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想和校霸分手怎么都这么难 > 第6章 还是室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时亦眼巴巴的盯着旁边那件校服,蠢蠢欲动。


不过这件校服是他同桌的,谢时亦也不敢乱碰,就只是趴在旁边,装作不经意的偷偷吸几口。


直到晚自习铃声响起后,谢时亦这才收敛了一点,坐直身子,准备写作业。


只是谢时亦还能闻到从旁边飘散过来的猫薄荷香味,顿时有些晕乎乎的。


怎么就这么好闻呢!


谢时亦也没心思赶作业了,就盯着右边的那件校服,时不时的吸一口。


现在是自习时间,而他右边座位上空荡荡的,那个超凶的校霸老大没来上第二节自习课,估计是又逃课了。


趁着校霸不在,谢时亦忍不住将椅子往右边挪了挪,离猫薄荷香味近了一点,一边写作业。


一中的晚自习有三节课,谢时亦闻了整整两节课的猫薄荷,连作业都没写多少。


晚自习放学后,谢时亦收拾了下桌子,回了宿舍。


宿舍楼里有些吵闹,谢时亦穿过走廊,看到走廊尽头的那间宿舍房间没有亮灯,估计是舍友还没回来。 一秒记住https://m.xingshubao.net


谢时亦回到房间开了灯,拿了睡衣就先去洗澡。


等到谢时亦洗完澡出来时,室友还是没回来。


谢时亦给室友留了门,又爬到床上,钻进被窝里玩着手机。


玩着玩着,谢时亦就感觉到房间里似乎有香味。


谢时亦放下手机,又仔细闻了一会,发现是猫薄荷香。


之前他白天过来的时候只顾着整理东西,都没怎么注意,现在放松下来躺床上了,这才发现房间里的猫薄荷香味。


而这个味道似乎是已经存在很久,像是房间里本来就有的味道。


谢时亦闻了一会,不过找不到猫薄荷香味来源,干脆放弃了,继续玩手机。


已经是晚上十点半,宿舍楼里逐渐变得安静下来。


因此当走廊上响起对话声和脚步声时,显得十分突兀。


“厉哥,这周要不要喊他们聚一下?”


“行。”


“诶,厉哥你房间怎么开着灯?门也开着?”


脚步声逐渐靠近,对话声音也越来越清晰,谢时亦下意识的朝门口看去,就看到了一张混血脸。


厉尘皱着眉站在门口,一眼就看到了房间里多出来的行李箱,朝房间左边的床位望过去,对上了谢时亦的视线。


卷毛就跟在厉尘旁边,也看到了房间里多了一个人,顿时惊道:“诶?怎么有人在?”


卷毛愣了一下,还特地退出房间看了看门牌号,确定自己没走错房间。


“是厉哥的宿舍,没走错啊……”卷毛忍不住嘀咕着。


厉尘就只是看了看床上的谢时亦,又收回视线,朝右边的床位走去。


厉尘手上还拿着校服外套,随意将外套扔在桌上,拉开椅子坐了上去。


卷毛站在旁边,忍不住打量着左边床铺上的陌生男生。


谢时亦就坐在床上,看着底下的厉尘和卷毛,干巴巴的解释道:“我今天刚转来,老师让我住这……”


卷毛也想起班上那个新转来的新生,学校分宿舍又是优先一个班的学生住在一起,刚好厉尘房间空个床位没住满。


“厉哥,你有室友了!”卷毛拍了拍厉尘肩膀,有些幸灾乐祸。


毕竟他知道厉尘当初是特地选了这间宿舍可以一个人住,结果现在突然就多了个室友。


厉尘移开肩膀上的手,随意道:“行了,还不回去。”


卷毛摆了摆手,就先回隔壁宿舍了。


房间里就只剩下厉尘和谢时亦两个人。


谢时亦默默钻进被子里躺好,还有些怂怂的,一看到厉尘就有些害怕。


好在一晚上都相安无事,两人之间也没有任何对话,各睡各的。


直到第二天早上六点,闹钟铃声打破了平静。


一中有早自习,谢时亦怕自己早上起不来,特地提前将闹铃声音调到最大。


只是谢时亦平时有点赖床的习惯,一般都是等闹钟响起来后立马关掉,然后继续睡个五分钟。


当第一个闹钟响起来的时候,睡在右床的厉尘皱了皱眉。


第二个闹钟响起来时,厉尘翻了个身。


等到第三个闹钟响起来,厉尘忍无可忍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闹钟!”厉尘脸上阴沉得可怕。


谢时亦一下子清醒过来,连忙道:“对不起厉哥!”


谢时亦也不敢赖床了,迅速关掉手机上的所有闹钟,默默爬下床。


“吵死了。”厉尘被闹钟吵得心情很差,身上的气势也不知不觉散发出来。


谢时亦也察觉到了宿舍里越来越沉重的气势,被压迫得有些喘不过气,连带着脑袋上的猫耳朵也露了出来。


“对不起……”谢时亦低着脑袋,就连头上的猫耳朵也可怜兮兮的朝两边耷拉着。


厉尘坐在床上,看着谢时亦又被吓得露出猫耳朵,有些烦躁的移开视线,“把耳朵收回去!”


谢时亦不敢吭声,就只是试着将耳朵收回去。


只是谢时亦实在是太怕了,又被厉尘一直盯着,顿时紧张得不行,试了好几次也没办法将猫耳朵收回去。


厉尘看着底下又怂又弱的小猫崽,连猫耳朵都没办法控制,心情也越来越烦闷,只好出声道:“过来。”


谢时亦慢吞吞的走过去,来到了床铺前。


厉尘伸出手,掌心贴在了谢时亦的猫耳朵上。


猫耳朵很小一只,在被厉尘碰到的时候,谢时亦浑身都紧绷起来,连猫耳朵也变得十分僵硬。


谢时亦太紧张,连厉尘手上浓浓的猫薄荷香味都没能注意到。


而厉尘握着猫耳朵,强行将猫耳朵给按了回去。


“连耳朵都不会控制。”厉尘皱眉。


“对不起……”谢时亦更加沮丧,自己居然连猫耳朵都没办法控制,还是厉尘帮他收回去。


厉尘也没再说话,就只是躺回床上继续睡觉。


谢时亦也放轻了动作的先去洗漱,尽量不吵到厉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