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良辰美景好时光原著小说 > 第0057章 第五十七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57章第五十七枪


梁辰和陆景分别回的家。


陆爸爸下了飞机就被陆景接过来,到现在一晚上了还没在家里露面,陆景的爷爷奶奶早就催他赶紧回家了。


为了不被外面的媒体拍到,梁辰得先走一步。


她刚转身出去,陆爸爸伸着头,问:“儿媳妇,你就走啦?”


梁辰不明所以,眨眨看见看着陆爸爸。


陆爸爸指着陆景,“你们现在年轻人都不流行kissgoodbye了吗?我们那会儿都很流行的。”


陆景反应极快,立马在梁辰脸颊亲一口,回头笑嘻嘻地看着他老爸。


“谁说不流行了?”


陆爸爸在腰间竖了个大拇指。


他的儿子,有悟性。 记住网址m.xingshubao.net


梁辰好气又好笑,推了一把陆景的脑袋,说:“叔叔,我回去了。”


陆爸爸笑着挥手:“慢走啊,路上小心点儿。”


*


车上,梁辰咬着酸奶吸管,悄悄给陆景发消息。


「橙子」:我们明天走了,你不留下陪你爸爸吗?


「大神」:没事,他也很忙。


「橙子」:哦……你爸爸是做什么的?


「大神」:【语音】


梁辰打开听,传来的是陆爸爸的声音。


“儿媳妇啊,我是个记者啊!”


「橙子」:叔叔居然是记者?


「大神」:嗯。


「橙子」:那怎么常常不在国内啊?


「大神」:外派嘛。


「橙子」:ok,替我问候爷爷奶奶。


「大神」:嗯,问候咱爷爷奶奶。


「橙子」:……行吧。


梁辰呼了口气,这家子总算有个正常职业的了,要是他说陆爸爸是个大学教授什么的,她估计得吐三碗血。


到了家,梁辰下车的时候给一车人道别。


“新年快乐呀大家,明年见!”


袁珂珂趴在车窗上,问:“有新年红包吗辰姐?”


“有有有!”梁辰挥挥手,“给你们发大红包!”


“谢谢辰姐!新年快乐!”袁珂珂眨眨眼睛,“也祝你和小学弟旅途性福!”


梁辰浑然不觉她的话外之音,“会的会的!”


车开走后,梁辰转身进电梯。


回到家里,洗漱完已经夜里十一点了。她走出浴室看了眼手机,有几条未读微信。


来自温蒂。


「Wendy」:师姐,你休息了吗?


「橙子」:正要休息,怎么了?


「Wendy」:上次我跟你说的事情,你能再考虑考虑吗?我以前见过穆总,还算入她的眼,你能不能帮我联系联系啊?就帮我这一次好不好?


梁辰看着这条信息,简直不想回,但出于礼貌,她还是打了几个字。


「橙子」:你跟你公司还在合约期,我干这种事不太好吧?而且我和我老板平时也不直接对接的,有事你走正规途径好了。


她本来还想多劝温蒂几句别成天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但想了想,两人又不熟,何必呢。


于是,她把这条消息发了出去。


温蒂一直没有回复。


梁辰没管了开始收拾明天出门的行李。


上一次私人旅行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她兴奋不已,整理东西的时候像个准备春游的小学生,这个也想带,那个也想带,最后塞满了整整一个大箱子。


她站起来拎了拎,唔……太沉了,会累坏陆景的吧。


于是,梁辰又拿了不少东西出来,换了一个稍微小一点的箱子,这才满意地躺到床上去。


但她翻来覆去都兴奋得睡不着。


明明很累了,但想到明天的旅行就有无限憧憬,根本无法入眠。


她就打开手机玩儿了一下。


这一看,更睡不着了。


网上关于她今晚假唱的流言铺天盖地而来。


除了上次说她假唱的营销号,还有一群娱乐大v也加入吃瓜的队伍中,虽然不表明立场,但总归是在传播她假唱的信息。


梁辰随便点开一条看,居然还有模有样地分析她假唱的蛛丝马迹。


其中最“实锤”的一条,无非就是她炫技时的转身。


梁辰此刻万般无奈,却又无可奈何。


她最怕的就是这些网络无端的流言,从来都是没头没尾,说话又不用负责,她作为事件主人公却不能像他们那样一句话反驳回去。


总不能说“我没有假唱”就澄清谣言了吧?


