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想和校霸分手怎么都这么难 > 第59章 厉哥出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厉尘紧紧盯着谢时亦,脸色阴沉得可怕。


而谢时亦就装作没看到一样,继续看书,又重复了一遍:“不和你说话。”


“随你!”厉尘直接转身就走。


后门被甩在墙壁上发出闷响声,周围的人纷纷探着脑袋,朝后门望过去。


唐绵也凑过来,小声问道:“十一啊,你怎么把厉哥惹成这样了啊?”


“我怎么知道。”谢时亦握着笔,用力在草稿本上戳了戳,“他本来就那样,脾气那么差。”


唐绵有些担忧,委婉提醒道:“那你这几天多注意安全啊,放学了也别去小树林这种危险地方。”


毕竟谢时亦长得白白嫩嫩,一看就是没受过苦的,和厉尘完全不是一个级别,要是哪天惹急了厉尘,两人打起来了,谢时亦肯定是吃亏的那一个。


“哦。”谢时亦应了一声,继续拿着笔在本子上戳来戳去。


而谢时亦右边的座位空荡荡的,一直到上课铃声响起,厉尘也没过来。


就连晚上放学,谢时亦回到寝室的时候,也还是没看到厉尘。 记住网址m.xingshubao.net


直到隔天上午第一节课时,厉尘终于来教室了。


谢时亦还以为厉尘今天不会来,本来都已经把桌子搬了回去,结果现在看到厉尘来了,便又气呼呼的将桌子往左边挪,十分记仇。


厉尘也完全没理会谢时亦,就只是脱了外套,将校服团成一团的垫在桌上,趴着睡觉。


两人持续冷战中,气氛十分尴尬。


连带着坐在前座的唐绵和罗梵都小心翼翼起来,就连下课的时候也不敢大声说话。


罗梵一直偷瞄着后排的两人,又看到谢时亦起身去饮水机那边接水去了,于是也凑过去,问道:“十一,你和厉哥没事吗?”


“就那样吧。”谢时亦随意道。


罗梵问:“你们两个怎么闹成这样了啊?”


“不知道。”谢时亦握着水杯,声音有些闷闷的。


他也不知道他们两个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最开始生气的原因他都已经忘了,只是一时赌气,结果弄得越来越严重,谁也不肯先低头。


*


谢时亦和厉尘两人的冷战还在继续,一直延续到了周三。


平时脸上都会露出酒窝的谢时亦,现在总是板着一张脸,满脸都写着不开心。


厉尘则是更严重,本来性格就有点冷,而现在浑身都散发低气压,根本就没几个人敢过去和厉尘说话了。


罗梵看着在篮球场疯狂投篮的厉尘,一阵头疼起来。


这几天厉尘中午天天来篮球馆投篮,每次力气都特别大,好端端的打篮球,硬生生弄出了要打群架的气势来。


连篮球队的成员也都发现了厉尘的不对劲,跑过来问罗梵:“厉哥这几天是不是心情不好啊?”


“不怎么好啊。”罗梵摇了摇头,叹气一声。


厉尘那边还在重复投篮动作,练了一会,又回到休息区这边。


罗梵将水瓶递过去,犹豫了一会,还是问道:“厉哥,你和谢时亦还没和好啊?”


“不管他了。”厉尘有些冷淡,拧开瓶盖喝了一口。


罗梵实在是好奇,便问道:“厉哥,你们到底是因为什么吵架啊?”


“就一点破事。”厉尘皱眉,“我就说了他几句,他非要闹脾气。”


娇气得不行,一点也不好养。


厉尘越想越烦躁,又喝了一大口水。


一整个中午,厉尘就待在篮球馆这里,没回寝室。


而周三下午第一节课是体育课,等到预备铃响起的时候,厉尘朝操场那边望过去,看到班上的人在集合了。


厉尘没过去上体育课,就只是继续待在篮球场这边,望着操场方向。


体育课开始前依旧是先跑圈热身,厉尘看着跑道上那条长长的跑圈队伍,一眼就看到了队伍末尾的小猫崽。


小猫崽跑步慢吞吞的,跑几步走几步,跑半个圈了还要停下来休息一会。


身子这么弱,脾气还大。


厉尘盯着那只小猫崽,直到小猫崽终于慢吞吞的跑完两个圈了,这才收回视线。


篮球还放在地上,一旁的罗梵凑过来问道:“厉哥,还打篮球吗?”


