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想和校霸分手怎么都这么难 > 第30章 不太安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后一节晚自习的时候,罗梵还是忍不住逃了课,和厉尘一起先回寝室了。


谢时亦老老实实待在教室里,等晚自习结束之后,回了寝室。


厉尘穿着睡衣靠在床上,看到谢时亦回来后,出声道:“耳朵。”


谢时亦回道:“厉哥,等我先洗澡。”


“行。”厉尘收回视线的继续打游戏。


谢时去衣柜那边拿了衣服,就先去洗澡了。


又因为之前教室里全是小母猫的发情味道,连带着谢时亦身上也沾上了一点,浑身难受。


谢时亦洗了很久,用了好几遍沐浴露,直到确认自己身上没有小母猫的气味之后,这才从淋浴间出来。


谢时亦吹完头发,来到右边床位前,问道:“厉哥,现在摸耳朵吗?”


厉尘应了一声,谢时亦便爬上床梯,在床上乖乖变回了原形,好方便厉尘摸耳朵。


布偶猫慢吞吞的挪了过去,厉尘顺手就将这只布偶猫抱在怀里,一只手也搭在了布偶猫的脑袋上。 一秒记住https://m.xingshubao.net


厉尘握住一只猫耳朵揉了起来,一边玩手机。


布偶猫则是十分温顺的将脑袋搭在厉尘胸口,嗅到对方身上好闻的猫薄荷气息后,便眯着眼睛,偷吸一口。


猫薄荷香味闻着很舒服,和沐浴露香味混在一起,布偶猫忍不住将脑袋贴在厉尘胸前拱了拱,一只小爪子也忍不住从被子里伸了出来,搭在厉尘的睡衣上。


清香气息源源不断的从厉尘身上飘散出来,布偶猫凑近了一点,多吸了几口。


布偶猫越吸越兴奋,又感觉猫薄荷有点少,根本吸不够。


布偶猫晃了晃尾巴,忍不住伸出爪子抱住眼前的人形猫薄荷,扑上去狠狠吸了一口,又忍不住张口咬了上去。


布偶猫咬在了厉尘睡衣胸前的位置上,胡乱的在上面啃咬着,一时有些失控。


就连厉尘也察觉到怀里的动静,低头看了一眼怀里不安分的小猫崽,在小猫崽后背上抚了几下,问道:“咬什么呢?”


布偶猫这才清醒过来,默默松开牙齿,有些心虚的缩了缩身子躲回被子里,叫唤了一声:“嗷……”


布偶猫老老实实,不敢再吸,安安静静的待在厉尘怀里。


厉尘看到布偶猫变得温顺下来,便收回视线,继续看手机。


布偶猫无聊的盯着墙壁发呆,不过没一会,突然就感觉身上有些热。


布偶猫忍不住动了动身子,将两只小爪子也从被子里伸了出来,透透气。


而厉尘那边也发完消息,将手机放到一旁,准备睡觉。


厉尘关了灯,就直接抱着布偶猫躺在床上,一只手还不忘揉着布偶猫的耳朵。


又因为厉尘抱着布偶猫的姿势,布偶猫就是直接睡在了厉尘身上。


布偶猫就趴在厉尘胸前,将厉尘当成了猫薄荷枕头一样,小脑袋就靠在厉尘锁骨上,心满意足。


房间里变得安静下来,就只能听得到两道很轻的呼吸声。


布偶猫闭上眼,也很快睡了过去。


只是睡得半梦半醒的时候,布偶猫被热醒。


布偶猫迷迷糊糊的动了动身子,又因为嫌热,将身上的被子掀开了一点。


可掀开被子后还不够,布偶猫还是热得不行。


隐隐约约的,布偶猫似乎还听到外面有猫叫声传来。


“喵~”


猫叫声离得很远,只是在深夜时却显得格外突兀。


而猫叫声也似乎是某种信号,布偶猫顿时变得焦躁起来。


布偶猫忍不住动来动去的,浑身上下都难受,可却又说不上来是哪里难受,就只好伸着爪子抱住厉尘,吸一口猫薄荷。


好在猫薄荷气息也确实有效,稍微缓解了一点焦躁情绪。


布偶猫的小爪子搭在厉尘肩膀上,将脸贴在厉尘胸前狠狠吸了一大口,又察觉到厉尘颈窝处附近的香味更浓一些,于是忍不住凑上前,将脑袋埋在颈窝处。


布偶猫嗅着猫薄荷,下意识的伸出舌尖,在上面舔了一下。


而厉尘也被布偶猫的动静吵醒,睁开双眼。


厉尘从床上坐起,将身上的布偶猫拎开,一只手按在布偶猫的后颈处,盯着眼前的小猫崽,紧紧皱眉。


布偶猫顿时怂怂的低着脑袋,小声道:“对不起……不小心没忍住……”


厉尘大晚上的被吵醒,心情不是很好,就只是说道:“变回去。”


布偶猫顺从的变回了人形,又因为怕厉尘,脑袋上的两只小耳朵还没能收回去。


“行了,晚上安静点。”厉尘重新躺回床上,将谢时亦拉到身边,一只手也摸到了猫耳朵上面。


厉尘摸着耳朵揉了揉,心情也逐渐平复下来,随意揉着手心里的猫耳朵。


猫耳朵软乎乎的,还有些害羞,被戳一下还会动来动去。


而谢时亦乖乖躺在厉尘身边,也不敢乱动。


外面的猫叫声还在继续,听起来还有些凄惨。


谢时亦被那道猫叫声吵得完全静不下心来,越来越烦闷,就连身上也变得有些发热起来。


谢时亦小心翼翼的翻了个身,又将身上的被子掀开了一点。


只是这样还是不够,谢时亦热得都睡不着了,便偷偷朝旁边的人形猫薄荷蹭过去,想吸一口


厉尘注意到谢时亦一直动来动去,出声道:“别乱动。”


谢时亦小声解释:“就是有点热,热得睡不着……”


谢时亦热得越来越心烦,朝人形猫薄荷一点点挪过去,忍不住贴在厉尘颈窝处,这才感觉好了一点。


厉尘也注意到谢时亦身上的温度有些异常,一只手伸过去,摸到谢时亦额头上碰了碰。


谢时亦额头的温度有些高,厉尘便问道:“感冒了?”


“没有……”谢时亦的声音还有些闷闷的。


他没有感冒,就只是身上有点热。


谢时亦还是难受,忍不住凑过去,继续埋在厉尘颈窝处蹭个不停,吸猫薄荷。


而寝室外面,猫叫声断断续续的传来。


厉尘搂着怀里不安分的小猫崽,又听到外面的猫叫声,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谢时亦,你是不是发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