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想和校霸分手怎么都这么难 > 第89章 事后算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时亦。”厉尘的呼吸有些粗沉起来,稍稍低下头,额头靠额头的抵在一起,嗓音低哑:“乖一点,别勾我。”


小猫崽就只是似懂非懂的睁着眼睛,继续软着声音:“那要喝奶吗?”


厉尘被这只小猫崽勾得不行,靠近了一点,有些惩罚性的在小猫崽唇上用力咬了一下。


“乖。”厉尘将小猫崽塞进被子里,“先睡觉。”


厉尘哄了很久,才好不容易将小猫崽哄得睡过去。


房间里全是小猫崽的发情味道,厉尘坐在床边,被这个味道勾出一身火,身下的反应也一直没消下去,只好起身,去浴室洗了个冷水澡。


等到厉尘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敲门声响起。


厉尘过去开门,便看到外面站着一个圆脸小徒弟。


“厉哥。”小徒弟将一个黑色纸袋递过来,“这是师父让我送过来的,说是可以用这个。”


小徒弟将东西交给厉尘后,便转身离开。


厉尘关上房门,拿着那个纸袋回到床边,随意打开一看,便发现里面全都是一些成人情趣玩具。 记住网址m.xingshubao.net


厉尘顿时皱了皱眉,随手将纸袋放到床头柜上不管了,又躺在小猫崽身边,隔着被子搂着小猫崽,也睡了过去。


等到厉尘被动静声惊扰醒来时,已经是傍晚。


怀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只光溜溜的小猫崽,在他胸前拱来拱去的。


厉尘稍稍伸手一碰,便发现小猫崽像个小火炉一样,一直在发烫,


“厉哥……”小猫崽抬起头,一双蓝色眼睛湿润润的,就好像下一秒要哭出来一样,“要摸尾巴……”


小猫崽将尾巴伸出来,身体也贴了上来。


两人身躯紧紧相贴,厉尘一手伸过去,在小猫崽腿上随便一碰,满手湿润。


“厉哥……”小猫崽搂住厉尘的脖子,“进来好不好……”


小猫崽已经被发情期折磨得不行,又凑到厉尘嘴唇边,索吻。


厉尘侧过头避开,将小猫崽移开了一点,安抚道:“我去拿毛巾。”


说完,厉尘便起身,先去了浴室。


只是等到厉尘拿着湿毛巾从浴室出来时,看到小猫崽已经床上坐了起来,手里还拿着一个成人玩具。


“谢时亦!”厉尘连忙过去,将小猫崽手里的成人玩具扔开。


小猫崽看到手里的玩具没有了,又去拿旁边的黑色纸袋,还想在里面翻一翻。


厉尘直接拿起那个袋子扔到地上,“别乱碰!”


厉尘的语气有点凶,谢时亦坐在床上,一双眼睛也越来越红。


“厉哥……”谢时亦的声音有些哽咽起来了,“好难受……”


谢时亦低着头,再也忍不住,小声啜泣起来。


他也知道自己现在很狼狈,身体已经进入到发情期,腿上也是一片狼藉。


他需要伴侣,需要安抚。


可厉尘却一直不肯碰他,也不让他碰玩具。


“我真的没办法了……”谢时亦胡乱擦着眼泪。


厉尘站在床边,看着床上的小猫崽,眼里的情绪越来越阴沉。


最终,厉尘还是靠过去,从床头柜上抽出几张纸巾,帮小猫崽擦了擦眼泪。


谢时亦缓缓抬起头,小心翼翼道:“厉哥,我就用玩具好不好……”


“不用玩具。”厉尘搂着怀里的人,缓缓将小猫崽压在了床上,“用别的。”


厉尘低头埋在颈窝处,没有用玩具,不过却是用了手。


怀里的小猫崽软得一塌糊涂。


就像是一块小布丁,外面摸起来是软软的,稍稍一碰,小布丁就会敏感得全身颤抖起来,浑身泛起一层粉红色。


用勺子戳进小布丁,里面也是软软的。


可偏偏这个小布丁不能吃,不管小布丁摆出多么诱人的姿态,都不能吃进去。


厉尘抱着小猫崽,用手暂时缓解了小猫崽的发情期。


小猫崽的身体反应得到了解决,闭上眼,安心的窝在被子里睡了过去。


就只剩厉尘还在旁边,又是被弄得一身的火。


厉尘再次去浴室冲了个冷水澡,心情也越来越烦躁。


洗完澡后,厉尘给小猫崽施了一个安眠决,便从房间出来,直接去炼丹室找到了医修。


“解药什么时候弄好!”厉尘有些不耐烦,“快点弄!”


“在弄了在弄了!别催我啊!”医修在炼丹炉面前,继续研究。


“还要多久?!”


“快的话今天晚上能弄出来。”医修抬头,凑过来故意调侃道:“只能看不能吃的感觉怎么样?”


医修一看厉尘似乎是要动手,连忙道:“我还要弄解药!不能动手!”


