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良辰美景好时光原著小说 > 第0055章 第五十五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55章第五十五枪


梁辰看到温蒂的消息,没有回复她,而是打开陆景的聊天窗口。


「橙子」:你高中同学居然一来就想让我牵线,见我老板。


「大神」:嗯?


「橙子」:【图片】


梁辰把聊天截图发给他,几秒后,他回:哈哈。


「橙子」:笑什么?


「大神」:高中的时候,我们也会主动帮忙,但她从来不接受,搞得我都以为她有自闭症。


「橙子」:怪可怜的。


「大神」:不过她现在都这样了,跟换了个人一样。


这时,发型师让梁辰抬下巴,要卷她的发尾,于是她就将手机反扣到桌上,抬头配合发型师。 一秒记住https://m.xingshubao.net


温蒂站在她身后,看着梁辰打字,却久久没有等到回复,而现下,梁辰直接将手机扣在了桌面上。


温蒂懂了,她丧气地说:“对不起,是我唐突了。”


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刘以晴虽然在后面玩儿手机,但她一直注意着这里的动向。


“怎么了?”刘以晴走过来问,“你们俩脑电波交流呢?”


梁辰笑了笑,解锁手机后递给刘以晴。


她看了一眼,皱着脸,满眼疑惑。


“她想什么呢?你要脑子多有坑才会给她牵线啊?”


“对啊。”梁辰说,“我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本来现在的市场就有限,梁辰怎么可能主动拉一个人来分自己蛋糕。


刘以晴又说:“而且她公司挺好的呀,老板我也认识,对手底下的人很好,你看温蒂回国这几年,资源那么好,不然以她的咖位能上这节目?”


梁辰摊手,表示自己也不懂她。


*


一个小时后,节目正式开始。


这一次梁辰抽到了第四,算是比较好的位置,而温蒂抽到了最后一位。


梁辰刻意留意了一下她的表情,她一笑起来眼睛就弯得像月牙。可梁辰站在她旁边,能细微地感觉到她似乎在微微战栗,但定睛一看,她的神态好像是真的很开心。


或许是太兴奋了吧,梁辰想。


抽了顺序,梁辰回到后台专心候场。


第一个演出的是祝思云,她照惯例演唱自己拿手的曲目,怒音一出来,全场喝彩。


梁辰与祝思云熟悉,对于她的这些技巧已经没了新鲜感,于是抽空看了看手机。


「大神」:加油。


梁辰笑了笑。


「橙子」:上一次也没见你专门给我加油。


「大神」:因为你就是最厉害的,不需要我加油。


「橙子」:那今天怎么给我加油了?


「大神」:今天比较特殊。


「橙子」:哪里特殊?


「大神」:先保密。


「橙子」:装神弄鬼。


陆景没再回了,梁辰的注意力再次转到台上。


张奕是第三个出场的,他一上台,梁辰便去了候场区。等候的五分钟像一个世纪般漫长,轮到梁辰上台时,台下欢呼雀跃。


她闭眼深呼吸,调整好心态后朝着乐队的方向鞠躬。


音乐声响起,她也缓缓进入状态。


她想唱的是《女神的初舞》,但改编之时,是将这首歌融入另一首歌《商女》


《商女》是一首小众音乐,曲调暧昧旖旎,中间还夹杂着戏曲唱腔,讲述了“不知亡国恨”的秦淮商女在国破家亡时的心声。


歌是婉转性感的,因为它的背景始终建立在这一群“歌姬”身上;但内涵却是沉重哀伤的,谁说商女不知亡国恨,她们只是受命运的束缚摆脱不了以色侍人的枷锁。


所以,用性感旖旎的歌声唱出家国恨,表面是奢华颓靡,内里却是腐烂一般的沉痛。


然而,转入副歌之时,梁辰突然转身。


台下一片寂静。


有了第一次的惊艳,观众似乎达成了一个共识:梁辰转身必开大。


果然,她没有让观众失望。


熟悉的《女神的初舞》曲调一出来,观众便沸腾了。


一段3个8度的连贯跨越将国破家亡的哀伤转为战争的激昂,花腔女高音的唱法更是调动观众的所有兴奋细胞。这段音乐所表现的盛大的战争场面,与《商女》的哀伤完美嫁接,似乎让观众看到了一个盛世衰败之前,万国来朝的景象,而真假音的飞速转换,将观众的情绪一会儿带到盛世的奢靡之中,一会儿又仿佛置身与战争的残酷之中。


