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冉青弦苏壁禾 > 第30章岚樱公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冉青铉抱着新娘迈入大门,众目睽睽之下,拜天地和高堂,新娘依旧在他怀里。莫非新娘腿有疾,行动不便?锦衣卫们很快将这异样的滞涩给压了下去,当作新娘毫无异常,怎么喜庆怎么闹。林铠武充当傧相喊着“夫妻对拜”,艰难地露出喜色。也只有他知道,新娘是谁。大人觉得抱着一副空壳拜堂,就能安慰自己给过苏璧禾婚礼了么?夫妻对拜,该如何?冉青铉面不改色,额头轻轻碰了碰盖头下苏璧禾的额。无视众多惊诧的目光,他朝宾客宣布道:“这是本座的苏夫人,闺名璧禾。”众人第一反应是,又姓苏?不过因为多数人也不会在意后宅女子闺名,没什么反应。知道的人不由交换眼色,苏璧禾,那不就是第一个夫人吗?何止,还是罪臣苏鹤之的女儿。印象中,冉大人确实没有跟这个夫人举行过婚礼,如今在她家破人亡后,补一场仪式,以示看重?冉青铉自然不会搭理旁人的胡乱猜测,说罢就带着苏璧禾进内院去了。还是锦衣卫们淡定,招呼大家吃吃喝喝,把场子给造得热闹无比。总之,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冉府各处都是喜庆的红,冉青铉抱着苏璧禾回到惊鸿轩,放在床上。轻轻揭开盖头,他仔细巡视着她清秀雅丽的睡颜,每一寸都不放过。“我要出去招呼客人,你乖乖在这里等我。什么?舍不得我走,那我就不去了,没什么比陪你重要。”冉青铉将房内那对粗长的红蜡烛给点燃,它们将燃烧到天明,意味着长长久久。可就是这蜡烛偏偏煞风景,明明室内无风,蜡芯完整,才燃烧了一会儿就没了,毫无预兆的灭了。他怔怔看着,没有再去点燃,就这么呆滞着直到天完全黑下来。黑暗加重了死寂,间或有呜咽声响起,隐忍压抑……冉青铉独树一帜抱着新娘的拜堂,很是被京城民众谈论了一阵子。新鲜事层出不穷,这个被渐渐揭过去,但大家对苏夫人一直保持着好奇。她从不交际,深居简出,确切说是从没人见过她。冉大人对她的宠爱独宠无人不知,护得很紧,让人想讨好都无从下手。也有人不以为然,花无百日红,娶她之时距离上一个钟夫人也没多久。这话一出,周遭的人立刻退远了些,居然还敢提钟夫人?!那人白着脸捂嘴,冷汗淋漓。一晃五年过去,冉青铉的身边始终只有一个苏夫人,独宠却无所出。但他毫不在意子嗣,没有纳妾的意思。然而皇帝看不过眼了,言及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将端亲王府的孤女岚樱郡主封为公主,赐婚给冉青铉。岚樱自然不肯,跪在御书房前不肯起来。冉青铉扫了一眼那个挺得笔直的身影,没有丝毫兴趣多看,径直踏入房内。就连身形都透着凛冽阴沉。岚樱微微蹙眉,不知怎的,除了原本的抵触外,莫名多了一丝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