她眼睁睁得看着“梁辰假唱”变成热搜词条,一股无力感扑面而来。


不仅如此,“梁辰假唱”能爆的原因还少不了温蒂。


今夜她刚刚被淘汰,梁辰的“假唱”就上了热搜,温蒂的粉丝们纷纷将不满与怒火发泄到梁辰身上。


特别是她作为一个踢馆歌手,用“假唱”挤掉了温蒂,她的粉丝自然不能忍。


于是这群庞大的流量粉丝们每发一条微博就带上“梁辰假唱”的tag,迅速给这个词条添加上了红艳艳的“爆”标志。


不仅如此,梁辰微博下的评论涌入了大量的温蒂粉丝,极尽辱骂之词。


“一个假唱歌手凭什么挤掉温蒂,你平时什么唱功心里没点儿b数吗?突然就变成史上最被低估的歌手了,原来是假唱给你的底气【微笑】”


“照这样,我们中国人人都可以出道了,反正可以假唱嘛【微笑】”


这些,还算是有素质的,更多的是那些撸不清逻辑只会翻遍脑海里的脏话来泄愤的人。语言脏到梁辰无法想象这些人怎么会创造出这样的词汇,能以她妈妈为圆心骂到方圆十里与她有关的女性。


这才几个小时过去,那些原本还在惊叹梁辰今晚表演的人就纷纷转变了态度。


若是有点儿头脑的人,一看就明白那几条营销号的“分析内容”根本就是半吊子杜撰,巧妙地用含义不清的字句来误导大众。


可网上最不缺的就是头脑不清晰只会跟着舆论瞎起哄,不管是真是假,先掺一脚再说,要是过后真相出来了,他们拍拍手就撤,不用负一丝一毫的责任。


不管梁辰的粉丝如何控场,都抵挡不了温蒂粉丝的愤怒。


梁辰这时候才后悔,真该听刘以晴的话,别瞎转身,怕什么表情狰狞不好看,哪个歌手没点儿表情上的黑图?


梁辰气得坐起了身,看工作群里,大家也在讨论这件事。


刘以晴单独给她发了消息。


「晴姐」:你别担心,这件事交给我们,你好好度假。


梁辰又委屈又心酸的。


「橙子」:对不起,害你没办法好好休息了。


「晴姐」:说什么呢。


「晴姐」:你别想太多,好好玩儿,回来状态好了用实力堵住他们的嘴。


「橙子」:嗯。


梁辰只觉万箭穿心。


她出道以来,从没有遭受过这样的网络暴力,这时候才知道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原来这么低。


她甚至开始担心,自己这顺风顺水的事业是不是就要到此为止了。


幸好这时候,陆景突然给她发消息了。


「大神」:睡了吗?


「橙子」:没有。


回了这条,陆景直接打电话过来。


“看到网上的东西不开心了?”


梁辰没有说话。


陆景又说:“怎么这么晚还没睡觉?”


梁辰撇撇嘴,“刚刚有点儿兴奋,现在是气得睡不着。”


陆景沉吟半刻,说:“我过来陪你。”


梁辰还在犹豫,陆景又说了一句“等我”,虽然不由分说地挂了电话。


这一刻,梁辰的心被一股酸甜苦涩的暖流充斥着。


她真的需要有人陪着,即便对方不能做什么,但至少她不是一个人。


这段等待的时间被放慢了无数倍,客厅里轻微的响动都会让梁辰误以为陆景已经来了。


她起身三次去看玄关处的显示屏,每次都失望而归。


直到半个小时后,清晰的门铃声才真的传到梁辰耳朵里。


梁辰飞奔过去开门,冷风灌入的一瞬间,缺氧的大脑也总算灌入了氧气。


眼前这个人,是她的氧气。


梁辰直戳戳地把头埋进陆景怀里,揪着他的衣服,不让他看见自己此刻的表情。


他的衣服还透着冷气,外面似乎又下雪了,衣服上冰冰凉凉的东西大概是雪花。


可梁辰极度渴望他的体温。


陆景搂着她,轻声说:“这是怎么了我的小盒子。”


梁辰沉默,越抓越紧的手指却宣泄了她的情绪。


陆景揉她头顶,“你怎么鞋都不穿就出来了。”


说完,他托起梁辰的臀部,把她抱了起来。


梁辰就势搂住他的脖子,将头埋进他颈窝里,双腿抬起,夹住他的腰。


陆景就这个姿势抱着她在客厅里走。


一圈一圈地,一边走一边说:“我在,我陪着你。”


许久,梁辰感觉手酸了,终于呢喃着说:“我要坐下来。”


陆景便弯腰把她放在沙发上。


梁辰屈膝,抱着双腿,下巴搁在手臂上,看着地面发呆。


陆景坐在她身旁,一只手搂着她,一只手握住她的脚趾,让她的脚慢慢回暖。


梁辰也不想说话,就靠在他的怀里,自己跟自己斗气。


陆景说:“你要是为网上的事情生气,完全没有必要。”


梁辰抬了抬眼看他。


陆景又说:“我爸爸是记者,爷爷奶奶退休前也是从事新闻媒体行业的。歪曲事实的报道他们见得多了,任何污蔑的出发点都是有目的性的,只要抓住他们的目的,推翻谎言是迟早的事情。”


陆景又摸了摸她的脸颊,“你是梁辰啊,光芒万丈的梁辰,你身后有强大的公司和团队为你保驾护航,再不济,我也陪着你,这么消沉可不像你。”


梁辰终于动嘴唇了,她说:“你刚刚摸我脸的手摸过脚吧?”


陆景:“……”


他重新握着梁辰的脚尖,“是啊,那又怎样,你从头到脚都是干净的。”


梁辰低下头,说:“道理我都懂,但我就是气。”


“那不如我带你玩儿会儿游戏?”陆景说,“杀了那群小人解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