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想和校霸分手怎么都这么难 > 第84章 就摸一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蓬松的猫尾巴一圈一圈的缠绕着,尾巴尖贴在皮肤上蹭来蹭去,又时不时扫过厉尘手掌心,像是在有意无意的引诱着什么。


厉尘低下头,顺势捉住猫尾巴。


只不过小猫崽的反应速度很快,厉尘才刚刚碰到尾巴尖,小猫崽就将尾巴缩了回去。


谢时亦靠在厉尘怀里,委屈巴巴的,用猫尾巴蹭着厉尘,试着商量道:“厉哥,我今天先休息,明天再写卷子……”


厉尘轻叹一声,还是应下来:“明天继续写。”


“好!”谢时亦眼睛一亮,从厉尘怀里钻出来后,连忙开始收拾桌子。


收拾完之后,谢时亦便起身,准备去睡觉了。


谢时亦来到厉尘的床铺前,爬上床钻进被子里。


厉尘也关了灯的上床,习惯性的将小猫崽搂进怀里,又揉了揉小猫崽的脑袋。


小猫崽的猫耳朵还没收回去,厉尘揉了揉小猫崽的猫耳朵,握着耳朵尖捏了捏。


厉尘手上的力度不是很重,谢时亦眯着眼,又因为耳朵被揉得很舒服,在厉尘怀里哼来哼去。 一秒记住https://m.xingshubao.net


厉尘揉了会猫耳朵,掌心顺着小猫崽的后脑勺逐渐下滑,落在小猫崽的后背上,稍稍将睡衣下摆撩起来一点,摸到了尾椎附近,碰到了毛绒绒的猫尾巴触感。


可厉尘才碰了一下猫尾巴,小猫崽就缩了缩身子,不给碰尾巴了。


“尾巴不能乱摸。”谢时亦默默抱住自己的猫尾巴。


厉尘摸了摸小猫崽的脸,又说道:“就摸一下。”


谢时亦还是摇头,抱着猫尾巴,将尾巴尖上的毛毛一点点捋顺。


犹豫了一会,谢时亦还是将猫尾巴伸过去,又叮嘱道:“最多就只能摸一下。”


“嗯。”厉尘应了一声,在尾巴上摸了摸。


谢时亦盯着厉尘的动作,给厉尘摸了几秒钟,就收回尾巴,“摸完了,不摸了。”


谢时亦将猫耳朵猫尾巴都收了回去,闭上眼钻进厉尘怀里,准备睡觉。


厉尘搂着怀里软乎乎的小猫崽,哄着小猫崽睡了过去。


到了第二天早上六点时,两人被闹钟吵了醒来。


谢时亦本来是想着早上提前半小时起来背单词,就定了六点的闹钟。


只是等到六点闹钟真的响起来后,谢时亦又起不来,直接关了闹钟的继续睡。


又因为手机就是放在床边的,厉尘也被闹钟吵了起来。


厉尘睁开眼,看到小猫崽还在睡,便推了推小猫崽的肩膀,问道:“不去背单词?”


“不背了……”谢时亦迷迷糊糊的,“我要睡觉……”


谢时亦又睡了过去,直到半小时后才醒来。


也因为早上没能按时起来,谢时亦只好把背单词的时间往后挪了一下,准备中午了再背。


可结果到了中午,谢时亦吃完中饭就犯困,不想背单词也不想刷题,只想睡觉。


于是谢时亦遵从本心,脱掉外套后,便爬到了厉尘床上。


厉尘就坐在床上玩手机,看到小猫崽上来午睡,出声提醒:“中午还没写卷子。”


“不写了。”谢时亦钻进被子里,一边揉着自己的肚子,一边说道:“我怀孕了,要养胎,不能动脑写作业。”


“哪来这么多理由?”厉尘微微皱了皱眉,又将小猫崽抱过来,一手从衣服下摆里伸进去摸了摸,发现小猫崽的肚子又鼓起来了,应该是吃撑了。


厉尘便帮忙揉着肚子,谢时亦也被哄得睡了过去。


*


之后一连好几天,谢时亦要么是早上起不来,要么就是中午要午睡没时间刷题,总是找各种理由逃避学习,每次都拖着“明天再写”。


拖到最后,谢时亦一张卷子都没写,一个单词也没背。


谢时亦趴在桌上,看着自己制定的学习计划表,发现自己一项都没完成,顿时满脸惆怅。


厉尘看了一眼身旁的小猫崽,问:“一张卷子都没写,怎么考前二十五名?”


“不行,这周回去了我一定要学习!”谢时亦打起精神,准备重新制定一个学习计划。


“星期六晚上写一张理综卷子,星期天早上八点起来背一小时的单词,再写一张英语卷子……”谢时亦碎碎念着,把周末安排得明明白白。


厉尘在旁边听到了,问道:“确定写得完?”