“不玩了。”厉尘将水瓶放到一旁。


厉尘又拿出手机,来到旁边的树荫底下,找了背光的位置打游戏。


玩着玩着,厉尘突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于是抬起头来,朝旁边的花坛里望去。


花坛里的草丛堆晃了晃,紧接着从里面钻出一只三花猫出来,探出脑袋朝四周望了。


三花猫没开灵智,就只是一只普通猫,脖子上还套了一个项圈,应该是只家养猫,不知道怎么就溜进了学校里。


厉尘盯着那只毛绒绒的三花猫看了一会,突然出声道:“过来。”


三花猫听到动静,被吓了一跳,连忙躲进了草丛里,有些警惕的盯着这个人。


尽管三花猫没开灵智,可小动物还是会本能般的察觉到危险,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不好惹。


而厉尘面无表情的,加重了语气,又重复了一遍:“过来!”


三花猫战战兢兢,有些焦躁起来,不过还是低伏着身子,有些不情不愿的靠了过去,蹲在这个人面前。


厉尘盯着这只三花猫,缓缓伸出手,搭在了三花猫的脑袋上。


三花猫咽呜一声,小心翼翼的低伏着身子。


尽管这个人身上有股好闻的香味,可三花猫却是完全不敢乱动,甚至还有些害怕。


厉尘则是伸手摸着三花猫脑袋,摸了一会,又去摸三花猫的耳朵。


三花猫的耳朵也是软软的,可厉尘摸的时候,总觉得手感不是很满意,差了点什么。


厉尘又在三花猫后背上摸了摸,虽然摸起来也是毛绒绒触感,不过手感还是不对劲,没布偶猫摸着舒服。


*


而另一边,罗梵在操场找到了谢时亦。


罗梵问:“十一啊,你和厉哥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没。”谢时亦摇了摇头。


罗梵劝着:“要不你和厉哥两个人好好聊一下吧?都是一个班的,你们还是一个寝室,就别闹矛盾了。”


罗梵对谢十一的印象还挺好,一看就乖得不行,实在是想不出来谢时亦这样的乖乖学生能和厉尘闹什么矛盾。


罗梵想了想,估计是两人在寝室里发生的一些不愉快。


“我再想想吧……”谢时亦叹气一声。


其实谢时亦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几天他一个人在寝室里都睡不好,做什么事都不习惯。


可要是让他先跟厉尘低头的话,又有些不愿意。


谢时亦坐在休息椅上,越想越纠结。


罗梵察觉出了谢时亦的犹豫,于是说道:“厉哥就在篮球场那边呢,过去说说?”


谢时亦朝篮球场那边望了一眼,想了想,还是起身走过去,打算和厉尘心情气和的沟通一下,结束冷战。


只是当谢时亦过去的时候,就看到厉尘正在摸一只三花猫!


谢时亦一惊,脑子一热,瞬间冲上去:“厉哥!你怎么摸别的猫!”


厉尘还在摸着三花猫的脑袋,不紧不慢的抬起头来,冷冷道:“又怎么了?”


“你还说我出轨,结果你还摸别的猫!”谢时亦指着地上的那只三花猫,又想到厉尘身上都是猫薄荷香味,顿时气道:“你给它吸猫薄荷了!”


厉尘又看了一眼地上瑟瑟发抖的三花猫,皱了皱眉,还是回道:“我没给它。”


“出轨!”谢时亦气呼呼的。


厉尘一阵心烦,也没什么耐心解释,就只是收回手,淡淡道:“行了,我不摸了,你也别闹了。”


“我没闹!”谢时亦越想越生气,“反正你也出轨了,我们扯平了!”


厉尘一听,视线顿时变得锐利起来,朝谢时亦望去,“什么扯平?谁说扯平了?!”


“你和许祺的事情能和我一样吗!”厉尘提高了音量。


“怎么就不一样了!”


“你和许祺都亲上去了!真当我不知道啊!”


“那你还摸别的猫呢!”


“我就碰了一下,你是和别人亲了,这能一样吗!”


“我不管,反正你也出轨了!”


两人在花坛这边直接吵了起来,好在周围没有人,因此也没人听到两人的对话。


而罗梵远远的站在操场过道那边,听不到两人具体谈话内容,可观察两人脸上的表情,发现不对劲,像是吵了起来。


罗梵连忙赶过去劝架:“别吵啊别吵啊!”


谢时亦看到罗梵过来了,这才收敛了一点,没有那么咄咄逼人了。


谢时亦瞥了一眼地上的三花猫,冷哼道:“你摸了别的猫。”


“谢时亦!我看你是胆子大了!”厉尘直接起身,也不废话,直接拉住谢时亦手臂,把人带走。


谢时亦被拖着,顿时惊道:“你松开!”


罗梵在一旁,看到厉尘动手了,连忙上前劝着:“厉哥!别动手啊别动手啊!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可厉尘完全没理会周围的声音,直接拎着谢时亦来到体育馆里面,顺手把人推进杂物间,关上门,上锁。


罗梵被关在门外,连忙拍着门:“厉哥厉哥!别冲动冷静啊!千万别打架!”


而在杂物间内部,厉尘冷着脸看着小猫崽,又将小猫崽抓起来抵在墙上,覆上去,重重咬在了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