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想和校霸分手怎么都这么难 > 第33章 沾满味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厉尘的嘴唇很软,还带着好闻的猫薄荷气息。


谢时亦闻到清香味,本能般的贴在唇上舔了一下,试图搜寻更多的香味。


不过厉尘却是稍稍侧过头避开,将怀里的小猫崽拉开了一点,皱眉道:“舌头有倒刺就别乱碰。”


“对不起……”谢时亦还有些晕晕的,再次黏糊糊的凑上前,贴在厉尘身上嗅着。


顺着猫薄荷香味,谢时亦突然发现厉尘嘴唇处的香味最浓,想再亲一口。


只是谢时亦还残留着一丝理智,也不敢亲上去。


而谢时亦身后的猫尾巴还缠在厉尘手臂上,尾巴尖也一点点的蹭着厉尘手心处。


厉尘揉着手心里软软的猫尾巴,不紧不慢道:“发情了就去洗个冷水澡。”


“不去……”谢时亦也知道自己现在状态不太对,可能真的是发情了。


“厉哥,我吸一口就好了……”谢时亦的声音还有些闷闷的,低头埋在厉尘侧颈处蹭着,偶尔伸出舌尖舔一口猫薄荷。


谢时亦的动作十分小心,猫舌头上的倒刺也收了回来,慢慢舔着。 一秒记住https://m.xingshubao.net


厉尘也没管小猫崽的动作,就只是握着猫尾巴揉来揉去。


直到察觉到脖子上一阵轻微的刺痛感传来,厉尘顿时皱眉道:“谢时亦,你怎么还咬上了?”


谢时亦默默收回牙齿,也不敢乱咬了,就只是枕在厉尘颈窝处,抱怨着:“厉哥,难受……”


谢时亦还是感觉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可具体是哪里不舒服又说不上来,连带着情绪也变得焦躁起来,在厉尘怀里动来动去。


厉尘被弄得都没办法专心摸猫尾巴,便拿出了一株猫薄荷递过去。


谢时亦闻到香味,顿时安静下来,接过猫薄荷的默默吃了起来。


谢时亦趴在厉尘身上啃着猫薄荷叶子,吃完几片叶子后,感觉到体内的热意降了下来,理智也恢复了不少。


厉尘还在摸猫着尾巴,顺着猫尾巴上下来回揉着,逐渐摸到了尾椎附近。


而谢时亦已经吃完了猫薄荷叶子,身体也恢复了正常,顿时心满意足的眯着眼,枕在厉尘肩膀处靠着,喉咙里也发出舒服的呼噜声。


厉尘一手揉着猫尾巴,另一只手又摸到了猫耳朵捏了捏,听着耳边的呼噜声,问道:“吸够了?”


“够了。”谢时亦的声音还有些懒洋洋的,又因为吃饱餍足,就连厉尘摸他尾巴的时候也懒得说了,算是默许了厉尘的动作。


厉尘缓缓道:“明天看下医生,别总是大晚上的就发情。”


谢时亦应了下来,又有些犯困的打了个哈欠。


大晚上的折腾了这么久,谢时亦也困了,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等到隔天早上醒来时,谢时亦发现自己睡在厉尘怀里,而他的猫尾巴还被厉尘握着。


厉尘还在睡觉,谢时亦怕吵醒厉尘,小心翼翼的收回尾巴,就先下床洗漱去了。


谢时亦先来到教室,而厉尘依旧是逃了早自习,直到第一节前才来教室。


谢时亦偷偷朝厉尘那边看了一眼,看到厉尘脖子上还有红痕,顿时有些心虚。


而前排的罗梵也回过头来,刚准备和厉尘说话,就注意到厉尘的脖子,顿时惊道:“厉哥,你这脖子怎么痕迹变多了?”


“过敏了。”厉尘随意道。


罗梵倒也没怀疑,毕竟高中的住宿生活十分单调,他又是天天跟厉尘混在一起,没看到厉尘和哪个女生走得近,就真以为是过敏。


“严重吗?是不是吃错什么东西过敏了?”罗梵连忙问。


“没什么,过几天就消了。”厉尘的反应就和平常一样。


不过谢时亦却是越来越心虚,等罗梵转过身去后,便凑到厉尘那边,小声道:“厉哥,对不起……”


“下次别乱碰。”


谢时亦连忙点头,又想到昨晚厉尘说看医生的事情,便问道:“厉哥,哪里有医生啊?”


