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想和校霸分手怎么都这么难 > 第99章 被抓到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隔天早上,谢时亦起床的时候,就看到自己脖子上全是吻痕。


“厉哥!”谢时亦连忙跑到厉尘前,有些着急的指了指自己脖子,“好多痕迹!”


厉尘还在衣柜前拿衣服,瞥了一眼小猫崽,就看到了小猫崽侧颈处的吻痕。


厉尘伸手,指腹贴在吻痕上轻轻摩挲。


“厉哥,痕迹消不掉……”谢时亦抱怨着,“要是别人看到了怎么办?”


厉尘:“就说是过敏了。”


谢时亦还是满脸惆怅,可吻痕又没办法弄掉,就只能自暴自弃的从衣柜里找了个领子高一点的衬衫出来,将扣子系到最上面。


只不过就算是系好衬衫了,可侧颈处还是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痕迹。


谢时亦摸了摸那个痕迹,已经放弃了,只能默默祈祷不会被别人发现。


洗漱完之后,两人便一起来了教室。


不过在去教室路上,谢时亦看到楼梯口的小黑板上写了一个通报批评。 一秒记住https://m.xingshubao.net


谢时亦凑过去看了下,是点名批评的七班两个人,不过没写是什么原因,估计是违反校规什么的。


谢时亦也没放在心上,收回视线,先回了教室。


班上的人已经来了一大半,有的在偷偷玩手机,有的在偷偷吃早餐。


唐绵也在吃早餐,一边喝豆浆,一边和前排的女生聊八卦。


“诶,你知不知道昨天七班有对情侣在小树林接吻被抓到了!”


唐绵连忙道:“我刚刚来的时候好像看到通知了!就是黑板上的那个吗?”


“对啊!教导主任昨天巡逻,一下子就抓到小情侣接吻了!”


谢时亦也听到了两人对话,忍不住多朝唐绵看了一眼。


情侣接吻被教导主任抓到了?


谢时亦一想到那个画面,就觉得一阵恐怖,也想起他上次在教室接吻被班主任发现的事情。


谢时亦忍不住凑到厉尘旁边,扯了扯厉尘的袖子,八卦道:“厉哥,昨天有情侣在小树林接吻的时候被老师抓到了。”


“嗯。”厉尘不是很感兴趣,继续低头玩手机。


谢时亦也就没再想这事,拿出语文书早读去了。


不过到了下午的时候,班上关于这件事的讨论越来越多。因为那对七班的小情侣已经写了检讨,贴在了楼梯的黑板上。


楼梯口那边围了不少人看检讨,简直是公开处刑。


而晚自习的时候,班主任也来教室,也说了这件事。


“学生的任务是学习!其他的事情都不要管!”班主任站在讲台后面,一双手背在身后,像老干部巡逻一样,一双锐利的眸子扫过整个班级。


谢时亦默默低着头,也不敢和班主任对视,莫名有些心虚起来,于是拿出作业本开始写作业。


“学校是学习的地方,不是用来谈朋友的地方!”班主任的视线扫过教室每个角落,最终停在了第一大组。


“我也清楚,班上有些同学偷偷谈朋友!”


班主任说这话的时候,特地盯着第一大组最后一排的两人。


谢时亦不敢抬头,总感觉班主任还在盯着自己,又是心虚又是惶恐。


最后班主任在教室里进行了整整一节课的思想教育,直到下课前一分钟才停下来。


等班主任一走,谢时亦松了一口气,浑身虚脱的趴在桌上。


而厉尘则还是跟平常一样,对学习不怎么上心,天天在打游戏。


已经下晚自习了,厉尘收好手机,便靠在座位上,等着小猫崽收拾。


谢时亦整理了下桌子,就和厉尘一起回宿舍了。


不过谢时亦晚上要去食堂吃宵夜,厉尘也一起陪着去。


谢时亦买了一杯豆浆,一个鸡蛋饼和两个肉包,在食堂里找了个安静的角落慢慢吃着。


厉尘就坐在旁边玩着手机,不过时不时瞥一眼身旁的小猫崽,看着小猫崽吃东西。


小猫崽吃东西的时候很认真,腮帮子也鼓鼓的,像个屯粮的小仓鼠。


厉尘盯着这只小仓鼠,伸手过去,在小仓鼠脸上戳了一下。


谢时亦吃东西的动作一顿,满脸茫然的望向厉尘。


“没事。”厉尘淡淡道。


于是谢时亦继续低头吃东西。


最后谢时亦吃完了鸡蛋饼和肉包,稍微有些撑,连肚子都鼓起来了一点。


谢时亦吃饱了,忍不住揉了揉肚子,然后坐在椅子上先休息一会,捧着豆浆慢慢喝着。


厉尘盯着小猫崽揉肚子的动作,稍稍靠过去,一手贴在小猫崽肚子上揉了揉。


小猫崽的肚子也是软乎乎的,还稍微有点鼓。


厉尘隔着衣服,在小猫崽肚子上摸了很久。


谢时亦玩着手机,说道:“厉哥别摸了,再摸就流产了。”


