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想和校霸分手怎么都这么难 > 第90章 猫猫补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时亦又有点怂怂的了,小声道:“要怎么感谢啊?”


厉尘低下头,一点点俯身靠近,“你觉得呢?”


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谢时亦还能感觉到温热的呼吸落在了自己脸边。


谢时亦缩了缩身子,“不知道……”


“尾巴我摸下?”厉尘紧紧盯着眼前的小猫崽。


就像是饥饿了许久的野兽,盯上了猎物,然后耐心的蛰伏着,一步一步等待猎物落入陷阱。


谢时亦忍不住回道:“只能给伴侣摸……”


“那昨天是谁一直闹着要我摸尾巴?”厉尘的语气有些漫不经心的,又靠近了一些。


两人的鼻尖几乎快要靠在一起,呼吸交融。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暧昧起来,谢时亦侧过头,有些心虚道:“昨天我是特殊情况,发情期到了……”


谢时亦默默低着脑袋,声音听起来还有些没底气。 一秒记住https://m.xingshubao.net


虽然说是发情期,可猫妖在发情的时候,也不是随便找个妖怪就能发情,也是要对发情对象进行筛选,最终选出一个自己满意的人选,再发出求欢邀请。


“嗯。”厉尘应了一声,“昨天比较特殊。”


“但是昨天你勾引我那么多次,我一次都没碰你。”厉尘伸手,指腹贴在小猫崽脸边摩挲着,缓缓道:“不给我一点补偿?”


谢时亦更加心虚起来,想起昨天他都邀请了厉尘那么多次,可厉尘却一直忍着没碰他,确实很辛苦。


谢时亦又想了想,拉住厉尘的衣角,小声道:“那蹭蹭可以吗……”


厉尘:“还有呢?”


谢时亦晕乎乎的了,下意识问道:“厉哥还要什么啊?”


厉尘不紧不慢道:“喝奶。”


谢时亦脸上一阵通红,不过想到厉尘昨天那么辛苦,就还是应下来。


厉尘看到小猫崽答应了,便问道:“那现在喝?”


谢时亦连忙道:“先吃饭吧……”


“嗯。”厉尘在小猫崽后脑勺上揉了揉,便起身,先去点外卖了。


谢时亦坐在床上,看到厉尘出去后,顿时松了一口气。


没多久,外卖送了过来。


除了午饭,厉尘还买了不少零食和饮料之类的。


谢时亦乖乖坐在餐桌边吃着饭,厉尘就在旁边,也没动筷子,就只是看着小猫崽吃东西。


谢时亦看到厉尘一直不吃饭,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吃,便稍稍停下来,问道:“厉哥不吃吗?”


“你先吃。”厉尘淡淡道。


“哦……”谢时亦似懂非懂,也只以为厉尘不饿,便低头继续吃饭。


自从他被魔修抓走之后,谢时亦就没吃过饭,昨天一整天又都是发情期,就只吃了丹药来保持基本体力,到现在已经饿得不行。


等吃完午饭后,谢时亦坐在椅子上,忍不住揉了揉肚子,稍微有点吃撑。


厉尘在旁边,问道:“吃饱了?”


谢时亦点了点头。


“我还没吃。”厉尘说着,“衣服撩起来。”


谢时亦没有动,摸着自己鼓起来的肚子,理直气壮道:“厉哥,我怀孕了。”


“要休息,不能喂奶。”谢时亦满脸无辜。


“还会找借口了?”厉尘眯了眯眼。


“我怀孕了。”谢时亦装傻,试图蒙混过关。


厉尘没说话,就只是走过来,直接将小猫崽从椅子上抱起来。


谢时亦顿时一惊,下意识的伸手搂住厉尘脖子,又因为怕掉下去,双腿也缠在了厉尘腰上。


厉尘抱着小猫崽,朝餐桌的另一边走去,一边说着:“怀孕了会涨奶,我帮你看看。”


紧接着,厉尘将小猫崽放到桌上,双手撑在小猫崽两侧,将小猫崽圈在自己怀里。


“厉哥……”谢时亦有些不安起来,两只手紧紧抓着衣服下摆。


厉尘等了一会,也没等到小猫崽的动作,催促道:“又不是第一次了,再弄一次又没区别。”


谢时亦稀里糊涂的被厉尘绕了进去。


确实,他们两人除了最后一步,就已经全做了,喝奶也不止一次,再多弄一次是什么区别。


于是谢时亦便伸手,解开衣服的衬衫扣子。


谢时亦身上穿着的还是厉尘的衣服,尺码本来就偏大,解开扣子后,宽大的衬衫瞬间从肩膀上滑落下去。


而厉尘也靠了过来,一手搂在小猫崽后腰处,覆了上去。


谢时亦闷哼一声,仰着头,一手撑在桌边稳住身体,另一手紧紧抱住厉尘脑袋。


身上的温度不知不觉变得越来越高,谢时亦还能感觉到厉尘身上的猫薄荷香味也变得浓郁起来。


好闻的香味环绕在自己四周,紧紧包围着自己,谢时亦被这个香味引诱着,有些沉沦。


直到谢时亦感觉到胸口一疼,顿时惊呼一声:“厉哥,别咬!”


