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想和校霸分手怎么都这么难 > 番外 猫猫同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高考的那几天,外面刚好下起了雨。


谢时亦坐在考场里,一道题一道题写得很认真。


已经是高考最后一天,只要考完这场,就算是解放了。


谢时亦写完卷子,又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


直到铃声响起,谢时亦松了一口气。


走出考场,谢时亦来到校门口的时候,看到了厉尘。


厉尘出来得早一些,在外面等着谢时亦。


“厉哥!”谢时亦跑过去。


厉尘顺势接住小猫崽,牵着一只手,准备回去了。


又因为考完解放了,谢时亦还有些激动,回到猫咖店后,连忙道:“熊叔!我考完了!”


熊叔就在一楼照顾店里的小猫,看到谢时亦和厉尘了,点了点头,问:“考得怎么样?” 记住网址m.xingshubao.net


“都写完了!”谢时亦拉着厉尘朝楼上走去,又说道:“晚上我不回来了,我去厉哥那边玩几天。”


熊叔听到后顿时有些心情复杂起来。


而谢时亦已经回了房间,开始收拾东西了。


要带的东西不是很多,谢时亦带了几件衣服,就跟着厉尘一起离开了。


晚上还有班级聚会,离得不远,就在商业街那边的一家饭店。


两人过去的时候,班上已经来了不少人。


罗梵也来得早,看到谢时亦和厉尘了,连忙起身招手。


厉尘便带着谢时亦过去,两人坐在一起。


这一桌坐的都是男生,罗梵拿了几瓶酒过来,朝两人道:“等下你们喝酒不?”


谢时亦知道自己酒量不好,连忙摇头,说道:“我喝饮料就行。”


厉尘倒是点头应下来:“我喝一点。”


饭店里很热闹,班上的人都在讨论毕业之后的事情,特别是出去毕业旅游的。


罗梵凑过来,朝谢时亦道:“十一,毕业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出去旅游?”


谢时亦问:“你们去哪啊?”


罗梵抱了一个地名。


谢时亦听了,有些心动,朝厉尘望去,问道:“厉哥,你去不去啊?”


厉尘揽住谢时亦肩膀,朝罗梵道:“我带他去。”


罗梵瞬间明白,起哄道:“我懂!二人世界!”


罗梵继续和其他人讨论旅游的事情,还一起喝酒什么的。


谢时亦老老实实的坐着,又在四周看了一圈,发现班上的人今天都很兴奋——


背了多年的沉重压力突然从身上卸了下来,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谢时亦也被这种情绪感染到了一些,心情也很轻松。


很快的,桌上的菜上齐了。


谢时亦拿起筷子,盯上了饭桌上的小龙虾。


不过小龙虾要剥壳,谢时亦折腾了一会,就懒得弄了。


辛辛苦苦剥壳,弄得满手都是油,肉还那么少,不划算。


于是谢时亦拿过纸巾擦了擦手,忍不住跟厉尘抱怨了一声:“厉哥,吃小龙虾好麻烦啊……”


厉尘看了一眼桌上的小龙虾,没说话。


而谢时亦则是拿起筷子,去吃别的菜了。


不过没多久,谢时亦便看到一个小盘子递过来,上面全是剥好壳的虾肉。


谢时亦眼睛一亮,连忙道:“谢谢厉哥!”


谢时亦吃着小龙虾,厉尘就在旁边帮忙剥壳。


等到聚会结束的时候,外面已经天黑了。


罗梵还很兴奋,激动道:“走走走!去通宵!”


罗梵约了好几个男生,打算出去通宵玩。


谢时亦则是跟着厉尘一起,准备回去了。


司机已经在外面等着了,谢时亦又突然想到什么,连忙道:“厉哥,我去超市买点东西。”


厉尘应下来,先带着谢时亦去了旁边的超市。


谢时亦在超市里逛了一圈,买了点不少零食什么的。


不过就在谢时亦路过某个货架时,突然停了下来。


厉尘本来在旁边玩手机,注意到谢时亦的动作了,顺势望过去,就看到谢时亦是停在了一排情趣用品的货架前。


架子上,有一些润滑液和安全套之类的用品。


厉尘注意到了,朝谢时亦道:“不用买,润滑没用。”


植物妖本来就能自动分泌出很多汁液,不需要润滑剂。


而谢时亦则是从架子上拿了一盒超薄款的安全套,说道:“买这个。”


谢时亦仔细看了下包装盒上的尺寸,递到厉尘面前,问:“厉哥,这个尺寸可以吗?”


厉尘看了一眼,应下来:“嗯。”


谢时亦又继续在架子上看了一圈,没看到更大的尺寸。


“那就买这个吧。”谢时亦拿着那盒安全套。


于是厉尘带着谢时亦先去结账,两人便回别墅了。


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谢时亦先去洗了澡,早早躺在床上,一边玩着手机。


厉尘也靠过来,从背后搂住谢时亦,低声问道:“弄弄?”


