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太子失忆后 > 第 117 章(这是你的底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翌日, 当温如水等人看到出现在庄子里的太子爷时,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她们都在心里呐喊,太子不是回京了吗?


宣仪郡主不必说,从小就在太子殿下的阴影笼罩下长大, 畏他如虎, 恨不得消失在太子所在之地的方圆千米内。


温如水那天被他吓到, 就算事后有裴织安抚, 仍是不太敢面对他, 担心自己的秘密曝光。


至于裴绣,她不过是一个闺阁少女, 太子的凶名听过不少, 加上那一身戾气, 哪里敢出现在他面前?


三人恨不得自己没来, 安分且乖巧地站在那儿。


其实她们很想扭头就走,但实在不敢,因为太子已经发现她们,要是这么走了,岂不是让太子以为她们不待见他, 对他不敬?


“太子姐夫。”


裴安璧从回廊走过来,看了眼站在一丛紫藤花树下的三人, 主动朝太子走过去。


太子神色稍缓, 朝旁边候着的管事摆了摆手, 和小舅子打招呼, 问道:“璧哥儿可是用膳了?”


太子的态度堪称和善,可惜他天生锋锐的眉锋很难让不熟悉他的人察觉到这点。 首发网址htTps://m.xingshubao。net


裴安璧先是一丝不苟地给他请安, 回答他的问题,“已经用过早膳了!太子姐夫, 姐姐呢?”


“阿识一会儿就过来。”


裴安璧应一声,乖顺地站在那里。


没什么事,太子和小舅子聊起来,先是询问他的功课,待小少年一丝不苟地回答后,发现小舅子的功课竟然很不错,不由升起些兴致,出题考他。


两人一问一答,气氛十分和谐。


倒是不远处的三女可谓是度日如年。


“阿识怎么还没来?”宣仪郡主咬着唇,若是知道太子表哥今儿也在,她绝对不会一大早就兴冲冲地过来找裴织。


昨儿用过晚膳,裴织说今儿要带她们去庄子附近游玩,所以三人才会一大早就兴奋地跑过来,哪知道太子妃没见着,倒是见到一身戾气的太子。


四月份的朝霞明媚绚烂,可置身在花树绽放的庭院之中的太子却未有丝毫柔软,一身戾气迫人,仿佛浴着血腥的修罗。


看着就可怖之极。


温如水小声地道:“阿识应该还在忙吧,咱们再等等。”


“可是要等到什么时候?”裴绣好小声地问,心慌得不行,没胆量直面太子。


宣仪郡主也很慌,“要不……我们回客院歇息罢,等太子表哥回京城再去找阿识……”


听到这话,温如水和裴绣都一脸无语地看着她。


太子显然是刚从京城过来,起码还会待个几天再回去吧,难不成这几日,她们都要猫在客院里不成?


难得来庄子玩,当然是要玩个尽兴啦。


幸好,在她们的期盼中,裴织很快就出现。


她踏着朝霞的光影施施然而来,见到正在考校功课的太子二人,不由挑了下眉,目光一转,看向站在不远处花树下的三女,不禁失笑。


她先是看了太子和弟弟一眼,没有打扰他们,朝紫藤花树那边走去。


“阿识。”宣仪郡主和裴绣高兴地叫她。


裴织笑道:“让你们久等了,我们一会儿就出发罢。”


三人听到这话自是很高兴,但她们没忘记那边的太子爷,宣仪郡主忍不住问:“阿识,太子表哥也去吗?”


“嗯,去的。”


裴织说着,见三人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垮下来,忍俊不禁。


若按系统所说的,秦贽这位太子爷是男主,男主不是应该被很多姑娘喜欢和抢夺的吗?可看这些姑娘,不是畏他如虎,就是为了权势攻略他,真心真意喜欢他本人的,竟然没几个。


是太子做人太失败,还是他的气势太盛,没经事的小姑娘承受不住?


裴织每次见到太子,首先注意到的自然是他那格外俊美的好容貌。


也是因为太子长得实在好,小时候更是个粉雕玉琢的娃娃,她才会心软帮他梳理精神力,不忍心他小小年纪受罪。


至于他身上的气势,确实慑人,只是像她这种在末世都挣扎求生十年的人,什么没见过,自然怕不起来。


在她眼里,太子爷还是很有魅力的。


等太子考校完小舅子,裴织朝他们招呼。


“殿下,阿璧,我们出发罢。”


