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想和校霸分手怎么都这么难 > 第97章 布料很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厉哥?!”谢时亦有些惊恐起来。


不是说周一回来吗!怎么今天就回来了!


谢时亦怂了,默默缩了缩身子,想要躲开。


厉尘一手按在小猫崽腰上,缓缓俯身逼近:“你要换座位?”


“没有……”谢时亦有些不自在的侧过头,还能感受到厉尘的呼吸落在自己脸边,有些痒痒的。


“你还要换寝室?”厉尘眯了眯眼。


“不换了不换了。”谢时亦连忙摇头。


厉尘这才稍稍松开手,暂时放过了小猫崽。


谢时亦顿时松了一口气,又看到厉尘还堵在自己面前没有离开,于是伸手推了推厉尘肩膀。


厉尘将手机拿出来:“解释下你和许祺的事情。”


谢时亦凑过去一看,就看到手机屏幕上,是自己用原形在吃饼干的照片,而强哥刚好亲在了他的脑袋上。 首发网址htTps://m.xingshubao。net


谢时亦盯着这张照片,十分努力的回忆了一会,完全没印象,连忙道:“是他偷亲的,我没注意到!”


那时候他在吃饼干,都不知道强哥还亲他脑袋了!


“谢时亦。”厉尘捏住小猫崽下巴,强迫小猫崽抬起头来望向自己,不紧不慢道:“所以,你就让别人随便亲你?”


“是原形啊,没关系吧?”谢时亦还是没觉得有多大问题,毕竟他就只是一只猫。


“怎么就没关系了?!”厉尘顿时提高了音量,“你都有男朋友了,就不知道和别人保持距离吗!”


“我是保持距离了啊!”谢时亦理直气壮。


“那你还和许祺搂搂抱抱!”


“都说了是原形!抱一下又没关系!”


“谢时亦!”厉尘气得连身上的威压都不受控制的释放出来了。


谢时亦被威压影响到,顿时感觉胸口一阵闷闷的,脸色苍白,猫耳朵也不受控制的露了出来。


“厉哥!”谢时亦有了小情绪,脑袋上的猫耳朵也耷拉下来了,“你每次都要说我!”


“你出轨了我还不能说?!”


“我和你讲不通!”谢时亦生气,“这是我的事,你别管我!”


“男朋友怎么就不能管了?!”


“明明是假男朋友,还管这么多!”


厉尘也被小猫崽气到了,“行,我不管你!”


厉尘直接背过身子,不去看小猫崽了。


谢时亦也连忙回到座位上,默默将书包放到桌上。


不过没多久,谢时亦就听到一阵关门动静声——


厉尘摔门离开了。


谢时亦收回视线,不去管厉尘。


谢时亦一个人收拾好桌子,又将自己的小枕头从厉尘床上搬回到自己床上,便爬上床的准备睡觉了。


只不过他已经好久没睡自己的床了,他的床上没有猫薄荷香味,不习惯。


谢时亦闭上眼,有些失眠了。


*


第二天早上,谢时亦起来的时候还困得不行。


而厉尘一整晚都没回寝室,直到周一下午才来了教室。


不过两人就算是在教室里也是互不搭理。


厉尘不打算哄小猫崽,谢时亦也还在生闷气。


明明是同桌,可两人在教室里一句话也不说,就连回寝室的时候也是互不搭理。


谢时亦刚开始还没觉得有多生气,可看到厉尘一直不理自己,就也来了脾气,不想主动示弱。


厉尘也是彻底不搭理小猫崽,冷处理。


从周一到周六,两人一直在冷战,谁也不肯低头。


谢时亦越想越生气,周六回猫咖店之后,也还想着厉尘的事情。


厉尘都不来哄他!


谢时亦气呼呼的,变成原形,趴在猫窝里缩成一团。


到了周日时,布偶猫也依旧生气,干脆又跑出去溜达,散散心。


不知不觉,布偶猫来到了富人小区。


布偶猫混进小区里,熟练的来到了监控死角,来在草地上晒太阳。


而草地上还有一株小人参精也在晒太阳,于是布偶猫凑过去,趴在地面上,用爪子轻轻碰了碰小人参的叶子。


小人参也晃了晃叶子,和布偶猫打招呼:“又来晒太阳啊?”


布偶猫精神怏怏的点了点头,因为厉尘的事情,心情还不是很好。


小人参也看出布偶猫情绪不太对,问道:“怎么啦?”


布偶猫忍不住抱怨道:“我和男朋友吵架了……”


小人参用叶子摸了摸布偶猫脑袋。


布偶猫闻着小人参身上的药香味,忍不住伸出爪子抱住叶子偷偷吸了一口,一边抱怨着:“他非要和我吵架,每次都无理取闹……”


他本来就是猫咖店里卖身的猫,被人类亲亲抱抱很正常。


而且当时强哥亲他的时候,他已经拒绝了,也已经好久没接客了。


可厉尘就是要说他出轨!


