的却有所闻。


在官场有个心照不宣的秘密,不少人在期待长大后的她草菅人命。


到时参定远侯一本,治他一个教女无方之罪。


然而,大家不傻,此时招惹小郡主等于白送人头。伤一人命,极得圣宠的她未必获罪。起码要等她砍够十几颗人头,迫于朝臣的压力圣上才会降罪于她。


在此之前,任何人撞到她手上死了也是白死,甚至会连累家人。


所以,她每每跟随父亲到一个地方,那儿的地方官总要提醒家人切勿招惹她。平时在外边与人打架,多半是她单独赴会招惹是非,或身边仅有一名老妪。


想治她一个纵奴行凶,奈何证据不足。不然,那些和她打架的孩童早就死翘翘了。


说不定,跪在府门口的女子就是来送人头的。


见瞒不住郡主,季管事索性让何春等人如实告之,看她怎么做。不管她怎么做,那女子的命运早有去处,明天决无可能再出现。


不久,元昭站在府门前,居高临下地瞅着跪在台阶下的女子。


此时此刻,围观的路人少了许多,何春说的。


早上围观的人群密密麻麻一层层的,如今剩下零星几名路人,有的或站或坐在远处看热闹,有的一边走一边同情地回头指指点点。


指点的对象,自然是跪在将军府台阶下边的女子。


她一身粗布衣裳,难掩清秀的模样,苗条身段。她从早上跪到现在,滴水未尽,脸色苍白,身子摇摇欲坠,随时可能晕倒的样子,引来不少怜悯的目光。


听见府门重开,女子神色虚弱地抬眸,看见一名衣着华贵的女童面无表情地瞅着自己,便浑身无力地叩了一个头。


而后一语不发,默默地跪在那儿,越发使人同情。


同时,几道谴责的目光落在女童的身上,让某郡主感到脸上刺痛刺痛的。


“……”


顺着谴责的目光,冷眼旁观的元昭往左右扫了一眼。咦?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映入眼帘。定眼一瞧,嗯,果然相识。


她眼珠滴溜一转,蓦然抽出何春的佩剑用力一扔,刺向阶下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