“确定!”谢时亦认真点头,对自己有着盲目自信。


厉尘想了想,又说道:“这周要不要跟我回去?我监督你写。”


“好。”谢时亦点了点头,“不过这周我要先回店里拿一下衣服,吃完晚饭了再过去。”


“行。”厉尘应下来,“到时候我去接你。”


等到周六下午放学后,厉尘便送小猫崽回了猫咖店。


谢时亦进到店里,就看到熊叔抱着好几只猫,给那些小猫戴上项圈。


谢时亦凑过去看了下,发现那些项圈上都写得有名字,而且每个项圈都用灵力做了标记,可以随时定位。


只是熊叔以前都不会给店里的猫戴项圈,现在突然多了项圈,谢时亦便问道:“熊叔,怎么了啊?”


“最近这边有魔修留下来的气味,怕会出事,就做了几个项圈。”熊叔有些担忧,毕竟魔修就喜欢抓妖怪什么的去炼丹。


虽然店里的猫还没开灵智,不过这些猫都很有灵性,说不定也会被魔修盯上。


“对了,我给你也弄了一个,要不要戴上?”熊叔拿出一个项圈出来,“万一出了什么事我就能找到你。”


谢时亦点了点头,“我明天再戴吧。”


熊叔叮嘱着:“最近你也小心一点,晚上别一个人出门。”


“好。”谢时亦应下来,刚准备上楼,又突然想到什么,连忙说道:“熊叔,晚上我想去同学那边玩。”


“你那同学住得远吗?我送你过去。”


谢时亦说道:“没事,他来接我,他也是妖怪。”


“妖怪?”熊叔顺势问道:“什么妖啊?”


谢时亦想了想,其实他没见过厉尘原形,也从来都没问过,只知道是植物妖。而且他刚认识厉尘的那几天,还以为厉尘原形是食人花之类的凶残植物。


不过后来相处的时间久了,加上厉尘身上一直有猫薄荷香味,而且身上总是带着好多用不完的猫薄荷,应该就是猫薄荷成精。


于是谢时亦便说道:“是猫薄荷。”


“猫薄荷啊……”熊叔倒是放心下来,毕竟植物妖一般都性格温顺一些,不用担心谢时亦会被欺负。


而且还是猫薄荷妖,谢时亦又喜欢吸猫薄荷,熊叔倒是有些担心那个猫薄荷妖会不会天天被谢时亦欺负。


熊叔:“和同学好好玩啊,别欺负同学。”


“好。”谢时亦随意应了一声。


他和厉尘修为差距那么大,他就是想欺负,也实在是欺负不了。


谢时亦转身先上楼,收拾了下房间,便去餐厅吃晚饭去了。


吃完晚饭后,谢时亦便给厉尘打了电话。


“厉哥,我吃完了。”谢时亦说着,“什么时候来接我啊?”


厉尘:“我现在过来。”


谢时亦又说道:“那在超市那边集合吧。”


厉尘应了下来。


电话挂断后,谢时亦便起身,穿上外套准备出门了。


不过在出门前,谢时亦又去看了看他之前捡回来的小奶猫。


小奶猫被照顾得很好,身上的毛毛也长出了不少,脚腕上的镣铐痕迹已经看不到,正抱着一个奶瓶在喝奶。


小奶猫看到谢时亦来了,还记得是这个人救了自己,顿时扔开奶瓶,朝谢时亦伸出爪子。


谢时亦摸了摸小奶猫的脑袋,将奶瓶塞进小奶猫怀里,便离开了。


谢时亦来到十字路口那边,站在超市旁边等着,又给厉尘发了一个定位。


不过厉尘那边还没回消息,估计是没时间看手机。


于是谢时亦继续在原地等着,一边无聊的朝四周望了一圈,注意到超市旁边有个小巷子。


谢时亦看了一眼那个巷子,刚准备收回视线,突然听到巷子里面传来微弱的猫叫声。


那道猫叫声很虚弱,谢时亦朝里面望了一眼,顺着声音的方向,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一只小猫。


谢时亦想了想,还是进到巷子里,一步一步朝小猫走去。


小巷子里空无一人,一只灰扑扑的小猫倒在角落里,左腿上还被铐着一个脚铐。小猫睁着一双眼睛望向谢时亦,不断的朝谢时亦摇头。


谢时亦蹲在受伤的小猫面前,发现这是一只猫妖,便问道:“怎么了啊?”


小猫妖不断的叫唤着,可小猫的舌头似乎是受了伤,只能发出无意识的音节,听不懂是想说什么。


而就在这时,小猫妖的脚铐上突然闪过一道电芒,小猫妖顿时更加凄惨的叫了一声。


谢时亦被吓了一跳,也不知道小猫妖怎么了,不过毕竟是同类,便拿出手机想给熊叔打电话。


可谢时亦才刚拿出手机,就感觉一道风声从自己背后袭来。


谢时亦本能般的感受到了危险,可都来不及做出反应,便瞬间失去意识——


就只剩下一个手机孤零零的从半空中摔落下来,屏幕被摔出无数细小裂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