秦贽朝她走过来,裴安璧跟在其后,绷着一张俊秀的脸蛋儿,看着像小大人似的,教人看得就想逗一逗。


下人已经准备好马车。


裴织和温如水等人坐上马车,太子和裴安璧骑马随行,后面的马车坐着随行的下人。


马车离开庄子,朝着庄子附近的树林而去。


约莫行了两刻钟,便抵达目的地。


温如水和裴绣探着头看周围的风景,首先看到建在湖面上的水阁,湖里种了不少亭亭玉立的青莲,远处有农人的吆喝声,还有牛羊悠长的叫声,形成一幅宁静悠远的自然之景。


一阵凉爽的风吹来,仿佛连头脑都清醒几分。


她们正察看这一带的景致,就见太子翻身下马,朝这边走来,吓得赶紧缩回脑袋。


车夫将马车停好,恭敬地侍立在一旁。


后面的马车里的宫女赶紧过来,将车门打开,正要将车里的主子扶下来,太子大步走过来,亲自将裴织扶下马车。


他扶着裴织下马车后,带着她走开,没理会车里的其他人。


温如水三人:“……”


趁着清晨的阳光不炙人,他们先是去游湖,然后去钓鱼、采荷,接着又去附近的山里探索,采摘可以吃的野果。


很快,温如水、宣仪郡主和裴绣三人都玩疯了,哪里还有早晨时的拘谨。


裴织让侍卫和丫鬟跟着她们,只要她们不遇到危险,就不必约束她们的行动,让她们尽兴地玩。


裴织和秦贽去游完湖,去水阁休息。


这水阁也是庄子的管事让人建的,方便主子们过来游玩时有歇息的地方。


裴安璧是个规矩的,他坐在湖边垂钓,没有过来打扰姐姐和姐夫,那沉静安然的模样,实在不像一个十几岁出头的小少年。


“璧哥儿的耐性不错。”秦贽称赞一声,觉得小舅子将来定是一个有出息的。


本就是个聪慧的好苗子,又有岑尚书悉心教导,就算没有太子妃姐姐帮扶持,裴安璧将来的成就亦不差。


秦贽并不会因为裴安璧是小舅子就避嫌,将来等他成长后,自会拉到自己麾下所用。


裴织靠着栏杆,吹着拂柳的风,含笑道:“我们爹娘去得早,阿璧只能尽快懂事。”


她心里也有些怜惜弟弟,但这时代便是如此,没有双亲庇护的男儿,要比同龄的孩子要早熟许多,尽快成长起来支应门庭。


见他看过来,眼带怜惜,裴织笑道:“虽然我们没了父母,不过祖母和外祖家都十分疼爱,我们也没受什么委屈的。”


秦贽抚着她的脸,声音沙哑,“如此甚好,若是你受什么委屈,要和孤说。”


裴织朝他笑,依在他怀里。


他们的午膳是烤鱼。


侍卫从湖里捞上来不少鱼,随行的厨子炮制过后,将它们放到炭火上烤,抹了御厨特制的酱料和果汁,格外的美味。


温如水三人坐在一起吃烤鱼。


她们从山里带回不少野果,还有一窝野鸭蛋,收获颇丰。


经过一个上午的冒险,三人的感情突飞猛进,连称呼也变了,姐姐妹妹地互相叫起来,看着感情极好。有彼此作伴,就算裴织没有陪着她们下块玩儿,倒也不觉得有什么遗憾。


裴织和秦贽坐在水阁的另一头,和他们隔了一段距离,免得三个姑娘因为太子爷在,胆战心惊的,食不下咽,辜负了这番美食。


裴织对御厨做出来的烤鱼非常捧场,一个人就吃了五条,仍是意犹未尽,却不敢再吃。


太子爷看得好笑,将自己面前的那条烤鱼推过去,“阿识想吃就吃,不够孤再叫御厨烤。”他盯着她的肚子,还是挺平坦的,“阿识多吃点,别饿着了。”


没等她再说什么,他转头吩咐锦去,让厨子再多烤一些。


锦云面色不变地应一声,出去传话。


伺候主子这么久,她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就算发现太子妃是个饭桶,她也不会去质疑。


反正殿下不嫌弃,也能养得起,太子妃吃再多也没事,只要不影响她的身体健康即可。


太医令每隔几日会固定给东宫的主子请安,锦云几个贴身伺候的宫女都清楚,太子妃的身体十分健康,比太子殿下还要健康一些。所以就算是饭桶也没事,身体健康就行。


吃完烤鱼,众人又去游了一遍湖,眼看天色不早,终于回庄子。


晚上歇息时,裴织将一叠纸递给太子爷。


“殿下,这是化肥的资料,你看看。”


秦贽看到那熟悉的、丑得他眼疼的字,就知道又是温如水弄出来的,他一目十行地看完,问道:“阿识可是要让人将这化肥弄出来?”


