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冉青弦苏壁禾 > 第20章挫骨扬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除了料峭的寒风呼呼吹着,整个义庄都静谧无声,听着听着,竟觉得风声都像是哀泣。冉青铉让他们出来后,屋内就没什么声响了,无人敢打扰和窥视。一群人就这么站在外面。锦衣卫们训练有素,面不改色,一动不动,像是木桩子杵着,然而一旦有什么异动,便会立刻化身猛兽。老拐叔坐在木墩子上,闭着眼像是老僧入定。苏端华因为悲伤过度也没有睡意,站了许久终于忍不住走到窗口,就看到冉青铉抱着姐姐,似乎融为一体,许久都没动,定格了似的。这算什么?他连姐姐有寒疾都不知道,他风光娶平妻,现在这副嘴脸是什么意思?苏端华实在看不惯冉青铉迟来的深情,直接打断这难耐的寂静。“快让我姐入土为安!”见他像是聋了,苏端华皱眉,正要继续张口,就被林铠武给捂住嘴巴拉开了。不要去捋虎须了!里面那个男人发起狠来六亲不认,可不会看你是苏璧禾的弟弟!冉青铉不是没听到,无人看到他露出一丝惨笑,入土为安?她是安了,他怎么办?所以她还不能走,要留在这世间陪他。一个有些疯狂的念头滋生出来,就像是火星子遇到泼了油的干柴,无法制止。“林铠武。”“大人有何吩咐?”林铠武马上问。“让那个看守人进来。”听到冉大人叫自己,老拐叔慢悠悠起身。也不知是常年和死人打交道,亦或是已经活到这把年纪,他满是沟壑的面上丝毫没有惧色。“我若不想将她下葬,有何保持尸体不腐的法子?”这话一出,老拐叔还没吱声,苏端华已经忍无可忍,冲进屋内。他以为冉青铉想为难老拐叔,没想到这男人想让姐姐死了也不得安宁!“你疯了?!”祝铆忙捂住苏端华的嘴,这傻小子,这时候还不知道要降低存在感。冉青铉可以看在苏璧禾的面子上,放过苏端华,但不会再有其他。长了眼睛的人都看出他因为苏璧禾的死而魔怔了。“本座想做的事,你能奈我何?”冉青铉没将苏端华放在眼里,瞥向老拐叔,言简意赅命令道:“说。”老拐叔垂着浑浊的眼,如实相告:“可将尸体的脏腑和脑髓取出来,用药材填充……”“呜、呜呜……”苏端华挣扎不开,只能用眼睛狠狠瞪着的冉青铉,什么仇恨还要这么折腾姐姐的尸首?“或将尸体一直浸泡在特制药水中。”“就这两种?”冉青铉不满意,很不满意。将璧禾的内脏挖出更是死无全尸,泡在药水中让他碰不到璧禾。苏端华拼命拉下祝铆的手,嘶声喊道:“求你让她入土为安!”冉青铉无动于衷,甚至觉得可笑,世人总是人云亦云嚷着什么入土为安,却没想过入土到底哪里安了?地下暗无天日,她会很快被鼠虫腐蚀,残破不堪。若能让尸体不腐,让璧禾留下来陪他有什么不好?至于以后,等自己要走的时候,那就一把火将两个人一起烧了!世人皆忌讳死无全尸、不能入土,烧掉尸体那叫挫骨扬灰,是有天大的仇恨才会干的事。然而冉青铉偏要将自己和苏璧禾的尸首一起烧了。烧成灰,就能真正的融为一体,谁也别想分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