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楚后 > 第十六章 身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当上皇后,或者说萧珣当上皇帝,是天意又是巧合。


先帝有两个儿子,皇位本也轮不到中山王这一脉。


但风云突变,在先帝病重的时候,两个皇子相争,一死一废。


病重将死的先帝只能过继兄弟的儿子,中山王的长子萧珣摇身一变,成了太子,又成了皇帝。


而嫁给中山王世子的她,也成了大夏的皇后,天下最尊贵的女人。


她这个最尊贵的女人,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萧珣了。


她小产后,一直病体难愈,萧珣不耐烦的探望几次后,就不再踏足坤宁宫了。


皇帝不来了,她这个皇后就成了摆设,坤宁宫变成了冷宫无人踏足。


说起来也可笑,最热闹是她死的时候,有梁妃来耀武扬威,有宫女太监们一大群。


她们灌她毒酒,但因为长久服药,体内久药成毒,以毒攻毒,那毒酒竟然没能足效发挥,她迟迟不死。


最后一个小太监来打探,等不及干脆勒死她了。 首发网址htTps://m.xingshubao。net


她死的这么憋屈这么惨,她怎能不恨!


她满怀悲愤从剧痛窒息和黑暗中突然又睁开眼,根本就没有发现自己变成了十三岁,她身边也围着很多女孩子,唧唧咯咯的又是说又是笑,她以为还在坤宁宫,被梁妃那群宫女围着。


好巧不巧,有人喊一个女孩子为梁小姐。


她一腔悲愤上前一脚把人踢进湖水里。


其实,她是踢错人,入宫的梁妃,是这位梁小姐的妹妹,此时此刻才五六岁。


但也没什么歉意,梁氏都该死。


临死前梁妃得意洋洋的讲述,她落得如此下场,这其中有很多人的手笔,梁氏也在其中。


当然,最该死的是萧珣。


是他主谋,是他纵容,是他无情无义,是他心狠手辣。


是他——


萧珣!


阿福伸手去掐他的脖子——


原本奄奄一息的女孩儿突然变得张牙舞爪,撕扯着他,一副要跟他拼命的模样,但萧珣也没有觉得奇怪。


落水的人都这样。


一旦遇到人来救,就会拼命的缠住此人,所以导致很多来救人的人反而也溺水。


对萧珣来说不会有这个麻烦,他抬手对着女孩儿的头就是一拳。


女孩儿被打的一懵,挣扎的动作停了。


萧珣将女孩儿一拎拉出了水面,拖着她的向河岸游去。


铁英带着干净的毛裘跳上岸时,看到落水的女孩儿已经醒过来了,趴在河边咳嗽。


不远处有很多人人奔来。


先是阿乐,醒来看不到阿福寻来,远远的看到阿福被男人从水里拖出来,她发出尖叫。


尖叫声惊动了其他的驿兵。


清晨的河边变得嘈杂喧闹。


......


......


“这是怎么回事?”


张谷惊讶的问,看看坐在地上被阿乐拥在怀里的阿福,阿福面色惨白,头发湿漉漉,浑身上下都湿透了,瑟瑟的抖动着。


怎么会落水啊?


阿福虽然瘦弱,但一直很谨慎,不应该啊。


他的视线看向一旁,有个少年抱着臂膀置身人群外,满脸漠然。


“阿九!”他喝道,上前揪住他,“你干的好事!”


阿九不说话,也没有看阿福,而是看了眼站在另一边正被服侍裹上厚毛裘的男子。


“张哥,那位看起来很贵人啊。”他说,“你不去打个招呼吗?”


张谷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自然也注意到这个气度不凡的年轻男子,一看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一会儿再跟你算账!”他说,推开阿九,走向那位男子,施礼道谢,“多谢公子相救。”


那年轻男子微微颔首:“不用客气。”示意铁英,“我穿一件就够了,给这位姑娘一件。”


铁英应声是,将一件黑毛裘往阿福这边递过来。


阿乐忙伸手接过给阿福裹上。


这边年轻男子的视线又回到杨谷身上:“你们哪里的兵?你们跟这位姑娘是一起的?”


