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想和校霸分手怎么都这么难 > 第77章 买了衣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厉哥!”谢时亦气呼呼的,“我可以穿衣服,但是必须换一套买!”


厉尘有些不耐烦道:“你都穿情趣制服给许祺看了,怎么就不能穿给我看?”


“可是我那是原形啊!”


厉尘懒得继续和小猫崽争下去,干脆说道:“这套我先买了,周末了穿给我看。”


“随便你!”谢时亦生气,“反正我不穿,你买了也是浪费钱!”


谢时亦又从厉尘怀里钻出来,“我要去上课了!”


谢时亦直接转身就走,先去了操场那边。


等体育课结束之后,谢时亦回了教室。


厉尘依旧是坐在位子上打游戏,谢时亦偷偷朝厉尘瞄了一眼,生怕厉尘又提起照片的事情。


不过好在之后一下午的时间,谢时亦都没再听厉尘提起这事,就好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谢时亦还以为厉尘是放弃了这事,顿时松了一口气。 记住网址m.xingshubao.net


直到周五晚上,谢时亦在寝室里看到厉尘拿了一个包裹回寝室。


这还是谢时亦第一次看到厉尘领包裹回来,有点好奇厉尘买了什么东西,顺口问道:“厉哥,买了什么啊?”


厉尘:“衣服。”


厉尘拆着包裹,谢时亦也凑了过来。


谢时亦刚洗完澡,一边擦着头发,一边盯着厉尘手上的动作,就看到包裹拆开后,里面是一个黑色的精致包装盒。


谢时亦越来越好奇,探着脑袋,等厉尘打开包装盒后,就看到里面是黑白色的衣服。


衣服是叠整齐的,谢时亦暂时还看不出是什么衣服,不过旁边还有好多白色蕾丝之类的花边,还有一些看起来是小配饰的东西,感觉像是女生穿的衣服。


里面的配饰有很多,而且每个配饰都有单独的包装袋。


厉尘先将配饰拿了出来,放到桌上。


谢时亦看到忍不住拿起一个配饰,隔着透明包装袋研究了一下,看到里面一个黑色的一个环状物,边上一圈都是蕾丝边。


谢时亦便问道:“厉哥,这是什么啊?”


厉尘看了一眼,回道:“不知道。”


厉尘将那个配饰拿过来,直接拆开了包装,拿在手里研究了一会,有些不确定道:“戴手上的?”


厉尘又牵起谢时亦的一只手,将那个配饰戴在了谢时亦手腕上,刚好合适。


谢时亦看了看自己手腕,又拿起桌上的另一个配饰,问道:“这个呢?”


厉尘拆了包装,看了看,说道:“应该是项圈。”


厉尘说着,又将手里的项圈戴在了小猫崽的脖子上。


谢时亦倒是十分顺从,等到项圈戴好后,还拿起镜子照了照,感觉很新奇。


除了项圈,桌上的还有好多配饰。


谢时亦又朝包装盒里看了一眼,看到了黑色的裙子下摆,估计是条裙子,于是说道:“这是女生穿的吧。”


谢时亦顿时八卦道:“厉哥,买给谁的啊?”


厉尘淡淡道:“买给你的。”


“啊?”谢时亦顿时愣住。


而厉尘已经拆开了裙子的包装袋,将那条裙子拿起来展开。


也是这时,谢时亦终于看清了裙子的完整模样——


是一套情趣女仆装!


谢时亦顿时想起厉尘说过买情趣制服的事,惊道:“我不穿!”


谢时亦连忙将手腕上的女仆手环摘下来,又急忙忙的去摘脖子上的项圈。


他才不穿这种奇奇怪怪的情趣制服!


而厉尘则是皱眉看了一眼小猫崽,不紧不慢道:“买都买了,就只是穿一次。”


“我是男生!怎么能穿裙子!”谢时亦连忙将桌上的那些配饰全部都塞进包装盒里。


厉尘也没拦着小猫崽的动作,将女仆装重新放进包装盒里,又突然注意到包装盒角落里还有一个白色小盒子。


厉尘拿起盒子拆开,发现里面是一套明信片,而且是一个少年穿着女仆装拍的写真。


明信片上,穿着女仆装的少年跪在床上,背对着镜头露出光滑的后背,而裙子下摆短得都能看到丁字裤。


厉尘随意翻了下,后面的几张明信片尺度越来越大,也没再往后看,就只是将这叠明信片递给小猫崽,说道:“男生也能穿。”


谢时亦下意识的接过来,在看到照片上的少年后,顿时又炸了,“厉哥!你怎么还看别人穿!”


“包装里本来就有的。”厉尘淡淡道,“应该是买衣服送的。”


“买衣服怎么会送这种照片!”谢时亦生气,又在盒子里找了一圈,终于找到了发货单。


而发货单上显示的购买名称是【女仆装大全套+写真非卖品+使用指南】。


谢时亦指着打印单,气道:“厉哥!明明就是你买的写真!”


