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想和校霸分手怎么都这么难 > 第92章 要试试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厉尘没回答,就只是缓缓俯身靠近,放低了声音,轻声问道:“要不要试试?”


说着,厉尘身上的猫薄荷香味释放出来。


若有若无的猫薄荷气息飘散在四周,一圈一圈的将小猫崽环绕起来。


谢时亦睁着眼,被这抹好闻的香味勾得不行,下意识道:“试什么啊?”


“用原形试试。”厉尘说着,又靠近了一些,脸贴脸的蹭着,嘴唇也时不时的去蹭小猫崽的嘴唇,偶尔还会塞一口猫薄荷灵气过去。


而在厉尘的袖子里面,一截猫薄荷枝条伸了出来。


柔软的枝条不断伸长着,攀附在谢时亦手臂上。


谢时亦仰躺着,被厉尘喂的猫薄荷转移了注意力,直到察觉到手臂上一阵酥麻的痒意传来,这才后知后觉发现不对劲。


谢时亦一惊,下意识低头望去,就看到自己腰上和手臂上,已经缠满了枝条。


而那些枝条还在不断移动着,甚至还有一截枝条从自己的衣服下摆里伸了进去。


冷冰冰的枝条蹭过温软的皮肤,不断游走。 记住网址m.xingshubao.net


“厉哥……”谢时亦的身子有些颤抖起来,陷入了对未知事物的恐慌之中。


厉尘也察觉到怀里的人紧绷起来,便伸手搭在小猫崽腰上轻轻蹭着,安抚道:“就试一试?”


虽然说是疑问句,可厉尘并没有给小猫崽拒绝的机会。


柔软的枝条不断擦过皮肤,在白皙皮肤上留下长条的红色勒痕,甚至还有一小截枝条从裤子里面伸了进去。


谢时亦被欺负得满脸通红,推了推厉尘的肩膀,“厉哥,拿出去……”


谢时亦的声音软软的,反而更想让人欺负了。


不过就在厉尘准备进一步行动时,突然听到了外面走廊上传来的脚步声。


厉尘顿时皱了皱眉,迅速将枝条都收了回来。


此时小猫崽身上一片狼狈,衣服已经被掀到了胸口,就连裤子也被褪到了膝盖。


脚步声也越来越近,直到停在门口,敲了敲门。


厉尘连忙拿过一旁的被子,将小猫崽遮了起来。


与此同时,外面那人敲了一会,发现里面没动静,便笑眯眯的推开门,探着脑袋进来,说道:“吃饭了。”


厉尘冷着脸,应了一声。


医修看着房间里这个欲求不满的小处男,心情顿时顺畅了不少,转身离开。


直到医修走远之后,厉尘这才收回视线,将被子移开,又帮小猫崽整理着衣服。


谢时亦脸上的红潮还没有褪去,就连来到外面时,还有些心虚的低着头。


晚饭是医修准备的药膳,谢时亦乖乖坐在旁边,吃着药膳。


吃完晚饭后,厉尘也带着小猫崽离开了。


厉尘直接骑车回了学校,刚好赶上了晚自习。


谢时亦一来到教室,就被唐绵喊住了。


“十一,你怎么了啊?”唐绵连忙问,“这两天都没看你来学校。”


“生病了。”谢时亦找了个理由。


唐绵点了点头,也没有怀疑,就只是说道:“多注意身体啊。”


唐绵又把这两天的作业跟谢时亦说了下,谢时亦连忙拿着笔,一边记作业。


就在谢时亦写字的时候,唐绵突然注意到了谢时亦的手腕处有一抹红痕。


只不过那抹红痕刚好被袖子挡住了,有些看不清。


唐绵忍不住问道:“十一,你的手怎么了?”


谢时亦一愣,下意识朝手上看了看,这才发现是被猫薄荷枝条弄出来的勒痕。


谢时亦掀起袖子,发现这个红痕还挺长,颜色也稍微有些深,顿时皱了皱眉。


那个枝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看起来脆弱得不行,可绑在他身上的时候却是怎么弄都挣脱不开,还莫名其妙的弄出了痕迹。


不过好在这些痕迹也只是看起来恐怖,实际上他被缠住的手,倒是没觉得疼。


“没事,就不小心弄到了。”谢时亦回道。


唐绵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说道:“对了,期中考试的座位表出来了,就贴在教室后面,可以去看看。”


谢时亦回过头,便看到教室后面的黑板上贴了好长一份名单,是期中考试座位表安排。


谢时亦有些紧张起来,想起之前班主任说过的要他考到前二十五名。


可他这几天因为被绑架的事情都没好好复习,也不知道现在还来不来得及。


谢时亦愁眉苦脸的,一整个晚自习都没什么精神,还要强行打起精神,逼自己学习。


就连晚上回寝室了,也还不忘拿着单词表,在寝室里背单词。


一想到这周就要期中考试,谢时亦就急得不行,可越是着急,就越是学不进去。


到最后谢时亦都放弃了,洗完澡后,便爬到床上,碎碎念着:“一定要考到前二十五……要考到前二十五……”