幸好,在观众情绪几乎面临崩溃的时候,这段花腔女高音戛然而止,回到了戏曲唱腔的柔美之中。


性感的时候尽态极妍,悲壮的时候万里长城灰飞烟灭。


整首歌,仿佛就是在极度的彷徨与挣扎中诞生的。


但这种彷徨与挣扎,性感与悲壮,诞生了无数巧妙。


梁辰唱毕,握着话筒喘息。


当她粗重的气息也消失在音响里的时候,观众似乎才反应过来,轰然起立欢呼。


掌声经久不息。


梁辰看着观众,突然有一种感觉。


她终于突破了自身的瓶颈,眼前,似乎有一条完全不一样的路打开了。


那层厚厚的茧,终于被她挣破。


从音乐情绪中脱离出来,梁辰平静了许多,她望着观众席,看到她的粉丝们举着应援牌声嘶力竭地呐喊。她还注意到其中一个女孩儿由于个子太矮,奋力举着灯牌却总被人群淹没,急得快哭出来了。这时,旁边一个高个子大叔突然拿过她的灯牌,轻轻一抬手就超过了旁人的高度,他自己也发现了这个优势,不知怎么想的,居然举着灯牌开始转圈圈,让全方位的观众都看到了这个应援牌。


梁辰差点儿没忍住笑出来。


幸好主持人上来了她才收住情绪。


主持人说:“我注意到,今天这首歌的编曲,写的是马山山,是我们认识的那个马山山吗?”


“是她。”梁辰说。


后来,不管主持人怎么惊叹,梁辰都没有注意听了,因为她看到观众席的角落居然坐着一个人。


怪不得,他说今天比较特殊。


梁辰的心一下子砰砰跳起来,并非由于情爱的心动,而是想飞奔到他面前,与他分享自己这一刻的激动。


那种突破自我的心情,一定要分享给另一个人才能完全释放。


目光相接的那一刻,陆景指了指左侧。


梁辰会意,他去休息室等她了。


下台后,梁辰简直想狂奔过去,可后台的工作人员和祝思云都在跟她说话,她不得不应付着。


“梁辰!太棒了!”祝思云一上来就给她一个熊抱,“你竟然发挥得这么好!”


“谢谢谢谢!”梁辰连说了两个谢谢,“我先过去了。”


她急匆匆地往休息室去,路上又遇到了张奕和钟红。


两个老前辈跟她说话,她更不敢敷衍。


张奕依然捧着他的保温杯,说:“可以呀,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钟红淡定得多,瞥了张奕一眼,对梁辰说:“你的现场这么有爆发力,看来你的公司策略不行,耽误了好几年啊。”


也就是钟红这样的大牌,才敢明目张胆地说她公司的“坏话”。


梁辰笑着鞠躬,寒暄两句之后,迫不及待地往休息室跑去。


她一边摘耳环,一边取手镯,只想把这些束缚全都扔掉。袁珂珂手忙脚乱地跟在她后面,说:“别急别急,小雨都带他们去休息室等你了。”


梁辰没说话,一打开休息室,看到陆景,直接扑了上去。


陆景张开手臂,接住她的激动。


到了这个时候,梁辰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心里太激动了,听到观众欢呼的那一刻,她知道自己终于走出了长达一年之久的颓靡,这种无法言说的心情,只能体现在她的肢体之上。


陆景紧紧抱着她,说:“你这么厉害,要不要给你一个吻做奖励?”


换做平时,梁辰肯定会不好意思,可现在她只想用一切肢体动作来表达自己的兴奋。于是,她双腿一蹬,挂在陆景身上,对着他的脸颊就是一阵狂亲。


真的是,太开心了。


陆景的脸颊布满了口红,他也没擦,默默接住梁辰的激动。


许久,梁辰才说:“你知道吗?我刚才在想,我终于可以不用只唱情歌了,原来我还有那么多潜力可以开发。”


陆景却愣了愣,“不唱情歌了?”


梁辰捧着他的脸,“音乐包罗万象,我终于踏出第一步了!”


陆景想了想,点头道:“嗯,以后情歌只唱给我听。”


“好好好!”梁辰又亲了一口,“我梁辰,要转型啦!”


这时,旁边一个人咳了一下。


这声音不是刘以晴的,也不是袁珂珂和肖雨的,是一道陌生声音。


梁辰寻声看去,旁边站了一个中年男人。


嗯,有点儿眼熟。


梁辰怔住,“你是……?”


耳边,响起陆景的声音:“这是我爸。”


梁辰:“……!!!”


她突然就傻眼了,想起自己还挂在陆景身上,浑身一软,差点儿没摔下去。


幸好陆景眼明手快抱紧了她,于是,梁辰就保持着这个怪异的姿势,僵在陆景爸爸面前。


梁辰怔怔地看着他,说:“爸?”


话是对陆景说的。


陆景还没说话,陆爸爸却笑嘻嘻地“哎!”了一声。


这一声“爸”,他接得可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