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想和校霸分手怎么都这么难 > 第10章 外套香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布偶猫吸着猫薄荷香味,不过还是十分克制,尽量不弄出太大的动静,就只是凑到衣服旁边,时不时的吸上几口。


就在布偶猫沉浸在猫薄荷香味之中时,突然看到包厢门从外面打开,三个穿着国际高中校服的男生走了进来。


“厉哥和罗梵来得这么早啊?”


“我中饭都还没吃呢!快快快,我要点饭!”


“我买了饮料!厉哥要吗!”


三个男生朝沙发这边走来,其中一人注意到了沙发上还有只猫,问道:“还有只猫?罗梵你带的啊?”


“不是我啊。”卷毛走过来,解释道:“这可是厉哥带的!”


“厉哥居然养猫了?!”


卷毛在布偶猫脑袋上摸了摸,“步行街那边刚好有猫咖搞活动,厉哥就带了一只过来,这只还是店里的头牌猫呢!”


布偶猫有些怂怂的低着头,因为有三个陌生人在,而且还是那种一看就不好惹的学生,默默缩了缩身子。


那三个国际高的男生都坐在了沙发上,于是布偶猫朝外面挪了挪,默默坐在沙发最边缘的位置,一动也不动的,安安静静。 首发网址htTps://m.xingshubao。net


而台球桌那边的厉尘也放下球杆,来到沙发这边,出声道:“玩牌吗?”


“玩玩玩!”


沙发是半弧形设计,厉尘坐在沙发最中间,卷毛就坐在厉尘右手边的位置。


卷毛拿了个抱枕放到身后,又看到沙发上还有件外套,于是随手将那件外套放到了自己右手边,就没再管了。


布偶猫还坐在沙发边缘,注意到卷毛的动作,视线忍不住落在了那件猫薄荷外套上。


布偶猫探了探脑袋,看到卷毛正在发筹码,厉尘也还在洗牌,另外三个国际高的男生也都没注意到自己,于是偷偷朝着卷毛那边凑过去。


布偶猫靠近了一点,将脑袋搭在那件外套上面,吸着猫薄荷。


卷毛还在玩牌,不过他运气不太好,第一把是最先出局的。


卷毛叹气一声,刚准备靠在沙发上休息一下,突然注意到右边有些不对劲,朝右边一看,就发现布偶猫压在了外套上面。


“诶诶诶,大美人别踩啊!”卷毛连忙将那件外套从布偶猫身下给拿了出来。


卷毛拍了拍外套上的灰尘,又顺手将外套递给了厉尘,“厉哥,衣服拿一下,刚刚被大美人给踩了。”


厉尘也没有在意,随手将外套搭在腿上,继续玩牌。


而不远处的布偶猫则是眼巴巴的看着那件猫薄荷外套。


他没踩,就只是想吸一下……


只是现在那件外套已经在厉尘腿上了,布偶猫也不敢凑过去,就只好蹲在沙发边缘的位置。


几个男生玩着游戏牌,布偶猫无聊的在沙发上蹲了一会,闻着空气中若有若无的猫薄荷香味,实在是有些坐不住了,忍不住偷偷朝厉尘那边靠过去。


他就只是过去偷偷吸一下,应该没关系吧……


布偶猫小心翼翼,一步一步靠近,直到挪到了厉尘附近。


也因为离得比较近,布偶猫闻到了厉尘身上飘散出来的猫薄荷香味,估计是沾到了衣服上的香味。


而厉尘腿上就放着那件外套,外套的一截袖子伸了出来,搭在了沙发上。


布偶猫不敢离厉尘太近,便低下脑袋靠近外套袖子闻了闻,顿时被猫薄荷香味给迷得晕乎乎的了。


好香!


布偶猫吸了一大口,连身子都软了下来,又看到没人注意到自己,胆子也就稍微大了一点,将脑袋搭在了袖子上面。


吸一口!


再吸一口!


布偶猫越吸越上瘾,被猫薄荷香味勾得几乎有些失去理智,将脑袋埋在袖子上面。


而圆桌上,几人刚结束一局游戏。


厉尘正在洗牌,卷毛便拿出手机看了下消息,结果脸色一变。


“草!”卷毛一惊,“厉哥,金瑶瑶找过来了!”


厉尘皱了皱眉,朝卷毛望过来,问:“她又怎么了?”


“我中午发了个朋友圈,结果忘记关定位,现在被她找过来了!”卷毛有些烦躁起来,“上次我都已经删了她,结果她用别人的号看我动态!”


厉尘脸上的神情有些不悦起来,随手将卡牌放到桌上,又突然察觉到右手边若有若无的触感,低头一看,发现布偶猫就在他旁边,压在他的外套袖子上面。


“蹭什么呢?还要踩我衣服?”厉尘将外套袖子从布偶猫身下扯了出来。


一旁的卷毛还在翻消息,突然看到某条消息,顿时惊恐道:“厉哥,现在她就在楼下,说是要等你出来!这怎么办啊!”


厉尘不耐烦道:“别管她了,根本就不熟。”


国际高的三个男生听到厉尘和卷毛的对话,忍不住八卦起来。


“金瑶瑶?这名字好像有点熟悉……”


“是不是七中那个?”


“不会真是七中的金瑶瑶吧?”


卷毛听了,连忙问道:“你们也认识她啊?”


其中一人解释:“我们学校谁不认识!以前高一刚开学的时候,她就跑到我们学校追一个男生!天天在我们校门口堵那人。”


“追了大半年呢,后面也不知道怎么了,金瑶瑶就没过来了,换目标了。”


卷毛听着八卦,顿时道:“现在金瑶瑶看上我们厉哥了!前几天还跑到我们校门口堵厉哥了!”


国际高的男生一听,顿时有些同情起来。


“惨,太惨了!”一个男生拍了拍厉哥肩膀,“厉哥,那个金瑶瑶缠人是真的烦,你是怎么被她缠上了?”


“我都不认识她。”厉尘越想越烦,身上的妖气也不知不觉释放出来。


一旁的卷毛看着手机,还是说道:“算了,我下楼跟她说说,看能不能把她劝走。”


说完,卷毛便起身离开,准备下楼去找金瑶瑶了。


厉尘靠在沙发上,又因为心情不好,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低气压。


旁边的布偶猫也被影响到了一点,胸口闷闷的都快喘不过气来,又有些不安的动了动身子,想要离厉尘远一点。


厉尘也注意到手边动来动去的布偶猫,顺手就把这只布偶猫捞了过来,结果就看到这只猫一脸委屈模样,像是被欺负了一样。


厉尘看着这只小怂猫,忍不住道:“你怎么就胆子这么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