“没用力。”厉尘的声音还有些含糊不清的。


他确实没怎么用力,只不过小猫崽娇气得不行,稍稍一碰,就受不住了。


厉尘稍稍放轻了动作。


谢时亦隐忍着,紧紧咬着嘴唇,连猫耳朵和猫尾巴也都露了出来。


长长的猫尾巴不知不觉又去蹭厉尘手臂,尾巴尖也朝厉尘掌心里钻去,有一搭没一搭的勾着对方。


厉尘也察觉到手心里毛绒绒的触感,便顺势捉住尾巴尖,握紧手心里,将尾巴揉成各种形状。


而猫尾巴是猫妖用来求欢的,更何况现在谢时亦是半妖形态,猫尾巴会比平时更敏感一些。


酥麻的痒意从尾巴尖一路朝上窜去,谢时亦再也控制不住,双手抱住厉尘脑袋,难以自制。


明明理智告诉自己现在应该将尾巴抽出来,可尾巴就好像不受控制了一样,非要缠在厉尘手上,收不回来。


偏偏厉尘还在弄,虽然动作很轻,可他是真的受不住了。


“厉哥……”谢时亦的声音有些颤抖起来了,“别弄了好不好……”


可厉尘就只是埋在小猫崽身前,没有说话,也没有停下来。


谢时亦已经没办法思考更多,又被厉尘掌控了全部。


等到漫长的进食终于结束时,谢时亦坐在桌上喘着粗气,眼尾泛红,衬衫半挂在手臂上,胸前又是一片狼藉,一看就是被狠狠蹂躏过的模样。


而厉尘刚欺负完小猫崽,心情愉悦得不行,伸手将小猫崽身上的衬衫稍稍拢上来了一点。


“没喝到。”厉尘语气自然道,“晚上再喝。”


谢时亦忍不住道:“我是公猫,又没奶,怎么可能会喝到?”


“不是怀孕了吗?”厉尘又摸了摸小猫崽的肚子,“会有奶。”


厉尘将小猫崽抱下来,将小猫崽抱回卧室里,先让小猫崽休息。


谢时亦也有点累了,闭上眼很快就睡了过去。


等到谢时亦再醒来时,外面已经天黑了。


卧室里一片漆黑,厉尘也不在这里。


谢时亦起身,来到走廊上,顺着猫薄荷香味,来到了游戏室。


游戏室的房门没关紧,谢时亦凑过去朝里面望去,就看到厉尘在里面打游戏。


厉尘戴着耳机和队友正在连麦,直到这局结束打完后,厉尘才注意到小猫崽还在门口。


于是厉尘朝队友说道:“不玩了,先下了。”


队友连忙道:“啊?今天还早啊,厉哥真不玩了啊?”


厉尘:“家里的猫醒来了。”


厉尘干净利落的退了组队,关了游戏,随即起身,朝小猫崽走过去。


谢时亦凑过去,有些委屈巴巴的牵着厉尘袖子,小声道:“饿……”


厉尘便牵着小猫崽来到餐桌边。


桌上已经准备好了晚餐,谢时亦握着筷子,认真吃饭。


厉尘依旧是没有动,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望着身旁的小猫崽,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等小猫崽吃完后,厉尘便问道:“吃饱了?”


谢时亦点头,拿过杯子,慢吞吞的喝着热水。


厉尘:“我还没吃。”


谢时亦喝水的动作一顿,突然就感觉现在这个对话似曾相识。


紧接着下一秒,谢时亦就听到厉尘的声音——


“衣服脱了。”


“厉哥,公猫真的没有奶……”谢时亦满脸怨念,又问道:“那要是一直都喝不到怎么办?”


“那就一直喝。”厉尘靠在椅背上,“喝多了就有了。”


“厉哥!”谢时亦气得扭过头,不去看厉尘了。


“昨天还缠着我非要让我喝奶,今天就不认账了?”厉尘眯了眯眼。


“没有。”谢时亦将杯子重重放到桌上,“我都说了,昨天是特殊情况!”


厉尘懒得和小猫崽争下去,就只是催促道:“快点,衣服脱了。”


“没奶,不脱。”谢时亦脸上写满了不开心。


厉尘没说话,突然起身离开。


谢时亦还以为厉尘是放弃了,松了一口气,不过没一会,就看到厉尘回来了。


厉尘手里还拿着一盒牛奶,朝谢时亦道:“有牛奶了。”


谢时亦一惊,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厉尘缓缓道:“是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谢时亦默不作声,就只是收回视线。


于是厉尘便伸手过去,只不过还没来得及碰到小猫崽,就看到眼前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见——


就只剩下一只毛绒绒的布偶猫蹲在椅子上,满脸无辜的望着厉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