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一帘风月九重天 > 第14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清晨,元昭醒来,发现侍候自己的人果然换了,连洛雁她们都不在,八成是扔下她偷偷猎熊去了。


她动了动左臂,嘶,痛……


也罢,她这副状态去了只会拖后腿。


自我安慰完毕,任由婢女们动作生疏地服侍她洗漱,喝水,再替她梳妆,换上一身轻便的练功服。阿爹经常教导她入乡随俗,出门在外诸多不便,得适应。


若不习惯,他可以派人送她回京。家里有锦衣玉食,高床暖枕,阿娘身边的人更是服侍周到。


那肯定不行,家里住得舒服,可规矩也大。


在家里,她三步不迈,不能轻易踏出府门。还要学老多东西,闷都闷死。跟着阿爹,她至少能够随意踏出大门口,换身衣裳就能和附近的小孩打成一片。


比如现在,她在阿爹这儿,每晨早起先练功;在阿娘那边,晨起先做的是朗诵,区别可大了。


小孩子的病来得快,去的也快。


昨晚发热,全身虚软无力。今朝起来好点了,她躺不住要出来练练。


要有好身手,才能猎到好东西。 记住网址m.xingshubao.net


由于左臂被划了几道痕,疼啊,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元昭只好用右手握剑比划,练习招式。尽管如此,她的每一个动作依旧牵扯左臂的伤口,隐隐作痛。


她的剑是真剑,短小些,但寻常的小孩提不动,挺沉的。练了半个时辰,她已经满头大汗,累的,也有痛出来的冷汗。


一个挥剑跃起,没站稳,啪声摔倒。


“哎唷,郡主,您没事吧?”一道站在院门许久的身影见状,匆忙赶到扶起她,一边心疼地骂着那些婢女们,“没点眼力见儿,一个个傻站着像根木头人儿似的……”


婢女们离她最近,反应却慢了一拍,被这突然冒出来的人骂得有些慌,手忙脚乱的。


被众人七手八脚地扶着,为免加重伤势,元昭推开她们:


“你们去把剑放好,然后各自忙去吧。”


“诺。”


见她没有责怪,婢女们松了一口气,齐声应了,再不约而同地放开她,跑去捡地上的剑。


她们骤然放手,让刚站起来的元昭差点失去平衡摔倒,不禁哑然:


“……”


罢了,阿爹能在这座小县城里找到懂规矩的奴婢已属不易,她要适应。毕竟,阿爹身边只有一个季叔和两名随从,日常很多事要亲力亲为,不指望旁人。


就连目前在阿爹麾下的三哥,也是一名亲信,两名随从。


与之相比,她身边最多人伺候。


“这,这,”她想得开,跑来扶一把的阴柔男子倒气得直瞪眼,“这帮不中用的奴才……”


果然,让男人带孩子就是不行,活得太粗糙了!


“你是何人?”元昭不在意奴婢们的失态,回头瞅了身边扶着自己的男子一眼,“为何能进本郡主的内院?”


对方唤她郡主,还特别熟练地替她喝斥奴婢,可见是……熟人?


瞅瞅,此人约莫五十多岁,脸白无须,举止言谈阴声细气地。见她打量他,男子立即笑眯眯地放开手,双手拿着拂尘安置身前,微微欠身。


“郡主,可还记得奴婢?”


奴婢?记得,当然记得,元昭打量着他,脑海里闪过一幕幕熟悉的画面……就是忘了名字。


“我记得你……”到底是哪个,挠头,面容很熟悉,她还隐约记得,“一丈红?”


好像,此人与一丈红的关系很近。


“哎哟,郡主可别吓唬我这把老骨头,”男子似乎吓了一跳,作势退开几步,“年纪大了,身子骨脆,受不起您的这份赏赐。”


嘻嘻,元昭小嘴咧咧一笑,孩童的天真笑容使人心情愉悦。他退开两步,毕恭毕敬地行了一礼:


“内侍监孙德成见过郡主,郡主这些年过得可好?”


内侍监,主管宫廷内务的官,可自称臣或者老身,不必再自称老奴。他此番低调出行,身着普通衣冠,外表改变不少。


小郡主年幼,又相隔多年未见,自然认不出来。


他奉陛下之命,陪同孟家人一起洽谈小儿女的这桩糊涂婚事。今儿一早,双方家长已经在前厅议定,实在是俩孩子八字相冲,水火不容,只好解除婚约。


并非退婚,尽量不影响双方的声誉。


另外,陛下密旨,让他独自见一见小郡主。


作为天子的近臣,很多事不必直接点明他也能猜到几分。童言无忌,孩子的话往往能暴露父母的日常举动和真实的心思。


可是,面对他的请求,定远候不见丝毫犹豫,随手放行了。不知是粗心大意,还是光明磊落不怕遭人算计。


“免礼。”经提醒,元昭恍然大悟,“我记得你,姑父陛下的近侍。”


至于升不升官,她暂时未能理解。


“郡主好记性。”孙德成并不介意,夸道,“陛下这些年一直惦挂着您,这次特意派臣前来探望,还给您带了最爱吃的点心……”


言毕,朝院门口招招手,一直安静在那儿候着的四名小内侍依次捧着物件进来。


孙德成是宫中内侍,指挥婢女摆案易如反掌,何况还有几名侍人帮忙。元昭任他们忙着,自己回内室更衣,等出来时已经摆好小食,一碗肉羹味香浓郁。


在清早,肉羹和光白滑美的面片汤是她雷打不动的吃食,顶多加一份量足的肉馅烤饼。


没办法,日常运动量大,饭量经常见涨。


今日又添了几样,有粉餈、枣糕、松黄糕和榛子酥、核桃酥、松仁酥等。


都是她爱吃的,垂涎三尺啊!她开心地跑到短足案前席地而坐,正要伸手,却被孙德成制止了,让她先朝皇宫方向谢了恩,再放开肚皮吃。


元昭拿起一块核桃酥自己啃了一口,左手拿起另一块递给坐在旁边的孙德成。


“你也吃。”


“谢郡主赏,这是圣上给您的恩赐,臣不敢受。”孙德成笑着言罢,见她左手不便,旁边的婢女们又傻乎乎的,索性亲自伺候她吃,“郡主,您这手怎么伤的?”


食不言寝不语,无论在前朝或本朝,从未有人真正实行过。除了亲情冷淡,或者自诩清贵不晓变通的人家。


就连当今圣上,也经常与臣子们边吃边聊,相谈甚欢。


“打熊伤的。”对方的推拒,元昭不以为忤,“本想猎两张熊皮给阿娘、二娘,可阿爹说熊皮珍贵,要献给姑父陛下和姑母。那行吧,可没想到林子里没有熊,有老虎……”


本该如实告知,但想起昨晚阿爹的话,便下意识地省略阿玉的熊掌不提。


其余的都是真话,她不撒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