厉尘顿时更加阴沉起来,干脆就坐在旁边,盯着医修弄解药。


医修被厉尘盯得都有些不自在起来了,不过好在解药炼制比较顺利,在凌晨的时候炼制出来了。


厉尘拿到解药,便连忙回了房间。


小猫崽还在沉睡,厉尘将小猫崽抱起来,把解药喂进去。


解药入口即化,厉尘在旁边守着小猫崽,又趁着小猫崽还在睡觉,将毛巾拿过来,给小猫崽擦身子。


厉尘在旁边一直守到了第二天早上。


谢时亦醒来的时候,看到床边的身影,脑子里还有一瞬间茫然。


谢时亦稍稍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身上还没穿衣服。


厉尘一整晚都没睡,看到谢时亦醒来后,缓缓出声问道:“好点了?”


“好了。”谢时亦点了点头。


“先去洗个澡。”厉尘从空间里拿了一套衣服出来递过去,淡淡道:“衣服暂时穿我的。”


“哦……”谢时亦接过衣服,便先去浴室洗澡了。


而就在洗澡的时候,谢时亦也慢慢想起了昨天的事情。


想起他昨天一直在求欢什么的,而且还哭了好几次,顿时感觉有些丢脸。


洗完澡,谢时亦穿好衣服出来。


厉尘就站在窗边,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写什么。


谢时亦慢吞吞挪过去,抓住厉尘的袖子,轻声道:“厉哥。”


“谢谢。”谢时亦握住厉尘手腕。


“嗯。”厉尘随意应了一声,顺势牵住小猫崽的手,一起离开了房间。


医修还在外面院子里泡茶喝,看到厉尘和猫猫出来了,笑眯眯道:“要走了啊?”


谢时亦连忙道:“谢谢前辈。”


“不客气。”医修似笑非笑的望了厉尘一眼,“这次还是厉尘功劳最大。”


厉尘没说话,就只是带着小猫崽从院子里出去了。


摩托车就停在外面,谢时亦坐上车,也没问厉尘要带自己去哪,乖乖戴好头盔的搂住厉尘的腰。


直到车子停下来后,谢时亦发现自己是来到了厉尘的别墅前。


谢时亦摘下头盔,谢时亦问道:“厉哥,不去学校吗?”


“学校请了假。”厉尘淡淡道。


谢时亦犹豫着,又问道:“那我家里那边……”


厉尘:“他们还不知道。”


当时他发现谢时亦失踪的时候,魔修在巷子留下的气息很微弱,快要消失不见,就也没来得及通知猫咖店,直接顺着气味追了过去。


不过这个魔修比较狡猾,擅长躲匿。厉尘一边追踪,就先通知了身边的朋友。


“要跟家里说一下吗?”厉尘将手机递过来。


谢时亦一看,发现这是他自己的手机。


只不过现在他的手机屏幕已经摔坏,上面好多裂痕,谢时亦顿时心疼得不行。


换屏好贵呢……


谢时亦拿着手机,又想了想,还是不想让熊叔他们担心,反正现在熊叔也不知道他被绑架的事情,就还是没打电话回去。


谢时亦跟在厉尘身后回了房间,又看到厉尘拿了一个礼盒出来,递给了自己。


谢时亦下意识接过来,看到厉尘没反对,便将盒子打开,看到里面是一个项圈。


而这个项圈上还带有灵力,材质看起来也不普通,似乎是用了不少高级的灵材。


谢时亦有些懵懵懂懂,而厉尘则是将那个项圈拿了出来。


“让一个朋友临时赶制的。”厉尘打开项圈,又说道:“戴上了,就不能摘下来。”


“哦……”谢时亦点了点头,倒是顺从的稍稍低下头,让厉尘帮自己戴上。


厉尘看到小猫崽这么乖,也不反抗一下,连问都没问,就同意戴项圈。


厉尘的眸子暗了下来,将项圈戴在小猫崽脖子上,紧紧扣上。


而项圈戴上去之后,谢时亦便瞬间感觉一阵暖意从项圈位置传来,暖洋洋的很舒服。


谢时亦忍不住摸了摸脖子上的项圈,有些好奇。


厉尘则是看着眼前的人,掌心搭在谢时亦的后颈处轻轻摩挲着,缓缓道:“谢时亦,我们来算算账。”


“啊?”谢时亦下意识抬起头来。


厉尘不紧不慢道:“我救了你,又整整照顾了你一天一夜。”


谢时亦点了点头。


“所以,现在是不是也该轮到你了?”厉尘缓缓俯身逼近。


谢时亦本能般的感觉到了危险,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厉哥……”


只不过谢时亦身后刚好是床,一下子没站稳,顿时跌坐在了床上。


厉尘也顺势俯身压过来,一手撑在小猫崽身侧,将小猫崽半拥在怀里,另一手紧紧捏住小猫崽下巴,强迫小猫崽抬头和自己对视。


“想好要怎么感谢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