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想和校霸分手怎么都这么难 > 第61章 勉强和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时亦越想越气。


等到体育课结束后,谢时亦回到教室的时候,也还在生闷气。


厉尘也回了教室,看都没看谢时亦一眼,拉开椅子坐上去。


两人谁也不搭理谁,完全把对方当做陌生人。


唐绵在前面发作业本,发到谢时亦的时候,注意到谢时亦嘴唇上的痕迹,便问道:“十一,你嘴巴这里怎么了啊?”


“不小心咬到了。”谢时亦面无表情道。


唐绵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把作业本给了厉尘,看到厉尘脸上有条红印,有些好奇地问道:“厉哥脸上怎么了?”


厉尘瞥了一眼身旁的小猫崽,不紧不慢道:“被野猫抓的。”


一旁的谢时亦一听,顿时气呼呼的板着一张脸。


他不是野猫!


明明是家养的! 首发网址htTps://m.xingshubao。net


谢时亦紧紧握着笔,用力在本子上划来划去,像是把草稿纸当成了厉尘的脸,默默发泄。


也因为厉尘说他是野猫的事,之后一下午,谢时亦也依旧是不和厉尘说一句话。


哪怕上英语课听写的时候,老师让同桌之间交换听写本互相批改答案,谢时亦也宁愿找唐绵帮忙,都不想找厉尘。


晚上回寝后,两人也依旧是各做各的事情,不说一句话。


谢时亦在寝室里看了会书,等厉尘洗完澡后,便拿了衣服先去淋浴间了。


谢时亦洗了澡吹完头发,回到房间的时候,突然被厉尘喊住了。


“谢时亦。”


谢时亦望过去,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厉尘,又收回视线,慢吞吞道:“不和你说话。”


厉尘盯着底下的小猫崽,皱眉道:“都三天了,还闹什么别扭?”


“没闹。”谢时亦来到书桌前,收拾着桌子,“我是认真的。”


他明明有在很认真的生气。


厉尘有些烦闷的抓了抓头发,又喊了一声:“谢时亦。”


“过来。”


谢时亦没回头,就当做是没听到一样,又重复了一遍:“不和你说话。”


“谢时亦!”厉尘有些不耐烦了,“我最后问一次,过不过来?!”


谢时亦不情不愿的回过头,就看到厉尘坐在床边,一只手伸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大把猫薄荷。


厉尘说道:“都给你,要不要?”


谢时亦看了看厉尘手里的猫薄荷,还是走了过去,勉为其难的从厉尘手里接过猫薄荷。


他是看厉尘一直拿着猫薄荷太累了,才帮忙接过来而已。


谢时亦这么想着,低头吸了一口猫薄荷。


厉尘又说道:“上来。”


谢时亦被猫薄荷收买,倒是乖乖爬上床,挪到了厉尘旁边。


厉尘也顺势把人搂在怀里,在谢时亦脑袋上摸了摸。


谢时亦靠在厉尘胸前吸着猫薄荷,又时不时的吃一口叶子。


两人就像是回到了之前的相处模式一样,安安静静。


厉尘搂着怀里温顺下来的小猫崽,在小猫崽头顶摸来摸去,又出声道:“耳朵呢?”


谢时亦吸了一口猫薄荷,一边回道:“不和你说话。”


“你都多大了还说这话?幼不幼稚?”厉尘皱了皱眉,嫌弃道:“跟小学生吵架一样。”


“幼稚怎么了?我就是幼稚。”谢时亦理直气壮。


“那你别吸猫薄荷。”厉尘伸手,准备将谢时亦怀里的猫薄荷拿走。


谢时亦一看到厉尘的动作,连忙低头护住怀里的猫薄荷,“你都给我了!”


厉尘又说道:“那你把耳朵露出来。”


谢时亦看了一眼怀里的猫薄荷,想了想,还是露出了猫耳朵。


厉尘重新将这只不听话的小猫崽搂进怀里,摸着软软的小耳朵,心情这才舒缓。


厉尘一边揉着猫耳朵,一边问道:“你这几天怎么回事?乱发脾气就算了,还要闹三天。”


“我没乱发脾气。”谢时亦哼哼唧唧的,“是有正当理由的。”


明明是厉尘先莫名其妙的凶他,他才会生气。


“你先出轨了,你倒是说说你哪来的正当理由发脾气?”厉尘皱眉,“下次再发脾气我就不哄你了。”


“我又没要你哄。”谢时亦有了小情绪。


不哄就不哄。


他又没求着厉尘来哄。


谢时亦满脸都写着不开心,都没怎么吸猫薄荷,就只是漫不经心的揪着猫薄荷叶子。


厉尘也看出了小猫崽的情绪不是很好,冷冷道:“就你娇气。”


谢时亦一听这话,更加不高兴了,不满道:“厉哥,你怎么又说我?”


“我说你怎么了?”厉尘捏了捏耳朵尖。


“你都说我好几次了!”谢时亦生气,又将耳朵收了回去,不给厉尘摸了。


厉尘看了一样怀里突然炸毛生气的小猫崽,皱眉道:“又闹什么脾气?”