杨谷道:“我们是驿兵,我们是去——。”


话没说完,就见缩在阿乐怀里的阿福甩开刚被裹上的毛裘。


“谁稀罕你的衣服。”她大喊,狠狠的看向那男子,“谁要你救我的!”


所有人都愣住了。


“阿福。”张谷愕然,“你说什么呢,你差点淹死。”


“我就是淹死,也不用他管。”阿福喊,湿淋淋的站起来,咬着牙打着颤,眼泪流下来,“这是我和阿九的事,要你多管。”


所有人再次愣住了。


阿九一时一愣,旋即想到了什么,身子一僵,眼神变幻,就要往后退。


但还是晚了一步。


阿福扑了过来,抱住他的腰,哭道:“我为了你死了也心甘情愿,我就是死了,也是你的人。”


张谷等人如同见了鬼。


坐在地上的阿乐也张大嘴。


倒是铁英释然,果然是少年男女私会,寻死觅活,又不屑的撇嘴,可惜世子好心救人,倒成了驴肝肺。


萧珣没有恼怒,微微笑了笑,转开了视线。


.....


.....


河边似乎瞬间冒出很多护卫,点起篝火,搭起帐篷,有烈酒驱寒,甚至还带了浴桶。


杨谷看的咂舌,这种出行的阵仗,在京城也不多见。


但因为适才发生的事太震惊,一个愣神,那年轻男子被护卫簇拥着退开了,没能再说话。


年轻男子进帐篷洗漱更衣驱寒,护卫将帐篷守起来,一个个神情肃穆又戒备,他也不好意思去打扰。


不过,虽然阿福的态度十分不得体,但年轻男子没有计较,还分给她一个帐篷,内里浴桶,热水,以及干净的衣袍齐备。


阿乐好说歹说哭着劝,把阿福带进帐篷洗漱更衣去了。


“这附近有什么大户人家啊。”杨谷嘀咕,转头看到阿九,想到适才的事,心情复杂的问,“你们,是什么意思?”


阿九低着头擦自己身上的水——被湿淋淋的阿福抱住,他也要湿透了,但没有人给他一个帐篷,以及新衣服。


“别说们,我可什么都没说。”他冷笑说,“我什么意思都没有。”


张谷还要说什么,阿乐从帐篷里跑出来,低着头走到阿九身边。


“阿九公子。”她低声说,“小妹请你进去有话说。”


阿九似笑非笑呵了声:“我不去。”


阿乐噗通跪下来,哭道:“求求公子了,我就这一个妹妹,她要是有个好歹,我也活不了了。”


阿九啐了口,要说什么,被张谷一巴掌打在背上。


“快进去跟人说清楚。”他低声骂。


其他的驿兵也乱乱的催,阿九一甩袖子大步向帐篷去了。


大家看着他的背影,神情复杂。


“没想到,阿九和阿福竟然——”


“这可真没看出来啊,明明阿九讨厌阿福,阿福也怕阿九。”


“对啊,阿福还常说被阿九欺负,咿,莫非这种欺负是那种欺负——”


“大家都在一起,也没见他们独处啊。”


“哦,我知道了,阿福总是天不亮就去打水,阿九也常常在那个时候不见,原来两人是去幽会了——”


“阿福才多大啊,阿九真下得了手!”


“真禽兽!”


......


......


阿九掀起帘子走进去,帐篷里摆着火盆,再加上热水浴桶,很是温暖。


那女孩儿换了干净的衣袍,头发湿漉漉的坐在火盆前烘烤,手里捧着一碗姜汤慢慢的喝。


听到声音,她从碗里抬起头,一双大眼黑黝黝的看着他。


“那现在你的身份,不再是失去母亲千里迢迢去找爹的可怜孩子。”阿九挑眉冷冷说,“而是为一个帅气勇敢善良的驿兵执迷不悔要死要活的痴心人?”


阿福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