厉尘一看,这才注意到发货单上标注的“写真非卖品”,顿时皱了皱眉。


当时他是看到大全套和使用指南就买了,也就没注意写真非卖品是什么。


于是厉尘说道:“我买的时候不知道是这种写真。”


“谁信啊!”谢时亦气鼓鼓的盯着明信片,“衣服穿得这么少!屁股都没遮住!”


“我就看了一眼。”厉尘说着,“他也是男生,他都穿了,你也能穿。”


“反正你这么喜欢,那你以后看他穿就行了!”谢时亦气得将明信片扔在了桌上,“照片你自己留着,慢慢看!”


“我不和你睡了!”谢时亦转身朝着自己的床位走去,默默爬上床的钻进被子里,要和厉尘分床睡。


*


谢时亦睡了一觉,到了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依旧生气。


厉尘下床,来到衣柜前时,看到小猫崽在旁边穿校服,于是从背后靠过去,稍稍抬起手,一手搭在腰上,问道:“还在生气?”


“不和你说话。”谢时亦连忙移开腰上的手。


谢时亦换好衣服,洗漱完之后,便一个人来到教室。


不过就连在教室里的时候,谢时亦也完全不搭理厉尘。


厉尘就坐在旁边,盯着这只生气的小猫崽,还是凑过去问道:“到底怎么了?”


“不和你说话。”谢时亦闷声道。


“又闹什么脾气?”


“你看别人穿那种衣服!”谢时亦越想越生气,“还买了明信片!”


“我真不知道是那种明信片。”厉尘揉了揉眉心,“那你还穿女仆装给许祺看了。”


“猫穿女仆装和人穿女仆装能一样吗?”谢时亦冷冷道,“反正你也有明信片了,你看他穿就行了。”


谢时亦又将自己的桌子朝左边搬去,和厉尘中间隔出空隙。


明明是同桌,可两人桌子中间隔了一大截,实在是太明显,一看就是闹矛盾了。


前座的罗梵注意到了后面两人的动静,看了看桌子,忍不住朝厉尘道:“厉哥,你们又吵架了啊?”


“嗯。”厉尘应了一声,莫名烦躁。


他就不小心买了个写真照,结果小猫崽就生气了。


不过小猫崽看起来一时半会也哄不好,于是厉尘收回视线,拿出手机开始打游戏。


一旁的谢时亦则是认真写着作业,就当自己右手边的人不存在一样,一直不和厉尘说话,就连中午回寝的时候也不理厉尘。


睡完午觉后,谢时亦来到教室,坐在位子上,又因为心情不好,看起来没什么精神。


唐绵买了两罐饮料来教室,看到谢时亦闷闷不乐的,便凑过来问道:“怎么了?心情不好啊?”


谢时亦满脸都写着不高兴。


唐绵便将分了一罐饮料给谢时亦,“那给你喝这个!这个好好喝的!”


谢时亦看到有好喝的,被转移了注意力,顿时眼睛一亮:“谢谢。”


谢时亦接过饮料,打开喝了一口。


因为是冰饮料,喝下去的时候很爽,谢时亦顿时舒服得眯起眼,心情也好了不少。


饮料喝起来是葡萄味的,味道很好,谢时亦忍不住多喝了几口。


很快的,上课铃声响了起来。


谢时亦安安静静的坐在位子上,望着黑板,一边听课,一边喝饮料。


直到整罐饮料都喝完后,谢时亦有些晕乎乎的了,趴在桌上。


而厉尘就在旁边,也没玩手机,就只是盯着小猫崽看个不停。


等到下午最后一节课结束后,班上的同学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去。


厉尘也起身,准备回寝室。


只是一旁的小猫崽还坐在位子上,盯着黑板在发呆,没有动静。


厉尘顿时皱了皱眉,在旁边等了一会。


可教室里的人都快走完了,可小猫崽还是没动,于是厉尘走过去来到小猫崽旁边,喊了一声:“谢时亦。”


谢时亦慢吞吞的侧过头来,望着眼前的人,又突然伸手,搂住厉尘的腰,软绵绵道:“我的……”


厉尘这才发现小猫崽似乎有些不对劲,稍稍捧起小猫崽的脸,就看到小猫崽脸上是红红的。


厉尘顿时皱了皱眉,问道:“怎么了?”


可是小猫崽傻乎乎的,没什么反应,就只是紧紧抱着厉尘不松开,吸着厉尘身的香味,还念叨着:“我的……”


厉尘只好搂住这只不安分的小猫崽,又突然注意到小猫崽桌上放了一罐饮料,连忙拿过来一看,发现是果酒饮料——


小猫崽喝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