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想和校霸分手怎么都这么难 > 第66章 一身的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时亦闻着自己身上沾到的味,闷闷不乐。


厉尘靠过来,贴在谢时亦颈窝处又仔细闻了闻,不紧不慢道:“人类闻不到元精。”


毕竟妖修的元精味道比较特殊,只有妖怪之间才能互相闻到。


谢时亦也知道普通人是闻不到元精,可一想到自己身上全是厉尘的味,就还是感觉很别扭。


就感觉自己像是被厉尘打上记号了一样,而且还是元精味,别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和厉尘做了什么事!


谢时亦有些后悔,早知道昨天就不帮厉尘弄了。


搞得自己现在沾了一身味!


谢时亦越想就越后悔,默默从床上爬下来,去淋浴间冲了个澡。


谢时亦特地用沐浴露洗了好几遍,特别是两只手,反反复复洗了很多次。


可是当谢时亦洗完后,身上的元精味也还在。


谢时亦一阵绝望,有些磨磨蹭蹭的穿上校服后,就坐在书桌前发呆,都不想去教室上课了。 一秒记住https://m.xingshubao.net


厉尘已经收拾完,准备出门前,瞥了一眼书桌前闷闷不乐的小猫崽。


早自习的预备铃已经响起,可现在小猫崽还待在寝室里一动也不动的,似乎是不打算去教室。


厉尘问道:“你不去教室?”


“不想去了。”谢时亦心如死灰,“一身的味,太脏了。”


“就沾了一点味道,过几天就消了。”厉尘皱了皱眉,不是很理解小猫崽的绝望心情,毕竟人类又闻不到元精。


不过又想到小猫崽这么在意味道,厉尘还是从衣柜里拿了一件校服外套出来,扔在了桌上,淡淡道:“那你先穿我的衣服遮一遮。”


谢时亦这才有了一点点反应,慢吞吞的看了一眼旁边多出来的校服,凑过去一闻,全是猫薄荷味。


谢时亦换上了这件校服,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全是衣服上的猫薄荷味,元精味临时被遮下去了一点。


谢时亦这才安心下来,拿着书包和厉尘去了教室。


只是在教室里时,谢时亦也还是有些心神不宁的,时不时闻一下自己身上的味道。


虽然理智上知道班上的同学都是人类,闻不到气味,可谢时亦一想到自己是顶着浑身的元精味坐在教室里,就感觉浑身都难受。


而罪魁祸首厉尘则还是平时的模样,上课睡觉下课玩手机,完全没被昨晚的事情影响到。


就只有谢时亦,沾了一身的味洗不掉,一整天都没什么精神。


等晚上回寝之后,谢时亦立马冲到淋浴间里洗澡去了。


谢时亦十分认真的洗头洗澡,沐浴露也用掉了一大半,反反复复洗身子。


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元精味很难消,一直弄不掉。


洗完澡后,谢时亦从淋浴间出来,满脸绝望的找到厉尘,“厉哥,我身上还有味!”


床上,厉尘刚换好床单被套,看了一眼底下的小猫崽,随口道:“应该过几天就消了吧。”


谢时亦也只好这样安慰自己,过几天就能消了。


只是一直到周六的时候,谢时亦身上也还是沾着元精味。


谢时亦坐在位子上满脸焦急,时不时的低头闻一下自己身上的味道,发现元精味还是没消,有些绝望抓住厉尘袖子,“厉哥……”


“都好几天了,我身上的味道还没消……”谢时亦满脸委屈。


厉尘看了看一身元精味的小猫崽,也皱起了眉,“是挺奇怪。”


明明那天晚上他们是互相弄了一下,可是就只有小猫崽沾到了元精,而且沾上了好几天都没消掉,最多能用猫薄荷校服勉强遮一下。


这要是他们两人做到最后了,那小猫崽身上的元精味岂不是遮都遮不住了?


厉尘也觉得不对劲,毕竟他还没见过哪个妖怪会一直带着别人元精味的,小猫崽身上有点不对劲。


而谢时亦则是精神怏怏的趴在桌上,碎碎念着:“回不去了……不能回去了……”


厉尘听到小猫崽的声音,稍稍靠过去,低声问道:“怎么了?”