谢时亦默默低着头,一声不吭的,又开始冷战。


小猫崽很生气,小猫崽不说话。


厉尘一阵烦躁起来。


刚刚好不容易把小猫崽哄好了一点,结果现在又生气了。


厉尘只好搂着小猫崽,在小猫崽后背上拍了拍,“你怎么又生气了?”


“娇气就娇气,我又不是你养的,也不要你哄。”谢时亦是真的有些委屈了,“反正多的是有人哄我。”


他又不是厉尘的猫,可厉尘每次都要嫌他娇气。


说一次了还不够,每次都要说。


还那么凶。


“本来就娇气。”厉尘皱眉,不过还是在小猫崽后背来回轻抚着。


明明就是娇气得不行的一只小猫崽,还不让人说了。


厉尘搞不懂小猫崽生气的点,刚准备说点什么,结果一低头,就看到小猫崽眼眶都红了。


厉尘连忙在小猫崽后背来回拍着,“行行行,以后我不说了。”


可小猫崽没说话,还在生气。


厉尘又递了几株猫薄荷过去,塞进小猫崽怀里。


小猫崽接过猫薄荷,不过脸上还是委屈巴巴的模样,默默啃着猫薄荷叶子。


而小猫崽也确实很好哄,给了几株猫薄荷,就很快哄好了。


厉尘抱着怀里好不容易哄好的小猫崽,不知不觉的低头靠过去,一手捧着小猫崽的脸,吻在了小猫崽的嘴唇上。


双唇相贴,小猫崽的嘴唇软软的,还带有猫薄荷的青香味。


厉尘伸出舌尖舔了舔,从唇缝中缓缓深入。


谢时亦没有拒绝,顺从的松开牙关,舌尖相缠。


呼出的热气交缠在一起,厉尘的呼吸声也逐渐变得压抑起来,不知不觉压在了谢时亦身上。


不过厉尘才刚进入到状态,谢时亦就侧过头结束了深吻,不让厉尘亲了。


“再亲一次?”厉尘贴在谢时亦嘴角处轻轻磨蹭着,时不时伸出舌尖舔一下。


“下午的事还没算账呢,不亲了。”谢时亦还在记仇。


厉尘刚接吻完,现在心情还比较好,指尖无意识的勾着谢时亦脑袋上的头发,随口问道:“下午怎么了?”


“上体育课的时候!”谢时亦一想到下午的事就生气,“都把我的腰掐红了!现在都还疼!”


说完,谢时亦便撩起睡衣下摆,指了指自己的腰。


厉尘稍稍起身,靠过去一看,还真就在谢时亦腰上看到了指印,应该是下午在杂物间接吻的时候,没注意手上的力度。


而小猫崽的皮肤本来就很白,偏偏现在多了一个指印在腰上,看起来有些恐怖。


厉尘盯着那个痕迹紧紧皱眉。


小猫崽的身体实在是太弱了,他都没用力,结果腰上都能弄出痕迹来。


体弱又娇气。


厉尘将这只瘦巴巴的小猫崽搂了进来,又伸手帮忙在小猫崽腰间位置一点点揉着,不紧不慢道:“那你还往我脸上抓了。”


谢时亦抬头,看到厉尘脸上的抓痕后,顿时有一瞬间的心虚,小声道:“我又不是故意抓的……”


厉尘:“我也不是故意的。”


谢时亦想了想,便说道:“那今天的事就扯平了,你掐了我,我也抓了你。”


“嗯。”厉尘应了一声。


谢时亦又说道:“出轨的事情也扯平了。”


“我出轨一次,你也出轨一次,刚刚好。”谢时亦十分满意。


可厉尘一听,顿时语气凌厉道:“出轨的事怎么就扯平了?!”


“是你先出轨,又不是我出轨。”厉尘紧紧皱眉,“和别人亲亲抱抱,还光明正大跑出去约会!”


厉尘:“出轨这事扯不平,你和许祺的事也快点解决!”


厉尘又变得凶巴巴起来,谢时亦有些不满道:“这是我自己的私事。”


“出轨也叫私事?!”厉尘稍稍提高了音量。


“厉哥,你怎么管这么多?”谢时亦忍不住抱怨着,“又不是我家长,还管来管去……”


“我是你男朋友,还不能管你了?”厉尘伸手,在小猫崽脸上捏了捏。


“男朋友也不能管这么多。”谢时亦移开脸上乱摸的手,不满道:“而且就只是男朋友,反正迟早都会分的。”


厉尘一阵心烦,身上的威压也不知不觉散发出来。


谢时亦被威压震慑到,只好低着脑袋,保持安静。


厉哥好凶。


谢时亦默默抓着厉尘的衣角揪来揪去,又开始生闷气了。


直到谢时亦察觉到有几株猫薄荷递了过来,这才勉为其难的接了过来。


算了,这次先原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