厉尘也知道谢时亦说的是那种专门给妖怪看病的医生,便回道:“藤草医馆。”


“那是哪?”谢时亦一脸懵。


他没去过妖怪医院,以前生病什么的只要变回原形去宠物医院就能解决,可现在他是发情问题,不能去宠物医院。


厉尘:“算了,我中午带你过去。”


“好。”谢时亦点了点头。


等到中午放学后,谢时亦跟着厉尘,准备去那个妖怪医馆。


不过一中的住宿生平时不能出学校,校门口会有老师检查学生校牌,而住宿生是没有校牌。


好在厉尘那边有多余的校牌,拿了一个给谢时亦。


谢时亦看了一眼校牌,发现上面是罗梵的名字和照片,也不知道罗梵是怎么弄到的校牌。


谢时亦戴上校牌混出学校,以为是要走路或者坐公车过去,直到跟着厉尘来到学校附近的一条巷子,看到里面停了一辆黑色的摩托机车。


厉尘坐上车,将头盔递了过来,“上来。”


谢时亦戴好头盔,有些拘谨的坐在后面。


只是当摩托车开动后,谢时亦顿时被车速惊到,连忙上前搂住厉尘的腰。


厉尘开得很快,谢时亦又没吃中饭,风一直往身上吹,顿时有些难受起来。


等到摩托车停下来时,谢时亦连忙先下来,摘下头盔后默默蹲在地上。


厉尘停好车,又看到谢时亦蹲地上,出声问道:“怎么了?”


谢时亦抬起头,闷声道:“开得有点快,稍微有点头晕。”


“这也算开得快?”厉尘皱了皱眉,“布偶猫就是娇气。”


谢时亦顿时不出声了,还有些小委屈起来。


他明明很好养的,一点也不娇气。


谢时亦还是有点不舒服,只好起身,又将头盔递给厉尘。


不过厉尘没有接过,就只是脱下身上的校服外套,朝谢时亦怀里扔过去。


谢时亦下意识的接了过来。


“头晕就提前跟我说一声。”厉尘接过头盔,便转身朝着旁边的一条巷子里走去。


谢时亦也顿时反应过来,连忙走上前跟在厉尘后面,又抱着校服吸了几口,缓解头晕。


而厉尘带着谢时亦穿过小巷子,来到了里面的一处四合院老房子前。


厉尘直接推开院子门,走了进去。


前厅里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在泡茶喝,听到动静声后抬起头来,缓缓出声道:“这是怎么了?还带了个小朋友过来?”


谢时亦默默跟在厉尘后面,打量着那个年轻男子,没在对方身上发现妖气,但是能够察觉到对方身上很强的灵力气息,应该是个修者。


“他发情期到了,你帮忙看一下。”厉尘将谢时亦推过去。


医修打量了一眼谢时亦,又拉开身边的椅子,说道:“来,坐这边。”


谢时亦规规矩矩的坐在椅子上,莫名有些紧张起来。


医修又拿出记录本和笔,一边写着什么,一边问道:“原形是什么?”


谢时亦回道:“布偶猫。”


“多大了啊?”


“不记得了,应该有几十年了吧……”谢时亦是真的记不清自己活了多久。


医修点了点头,也没觉得意外,毕竟妖怪能活很久,记不清具体年龄也正常。


医修又说道:“把猫耳猫尾露出来,我检查一下。”


谢时亦顺从的露出耳朵,猫尾巴也伸在了医修面前。


医修戴上手套,凑上前检查了下猫耳朵,又看了看尾巴尖,问:“是主动发情,还是碰到母猫发情了?”


“碰到母猫了,一只没开灵智的野猫,就成这样了……”


“那就是被动发情了。”医修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问:“以前发情是多久一次?”


“没发情过,这次是第一次。”


“有性生活吗?”


“没有。”谢时亦摇了摇头,小心翼翼问道:“前辈,第一次发情期要怎么办啊?”


医修写着记录,不紧不慢道:“也没什么事,和你男朋友上床就能解决了。”


“我没男朋友啊。”谢时亦有些懵。


医修抬起头来,说道:“厉尘不是你男朋友吗?你身上全是猫薄荷味,他身上也还沾着你的猫味呢。”


厉尘原本是坐在旁边玩手机,听到这话后,顿时抬起头来。


医修又看了一眼谢时亦的猫尾巴,“上次他还特地从我这里要了一盒药过去,你这尾巴上还有药味,他肯定是给你用了,不可能认错的。”


上次厉尘从他这里拿走的药膏是上等灵药,里面有一种药材很特殊,药香可以持续很久,医修一下子就从谢时亦尾巴上察觉到了药香味。


“他是我室友,别乱说话。”厉尘皱了皱眉,“你看看他的发情期要怎么解决。”


“妖怪都是上床解决的发情期啊,多简单。”医修理所当然道。


厉尘在医修椅子上踢了一脚,“认真点!”


医修只好朝谢时亦道:“那你吃点药吧。”


“一天吃一次,吃一个月也差不多了。”医修拿了一瓶丹药出来。


谢时亦接了过来。


医修又叮嘱道:“不过这药只能避免普通野猫的发情味道,要是你碰到猫妖发情被影响到了,还是找个男朋友上床解决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