裴织颔首,“卓管事应该和你说了吧?”


太子嗯一声,“今儿他来向孤汇报这事,说是过段时间,便能将这化肥弄出来,不过因为第一次做,没用多少人,所以这化肥的数量不多。”


“那殿下要不要扩大生产?”裴织含笑问。


秦贽沉吟道:“扩大生产是要的,不过还是要先试用看看。”他一双凤目沉沉地看过来,“阿识,不知能否做一些防虫害的化肥?”


裴织笑道:“殿下放心,其实这复合化肥也能杀虫子的。”


大概是因为是系统出品的东西,所以这化肥的功能很多,最重要的是,它不会污染环境。


秦贽深吸口气,将那份资料放在桌上,然后探臂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阿识,我很庆幸……”


裴织嗯一声,发现他没有自称“孤”,可见他现在的心情很激荡。


“阿识,你……别离开孤。”他低低地说,“孤会给你一个盛世华年。”


如果她真是上天派来拯救他的小仙女,他希望这锦绣河山能留住她,许她一个盛世华年,他会为之努力。


“好啊。”裴织笑盈盈地说,“我会看着殿下的。”


她还要好好地享受咸鱼的生活,当然不会离开啦。


得到她的承诺,他又闭了闭眼睛,然后将她抱起,朝内室而去。


*


秦贽在庄子里待了两天,又马不停蹄地回京忙碌。


回京之前,他安排不少人过来,留了一个叫秦玄的暗卫,让他听太子妃的差遣。


暗卫极少会以真面目出现在人前,一但过了明路,便不再是暗卫,而是太子给裴织的人手,让她以后可以指使秦玄所率领的人手。


暗卫本来是没有名字的,秦姓是太子所赐,取名为玄。


裴织是个不客气的,得到秦玄后,第一时间就给他一个任务,让他派一队人马去南方寻找一种叫橡胶的树,顺便也探测南地的植物和农作物的生长情况。


温如水知道裴织手里有可用的人后,马上跑过来给她出主意。


“太子妃,赶紧让他们弄条大船出海,他们就是下西洋的先锋队,海外有黄金有宝石还有好吃的水果,都弄回来……”


温如水满眼放光地出主意。


裴织笑道:“放心,以后会有的,等大禹的国库丰盈起来,下西洋是必要的。”


温如水格外满意,然后将她折腾出来的水性笔呈给裴织过目。


看到那所谓的水性笔,裴织差点忍不住喷笑,若她不说,她压根儿就不知道这是水性笔。


“其实它只是看起来丑一些,但是很好用的。”温如水赶紧说,不好意思地红了脸,“这是我让人改良过几次,用竹子代替笔杆,还有……”


裴织拿起一支笔在纸上写下一行字。


笔锋如刀,娟秀不失风骨,比之毛笔字,又是另一种好看。


温如水看得呆了下,终于明白为何太子爷会嫌弃自己的字丑,看裴织这字,她也觉得自己的字真是丑死了。


“很不错。”裴织赞道,“阿水,你有没有想将它发展成一门生意?”


温如水啊了一声,呆呆地看着她。


裴织将笔放下,一双澄澈的眸子望过来,仿佛看向她的内心。


“阿水,你想不想做生意?不管是胭脂水粉、首饰还是水性笔,你都有极大的优势,也不需要你出面做什么,你只需要出些主意即可。”


温如水懵懂地看她,不解地问:“太子妃,若是出主意的话,你不是有很多主意吗?”


大家都是穿越的,更何况裴织比她聪明,她若是想做生意,比自己做得更好。


“我懒得折腾。”裴织往后一靠,整个人懒洋洋的,“其实让你做生意,也是想让世人知道,女子并不输男人……最重要的是,你需要底气。”


“底气?”温如水喃喃地重复。


“是啊,钱财虽是身外之物,却也是一个人的底气。”裴织歪首朝她笑,“还有,也给你攒些嫁妆罢。”


温如水这才明白她的意思,她是个俗人,当然也是爱财的。


“太子妃,嫁妆什么的就免了,二十岁之前,我是不会考虑结婚的。”温如水咬了咬唇,试探地问,“如果我不想嫁人,你能不能帮我?”


这时代的姑娘都是十五六岁出阁,十七岁还没嫁的都可以称为老姑娘了。


可温如水真的不想还没成年就嫁人,她觉得自己还是个小姑娘呢,为毛要嫁给一个男人摧残自己?


“当然可以。”裴织含笑说,“如果你不愿意嫁人,我可以帮你的。”


温如水提起的心终于放下,轻快地说:“目前我没嫁人的心思,以后如果遇到适合的话,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