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一帘风月九重天 > 第12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缓缓神,元昭终于清醒,有气无力地唤了一声:


“阿爹?”


“嗯,差点被老虎叼走的滋味可好啊?”见她神态无恙,定远候一直提着的心总算放下,调侃闺女道,“还想不想打熊掌?”


山大虫是民间的称呼,虎豹熊狼狐等野物,书籍里均有记载。


“嘻嘻,想,”不理阿爹的调侃,元昭笑得眉眼弯了弯,“等我好了,再进山打那两头熊。”


看白天那种情形,被插了几刀的大老虎估计死透了,唯有把希望寄托在传闻中的两头熊身上。


至于自己的初战告败,无妨,她不在乎一时得失,更不觉得丢脸。


脸是什么?能吃吗?她还小,功夫练得再好也比不过季叔等人,甚至洛雁都比她强。且在熊虎跟前,她尚是幼崽,不够它们塞牙缝的,自己打不过也正常。


宁欺白须公,莫欺少年穷,她迟早要赢回来的。


“为何一定要打熊?”定远候神色温和,不动声色地套问闺女的所图,“阿玉说过她喜欢?”


为一个下人的喜好去冒险,不是一个主子该做的事。 一秒记住https://m.xingshubao.net


“她没说,”元昭笑意微敛,略微警惕地回道,“只是孩儿觉得,我堂堂大将军之女,所送之礼竟与旁人无异,何等俗气?我才不要跟那些女子一般无趣。”


这是真话。


“嗯,我儿心思巧妙,与众不同。”定远候并未呵责,反而问,“那你可曾想过,你把熊掌给了阿玉这等下民,以后拿什么去送给京城的姑父陛下和姑母?”


天家尊贵,岂能与庶民平等对待?


她今日把熊掌赠予庶民,意味着将来奉予尊长的礼物,要比送给庶民的珍贵十倍或百倍。熊虎是当今兽类的霸主,再往上就是珍禽异兽,得在神话里寻。


万一被有心人小题大做,逮住此事作把柄,将来她和家人吃不了兜着走。同样的,若等礼物送出她才想起尊卑之别,那就太晚了。


到时想抹平此事,阿玉必死,别无他法。


“我儿心善,若用之不当,善果与恶果何异?”定远候摸摸她的额头,叹道,“阿玉是良民,既已成亲,就让她在家侍奉翁姑,操持家务吧,不必在你跟前侍候了。”


意思是又要换人了?


“……”元昭默然,但在父亲温和的目光注视下,点点头,“嗯。”


次数多了,她已习惯父亲的安排。


从京里派出来驻守边境的将领是不能携带家眷的,可她的情况特殊,加上当年死活不肯跟陌生人(京里来的人)回京,陛下无奈,同意她留在阿爹身边。


本来,她是和阿爹一同住在营地的,军中的将士们一得空就教她功夫。


敢去打熊掌,就是功夫给她的勇气。


啊,话题岔远了。


在军中,她的饮食起居都由阿爹和季叔等人安排侍候的。等到六岁,阿爹便在离营地最近的县城设临时的将军府安置她。


原本在府中侍候的,是阿爹致信回家找阿娘要的仆妇。


阿娘趁送仆妇过来时,偷偷乔装打扮跟着一起来看过她,给她带来许多书籍和玩具,还布置了一堆功课让她每天按时做。


等将来回京要考的,考核不通过,不许进家门的说~。


啊,又岔远了。


不幸的是,阿爹就像一块砖,哪有叛乱往哪搬。两位仆妇一个在迁徙途中水土不服,成天吐得死去活来;一个在叛军刺杀大将军的一场混乱当中受重伤。


小阿昭看到她们难受,有点感同身受,哭着让阿爹把她们送回阿娘的身边。


就这样,俩仆妇被先后送了回去,如今在阿娘的庄子里当差。之后,阿爹让阿娘不必送人来了,他每到一个地方,就找当地妇人照顾孩子,不定期换人。


算算日子,阿玉母女算是陪她最长时间的,该换了。


按理说,权贵人家的孩子都有奶娘,她也不例外。小时候,她曾经好奇地跑去问阿爹,因为她不记得三岁前的事。


阿爹说她也有,还是两个。


可惜,她们在宫里时,一位得急症没了;另一位因手脚不干净,被月贵人逐出宫去。


据悉,贵人心善不严惩,可那位乳娘的家人怕惹祸上身将她轰出家门。她走投无路,一时想不开便在城外的一片树林里吊死了,无人收尸被抬到了义庄。


坊间传闻,定是那乳娘得罪了贵人惹来杀身之祸。


毕竟,她要奶的孩子是前朝暴君一族之后,天生有视人命如草芥的德性。真相如何,外界无从得知;而外间的流言宫中贵人一无所知,就算知道也枉然。


虽是贵人,亦有百般无奈随身,阿爹如是解释。况且,一个奶娘而已,不值得劳神。


“阿爹,”小元昭想起方才的梦,不由得一脸神秘地悄声说,“我想起那个哄我出府的人了……”


当年被拐,追查此事的官员给定远候府的解释是:无人主使,纯粹是她倒霉碰到两个拍花子的。


得知她是定远候之女,贩子怕惹麻烦想直接弄死的,谁知传出诛九族的圣旨,顿时吓得不敢动手。又不敢把人送还,便打算把她运出武楚,扔到大齐去。


大齐人最痛恨北月氏,若得知她是定远候之女,八成直接弄死。到那时,她的死活就不关贩子们的事了。谁知关键时刻,她醒了,把三个贩子送进牢里。


可她身为受害者,惊吓过度,忘了很多细节,问不出什么东西。


等审查完毕,那三个人被赏了杖刑,替小郡主解气。


由始至终,定远候一家无人见过那三个贩子。等看到他们的尸体,一切都已盖棺定论,结束了。


“哦?是谁?”定远候好奇地看着闺女。


“是二娘身边的采屏。”小元昭很肯定地说,“她说姊姊们在路口等我,让我一定去。”


侧夫人是长公主,定远候让嫡女唤对方为二娘,算是一种地位的肯定。凤氏欣然接受,她喜欢热闹,经常邀请候府的女眷们过府一聚,包括孩子们。


受姜氏的影响,凤氏对待夫君的姬妾们同样和善大度。


小阿昭在家里住时,府里的庶姊们待她挺好的,阿娘也鼓励她和她们一起玩。得阿娘的允许,她偶尔随庶姊们到长公主府一游,识得二娘府中几位侍女。


可惜,姊姊们能经常出去,她不行,阿娘老拘着她。


可怜的她,曾经在宫里横着走的主儿,如今被拘在一小方天空里。这不,那天采屏和长公主府的几位侍女奉命给阿娘送节日礼时,悄悄告知她这个计划。


她兴奋极了,于是自投罗网,把自己送进贩子的麻袋里。


“好,阿爹知道了,”定远候微微一笑,替孩子摁实被子边的缝隙,“快睡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毕竟是病人,小元昭确实累了,闭眼不久便睡着了。


等她睡着,定远候才起身离开。


至于那位采屏,在孩子失踪不久就病死了。这,便是他恳求圣上让孩子留在身边学武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