厉尘将这只焦虑的小猫崽搂进怀里,淡淡道:“考不进也没事,到时候我跟班主任说下,他不会找你麻烦。”


“不行……”谢时亦还是不放心,一遍遍的自我催眠着:“要考到前二十五……”


谢时亦越想就越焦虑,都有些失眠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的时候,也没什么精神。


期中考试是周五开始,谢时亦拿着书包来到自己的考场,突然就有些后悔起来。


早知道他来学校要考试,当时还不如就在医修那里多待几天,请个病假什么的,就能完美避开考试了!


只可惜现在后悔也来不及,谢时亦只能硬着头皮来到考场。


周围坐的全都是不认识的陌生人,谢时亦有些拘谨,等着监考老师进来。


第一门是考语文,谢时亦坐在位子上,看到语文卷子发下来后,看了看上面的题目,稍稍放松下来了一点。


还好,不是很难。


而下午是考英语,谢时亦看着英语卷子,顿时稀里糊涂的。


明明每个单词拆开了他都认识,可合在一起他就不认识了。


谢时亦皱着眉,连蒙带猜的做完了英语,写满了答题卷。


他写了这么多,肯定能有蒙对的!


而周六是考数学和理综,谢时亦依旧是将答题卷写满。


本来考试之前他还是各种紧张,可等考完之后,谢时亦只感觉浑身轻松。


他全都写完了!肯定能考得好!


谢时亦自信满满,考完理综后就直接回了寝室,准备收拾东西回家。


厉尘也刚好在寝室里,谢时亦扑过去,给了厉尘一个拥抱,惊喜道:“厉哥!我感觉这次卷子都不难!肯定能考到前二十五!”


“嗯。”厉尘应了一声,顺手揉了揉小猫崽的后脑勺。


谢时亦又问:“厉哥考得怎么样?”


厉尘:“一般般。”


谢时亦想到上次月考厉尘是倒数第一,估计这次考得也不是很好。


于是谢时亦拍了拍厉尘后背,安抚道:“考差了也没事。”


厉尘又问道:“这周要不要跟我回去?”


谢时亦想了想,还是摇头道:“我还是回店里吧。”


“我送你。”


谢时亦点了点头,跟着厉尘一起出去了。


厉尘将小猫崽送到猫咖店外面,谢时亦朝厉尘挥了挥手,便回到了店里。


熊叔就在大厅照顾小猫,谢时亦喊道:“熊叔。”


熊叔应了一声,抬头看了谢时亦一眼,注意到谢时亦脖子上有个黑色的东西,顺口问道:“脖子上戴了什么?”


谢时亦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这才反应过来这是厉尘给他戴上的项圈。


这几天他都戴习惯了,也就忘记摘下来。


谢时亦有些心虚道:“就一个项链,最近挺流行戴这个的。”


熊叔点了点头,也没怀疑什么。


谢时亦也连忙回了楼上房间,来到浴室里,照了照镜子。


谢时亦伸手,忍不住摸到项圈上。


不过最后谢时亦还是没有摘下来,就只是回房间换了个衬衫,将扣子系到最上面,挡住项圈。


谢时亦在店里休息了一天,周日晚上的时候,就回了学校。


期中成绩还要等几天才出来,谢时亦有些心痒痒的。


这几天班上的同学也一直在偷偷对答案,各种算分什么的。


等到了周三的时候,期中成绩终于出来了。


唐绵将班级的成绩排名表贴在了教室后面,一群人顿时围过来查成绩。


谢时亦也凑过去看成绩,好不容易轮到自己,连忙在名单上找着自己的名字。


谢时亦直接跳过了前十名,从十多名开始往后找。


可他一直找到了二十五名,还没找到自己的名字,顿时心里都凉了。


直到在第三十名的位置,谢时亦看到了自己名字,瞬间脑海里一片空白,浑浑噩噩。


谢时亦失魂落魄的回到座位上,满脸麻木。


厉尘还在座位上玩手机,也没过去看成绩,又注意到小猫崽回来了,便问道:“怎么了?”


“厉哥,我是第三十名……”谢时亦震惊。


完了,他要被喊家长了。


他和厉尘在教室接吻的事情要被熊叔知道了。


谢时亦越想就越恐慌,都不敢想象被熊叔发现自己早恋的后果。


突然,谢时亦灵光一闪。


谢时亦侧过头,拉住厉尘手臂,连忙道:“厉哥,要不我们分手吧。”


只要他现在分手了,他就不算早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