“这周不能回去了……”谢时亦有些不开心,“会被家里人发现……”


谢时亦一想到熊叔,就有些不敢回去了。


要是被熊叔闻到他身上的元精味了,熊叔肯定会生气。


谢时亦越想越难过。


就因为他和厉尘互相用手弄了一次,结果自己一身味消不掉,连周末都没办法回家了。


谢时亦提不起精神,满脸都写着不开心。


厉尘盯着这只闷闷不乐的小猫崽,稍稍靠过去了一点,一手搭在小猫崽脑袋上揉着,低声道:“这周你先跟我回去,睡我那。”


谢时亦应了一声,也只能这周先去厉尘那了。


厉尘又说道:“等下放学了我带你去看看医生。”


谢时亦点了点头。


于是等到下午放学后,谢时亦回寝室收拾了下东西,就跟着厉尘一起离开了。


厉尘的摩托车停在学校对面的一条小巷子里,谢时亦跨上车身,戴好头盔后,又小声提醒道:“厉哥,开慢点。”


“知道。”厉尘随意应了一声,刚准备发动,突然注意到小猫崽的手是松松垮垮的搭在自己腰上,都没搂紧。


厉尘伸手,强行将小猫崽的手按紧了一点,催促道:“搂紧一点。”


“哦……”谢时亦乖乖搂紧。


厉尘这才发动,带小猫崽去了医馆。


医馆有些冷冷清清,医修一个人懒洋洋的在院子里泡茶喝,听到外面传来熟悉的摩托轰鸣声,就知道是厉尘过来了。


医修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茶,抬头朝门边望去,就看到厉尘过来了,身边还带着一个小猫妖。


“你帮他看看。”厉尘将小猫崽拎过来。


只是谢时亦有些紧张,紧紧抓着厉尘的衣角,一想到自己一身的元精味要被别人闻到了,就有些不安起来,怕会被耻笑。


医修放下茶杯,还记得这只小猫妖,朝谢时亦温和道:“猫猫怎么了啊?”


谢时亦磨磨蹭蹭的靠过去,小声道:“就是最近身上有点味道,消不掉了……”


谢时亦走近了一点,医修也注意到了谢时亦身上的元精味。


医修一下子辨认出这是厉尘的气息,顿时望向了厉尘,似笑非笑道:“吃到了啊?”


谢时亦顿时更加拘谨起来,低着脑袋不出声了。


厉尘注意到小猫崽的动静,一手揉了揉小猫崽的脑袋无声安抚着,又冷冷瞥了医修一眼,“严肃点。”


医修看到厉尘要生气,这才收敛了一点,“行行行。”


厉尘带着小猫崽坐在一旁,又朝医修道:“他身上的元精味消不掉了,洗澡也弄不掉,你看一下。”


医修点了点头,拿出随身记录的小本子,一边做笔记,一边问道:“说说具体情况?猫猫是怎么沾到味道了?沾上多久了?”


谢时亦支支吾吾的,干巴巴道:“就是晚上和厉哥在床上弄了下,身上就沾到这个味道了,差不多有四五天了吧……”


谢时亦说得比较委婉,医修以为两人是已经身体结合过了,于是问道:“结合状态一共维持了多久?”


谢时亦顿时感觉脸上更加通红了,小声道:“没做到最后,就是用手弄了下……”


“没做到最后啊……”医修有些古怪的看了厉尘一眼,小声嘀咕道:“那就是厉尘不行,看不出来啊……”


一旁的厉尘顿时脸色沉了下来,在桌子底下用力踢了医修一脚。


医修疼得差点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容,不过还是装作没事发生一样,继续问谢时亦:“当时元精量大吗?”


“好像是有点多……”谢时亦紧张得不行。


医修:“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吗?”


“第一次弄……”谢时亦点了点头,又补充道:“就只有我身上有味道,厉哥身上没有。”


医修点了点头,一边写着记录。


“前辈,这个味道一直洗不掉,都好几天了也还在。”谢时亦有些担忧,怕这个味道会一直跟着自己。


“没事,味道会慢慢消下去的。”医修说着:“厉尘修为比你高,应该是你们两个亲密接触的时候,他用气味把你标记了。”


谢时亦似懂非懂,倒是知道妖怪对所有物占有欲比较强,会喜欢做标记什么的。


旁边的厉尘皱了皱眉,出声道:“我没做标记。”


医修瞥了一眼厉尘,反问道:“他一身都是你的元精味,你还说你没做标记?”


“我没标记!”厉尘有些烦躁起来。


“那我就不知道了。”医修摆了摆手,“估计是你没注意的时候,不小心标记了。”


谢时亦问道:“那这个标记有影响吗?”


“没影响,都是小问题。”医修笑眯眯的,“厉尘应该是憋久了,小处男都这样,一紧张就喜欢到处做标记,以后你们两个多做几次就会习——”


医修还没说完,就感觉自己的小腿又被人重重踢了一脚,顿时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反正都是正常的,没什么事。”医修咬牙切齿,勉强维持住脸上的笑容。


谢时亦似懂非懂的,又问道:“前辈,那这个味道能不能提前消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