谢时亦放下手机,点了点头。


厉尘俯身下来,低头吻在锁骨上,光明正大的在上面留着吻痕。


不过谢时亦却是侧过头动了动身子,提醒道:“厉哥,先戴套……”


厉尘被打断,微微皱眉。


而谢时亦也起身,拿了一盒安全套过来,从里面拆出一份递给厉尘。


厉尘接了过来,不过并不急着撕开,而是覆在谢时亦身上,吻了上去。


房间里,逐渐传来接吻水声,以及断断续续的对话声——


“厉哥,没戴套……”


“戴了。”厉尘的语气很自然。


“怎么没感觉啊……”


“超薄的。”


厉尘俯身下来,堵住嘴唇,不让小猫崽再说话了。


谢时亦被转移了注意力,已经没办法思考其他,就只能沉沦在猫薄荷香味里,紧紧抱住身上的人。


衣服被扔在床角,而床上的两人正紧紧贴在一起。


厉尘慢条斯理的欺负着怀里的人,听着耳边细碎的咽呜声,贴在小猫崽嘴唇上一点点亲吻着。


两人折腾了很久,直到凌晨的时候,厉尘这才停了下来。


谢时亦已经被弄得一身痕迹,靠在厉尘怀里,累得直接睡了过去。


一直到下午的时候,谢时亦醒了过来。


谢时亦茫然的睁着眼,稍稍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还在厉尘怀里。


厉尘就躺在旁边玩手机,注意到怀里的动静了,伸手搭在谢时亦后背上拍了拍。


谢时亦还有些迷糊,在厉尘怀里动了动身子,闻到厉尘身上的熟悉香味了,习惯性的凑上去吸了一口。


厉尘问:“要不要吃点东西?”


谢时亦摇了摇头,不经意低头一瞥,就发现自己胸前全是痕迹,顿时抱怨道:“厉哥,怎么弄这么多痕迹啊!”


厉尘:“又没人看到。”


“也太多了啊!”谢时亦小声嘟囔着,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去洗漱了。


不过就在谢时亦下床的时候,突然注意到了旁边床头柜上的安全套。


谢时亦盯着那个安全套看了一会,伸手拿过来一看,结果发现连包装都没撕开!


“厉哥!”谢时亦气呼呼的了,“昨天你没戴套!”


厉尘还在床上看手机,头也不抬的直接回道:“戴了。”


谢时亦看到厉尘居然还不承认,气道:“明明就没戴啊!”


“连包装都没拆!”谢时亦将安全套扔在厉尘面前。


厉尘听到后,这才望过来,注意到了那个安全套。


证据就摆在面前,这次厉尘也没再否认,又伸手将谢时亦搂在怀里,说道:“那应该是我昨天不小心忘了。”


“明明就是故意的!”谢时亦皱眉,忍不住嘀咕着:“我就说怎么没感觉!”


难怪他昨天做的时候感觉和平常差不多,原来是厉尘根本就没戴!


当时他问起来的时候,还骗他说是超薄的!


厉尘倒是丝毫不慌,在谢时亦后背上拍了拍,说道:“戴了和没戴没区别,不用戴。”


“每次都骗我!”谢时亦抱怨着。


厉尘依旧是哄着:“下次再戴。”


“这都是第几次了!”谢时亦十分记仇,“上次也是这样,上上次也是……”


谢时亦靠在厉尘怀里,认真回忆了一下,突然发现厉尘一次都没戴过!


谢时亦更加生气了,从厉尘怀里钻出来,然后变回了原形。


一团毛绒绒的布偶猫默默趴在床上,身子也缩成一团,有些委屈巴巴的抱着自己的大尾巴。


厉尘靠过来,掌心搭在布偶猫后背上慢慢顺毛,说道:“下次会注意。”


布偶猫不说话了,就只是低着脑袋,拒绝和厉尘说话,就连脑袋上的小耳朵也都耷拉下来了。


厉尘给布偶猫顺了顺毛,又从空间里拿出一株猫薄荷出来。


布偶猫闻到香味了,这才抬起头来,伸着爪子,将猫薄荷扒拉到怀里,算是勉强和好了。


厉尘摸到布偶猫的小耳朵揉着,说道:“下次一定戴。”


布偶猫听到后,有些怀疑的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厉尘。


厉尘靠近了一些,掌心搭在布偶猫脸边揉着,“下次肯定会戴。”


布偶猫在床上翻了个身,露出自己软软的小肚子来,吸了一口怀里的猫薄荷。


布偶猫想了想,还是决定再相信厉尘一次。


于是布偶猫伸爪子在厉尘手背上拍了拍,叮嘱着:“那下次一定要戴啊。”


“嗯。”厉尘应下来,低头在小猫崽脸边亲了亲。


永远都不会到来的下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