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冉青弦苏壁禾 > 第10章铡刀落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话像是一柄重锤击打而来,打得冉青铉头脑嗡嗡作响!难怪钟沛儿要针对重阳,置他于死地!全身力气被抽走,他慢慢松了手,就听到钟沛儿结结巴巴说道:“青铉,我是真的喜欢你……看在我怀了你孩子的份上……啊!”她惨叫着被踢翻,捂着隆起的腹部,在地上翻滚。“好痛……”这次她不是装的,可冉青铉已经视她为无物。冉青铉在落英苑里到处都找不到苏璧禾,忙骑马奔赴菜市口。她肯定会去那里送苏端华最后一程!脑中急速转着,能不能有可能救下苏端华?“五年了,你终是不在乎……”“我后悔救你了,真的悔了……”耳边不停回荡着苏璧禾的叹息,每个字都像是刀尖,字字刺在心上,让冉青铉痛不可抑!天空灰蒙蒙的,竟然下起了雪。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来得有点早。苏璧禾戴着手铐、脚镣,跪在刑台上,费劲地仰头看着,沉重的枷锁压在她脖子上,头很快垂落下来。浑身都是令人窒闷的痛意,再忍忍,就要解脱了。周围站满了看热闹的民众,议论纷纷。晦涩的眼扫过那些各式各样的脸,蓦地,苏璧禾瞳孔滞住,朝着一个方向,无声的,不停的说着五个字。“不要看,快走……”十五岁的少年还穿着昨晚姐姐的衣服,脸上红妆残留。苏端华攥紧拳,拼命咬牙隐忍,牙龈都渗出了血。昨夜的断头饭里有迷药,他醒来,就已在离开京城的马车上,怀里揣着一封姐姐的信。她说,自己那年的寒疾根本就没有治好,如今病入膏肓,活不过这个冬天。她说,你要好好的,咱们苏家就剩下你了,姐姐不怕,砍头死得很快的,一下就过去了,不会痛。她说,到了下面,姐姐就能继续孝顺爹娘了,连着你那份……最后她说,求他成全。苏端华看了姐姐最后一眼,点点头,狠心转身,哭着跑开。苏璧禾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她知道,端华答应她了,会好好活下去。“时辰到!”一声呼喝,四周安静下来。监斩官走上台,将犯人背上用红笔写着“苏端华斩立决”六字的亡命牌抽下来,拨开乱发,点点头。“已验明正身,是苏端华。”接着,士兵将人脖子上的枷锁取下,按着头塞入高悬的铡刀之下,扯开浑厚的嗓音,安慰道:“这就上路了,莫怕,十八年以后又是一条好汉!”苏璧禾在心里摇头,做人,太累了。雪花落满凌乱的发丝,渐渐有了些白首偕老的味道。这是她一个人的白首。“行——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