布偶猫想不通,脑袋上的小耳朵可怜兮兮的耷拉着,满脸都写着不高兴。


小人参问:“是出了什么事吗?”


布偶猫回道:“就是有个客人亲我的原形,然后拍照发微博,被男朋友看到了。”


“他就非要说我出轨!”布偶猫一想起这事,就气呼呼的。


小人参想了想,又问道:“要是你男朋友的原形被别人亲了,你能接受吗?”


布偶猫一听,顿时气道:“那肯定不行!”


猫薄荷都是他的,怎么可以被别人亲!


布偶猫一想到要是有人亲了厉尘的猫薄荷叶子,顿时气成了一团毛球。


“所以原形不能随便给别人亲。”小人参说着。


“这样啊……”布偶猫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也想通了一点。


他以前一直卖身卖习惯了,一下子突然有了男朋友,可能还没适应从良日子。


他是没办法接受厉尘的原形被别人亲,那厉尘不能接受他的原形被强哥亲,也就能解释得通了。


布偶猫想通了,又问道:“那我要不要跟他道歉啊?”


小人参点了点头。


布偶猫又想到厉尘这周都很冷淡,说不定就算自己道歉求和了,厉尘也不会理自己。


于是布偶猫问道:“他要是不理我怎么办?”


小人参晃了晃脑袋上的叶子,回道:“那就哄他。”


布偶猫问道:“怎么哄啊?”


小人参也不太清楚,就只能代入一下自己的情况想了想,自己平时是怎么哄伴侣的。


然后小人参伸长了根须,凑到布偶猫耳边,小声嘀咕了什么。


布偶猫一听,顿时脸上通红起来,连忙道:“这……这怎么行!”


“可是管用呀。”小人参歪了歪脑袋,他一直就是这样哄的伴侣。


“可是……”布偶猫还是犹豫,“我没有那种东西……”


小人参连忙道:“我还有几条新的,我给你吧。”


说着,小人参神秘兮兮的凑过来,从空间里拿出一个神秘小盒子,塞进布偶猫怀里。


布偶猫看着眼前的精致小盒子,偷偷打开盒子瞥了一眼,然后迅速合上盖子。


“布料好少啊……”布偶猫有些不太好意思穿。


小人参:“其实穿上去还好,没感觉的。”


“我回去了再想想吧……”布偶猫将盒子收进空间里。


*


晚上,谢时亦背着书包回到寝室。


寝室里亮着灯,谢时亦推门进去,看到厉尘在里面。


厉尘戴着耳机在床上打游戏,就算是听到开门的动静声了,也没看一眼门口那边。


谢时亦看到厉尘这么冷淡,有些退缩了。


谢时亦默默关好门,拿了换洗的衣服进到淋浴间里。


等到谢时亦出来的时候,穿着睡衣,还有些不自在的扯了扯睡衣下摆,总感觉自己跟没穿内裤一样,身下凉飕飕的。


不过还好他穿着睡裤,至少从外面看不出来。


谢时亦磨蹭到床边,将自己的小枕头从床上拿下来,又回头看了看厉尘那边。


厉尘还在打游戏,脸上的神情看起来有些冷淡,也有些凶巴巴的。


谢时亦抱着枕头来到厉尘那边,站在底下,鼓起勇气喊了一声:“厉哥。”


谢时亦问:“晚上一起睡吗?”


他们已经冷战一周了,谢时亦这是求和的意思。


可厉尘听到后,就只是冷冷道:“你自己一个人睡。”


谢时亦一愣,顿时有些委屈巴巴的抱着小枕头。


他都已经主动开口说话了,厉尘还这样……


谢时亦想了想,这次确实是他的不好,于是说道:“以后我不给强哥亲了。”


“嗯。”厉尘头也没回的应了一声,反应冷淡。


“以后原形会跟别人保持距离。”谢时亦小声道。


谢时亦穿着一身单薄的睡衣站在底下,又稍微有点冷,忍不住低头打了个喷嚏。


厉尘看到小猫崽这副可怜模样,还是先软了一点,摘下耳机,朝小猫崽伸出手:“上来。”


谢时亦连忙爬上床的钻进被子里,像以往一样睡在厉尘怀里。


他好像已经道歉成功,不需要再“哄”厉尘了!


谢时亦乖乖躺在被窝里,闭着眼,闻着厉尘身上的猫薄荷香味,十分安心。


而厉尘也顺势将小猫崽搂在怀里,退了游戏,关了灯,准备睡觉。


厉尘习惯性的摸到小猫崽后背,顺着脊背摸了摸,又摸到后腰尾椎处,在附近摸了摸。


只不过摸着摸着,厉尘感觉手感好像有些不对劲,于是手上稍稍往下滑,突然出声道:“谢时亦。”


“你是不是没穿内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