厉尘应了一声,不过还是没收回手,继续摸肚子。


两人在食堂里坐了一会,这才离开,准备回寝室。


食堂和男寝宿舍楼稍微有段距离,谢时亦回去的时候,刚好路过学校的通告栏。


谢时亦停下脚步,朝通告栏上看了一眼,上面还贴着之前的奥数复赛名单。


名单上还附带了考生的初赛成绩,不过就只贴了一中考生的初赛成绩,而厉尘是一中的成绩第一。


谢时亦想到厉尘才考完复赛,于是问道:“厉哥,你们复赛成绩什么时候出来啊?”


“不知道。”


谢时亦又问:“能进决赛吗?”


“不清楚。”厉尘的语气很随意,对复赛的事情完全不在意。


谢时亦忍不住道:“厉哥!你怎么都不重视的啊?”


厉尘淡淡道:“就一个无聊的比赛。”


“那可是奥数比赛啊!题目那么难!”谢时亦的语气还有些小崇拜,“去考试的都是学霸啊!”


谢时亦牵着厉尘的袖子,两人一起在路上走着。


厉尘瞥了一眼身旁的小猫崽,突然出声问道:“要是我进决赛了,有什么奖励吗?”


谢时亦一愣,问道:“要什么奖励啊?”


厉尘停下脚步,稍稍俯身靠过去,贴在小猫崽耳边轻声说了什么。


谢时亦听清厉尘说的话后,顿时睁大眼睛,惊道:“厉哥!”


“是你去考试,又不是我考!”谢时亦生气,“怎么还要我穿!”


厉尘伸手勾住小猫崽下巴,缓缓道:“我是因为谁才去考试的?”


“厉哥!你是自己要去考的!和我又没关系!”谢时亦理直气壮。


厉尘回道:“还不是你之前没考到前二十五名,我就跟班主任说我去参加比赛,他就同意没喊你家长。”


谢时亦也想起当时的事情了,连忙道:“可是那也是因为在教室的时候你非要亲,才会被班主任看到啊!”


明明那个事情厉尘也有责任!是厉尘先主动亲他的!


厉尘不紧不慢道:“当时你也没拒绝,我为了帮你才去考试的。”


“厉哥!”谢时亦着急,可脑子一下子转不过弯,不知道怎么反驳好。


他每次都说不过厉尘!


谢时亦越想越生气,满脸怨念的看着厉尘。


厉尘一看到小猫崽这副气呼呼的模样,心情反而更加愉悦起来,指腹贴在小猫崽下巴处挠了挠,低声道:“奖励。”


谢时亦气不过,故意说道:“你要是决赛也考第一,我就穿!”


反正厉尘天天玩手机打游戏,就连去参加竞赛也从来不复习刷题什么的,估计是运气好,才考进了复赛。


就算厉尘是初赛第一,不过那也只是一中的第一,不知道其他学校的考生成绩怎么样,其他学校肯定还有人考得比厉尘还好!


他就不信了,厉尘还能总决赛考第一!


可厉尘听到这话后,顿时道:“那就说好了,不准反悔。”


谢时亦:“不反悔。”


他可是一只讲诚信的猫呢!


谢时亦仰着头,十分有底气。


厉尘一看到小猫崽这副小模样,一时没忍住,低头在小猫崽脸上亲了一口。


谢时亦被吓了一跳,连忙侧过头,有些慌乱的朝四周看了看,幸好四周没有人。


谢时亦又扯了扯厉尘的袖子,抱怨着:“厉哥,还在外面!”


不过厉尘已经等不到回寝室,直接伸手抓住小猫崽的手,将小猫崽带到花坛后面的一个阴影角落里,捧着小猫崽的脸,吻了上去。


厉尘在唇上舔了舔,伸出舌尖,逐渐从唇缝中伸进去。


谢时亦本来还有些抗拒,不太想在外面亲,用舌头试着将厉尘推出去。


不过厉尘很又耐心,动作也很温柔,慢慢引导着小猫崽。


亲着亲着,谢时亦也有些放松下来,忍不住闭上眼,伸手抱住厉尘肩膀,开始回应。


厉尘一手按在谢时亦后脑勺上,缓缓加深这个吻。


安静的阴影角落里,呼吸声越来越压抑,还能听到接吻水声发出的声音。


谢时亦被亲得浑身都软了下来,软绵绵的靠在厉尘怀里,仰着头,沉浸在这个深吻里。


直到两人吻得难舍难分时,谢时亦突然听到一道呵斥声——


“你们两个是哪个班的!”


谢时亦顿时清醒过来,连忙松开手朝旁边望去。


而在不远处校道上,教导主任阴沉着一张脸大步走来,手里还举着一个强力手电筒,朝角落里那两人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