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良辰美景好时光原著小说 > 第0044章 第四十四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44章第四十四枪


外卖来了,陆景在客厅吃饭,非要梁辰依偎在他身边。


梁辰拿着手机摆弄,陆景探头看了一眼:“什么呀?”


“战绩。”梁辰说,“虽然是你玩儿的,但好歹也是我这个账号的最佳战绩。”


她把刚刚那一局的战绩拍下来了,发到朋友圈,配了个【呲牙】的表情。


陆景说:“炫耀呢?”


“嗯哼。”梁辰把手机拿给他看,“假装是我的成绩。”


陆景立马拿起手机,点了个赞,还没退出微信界面,朋友圈又出现一个小红圈提醒。陆景点进去看,疑惑地皱起眉毛:“这人是谁啊?”


“嗯?”梁辰抬头看陆景的朋友圈,是一个陌生的账号。


她想了想,说:“温蒂?你认识她?”


“温蒂?”陆景愈加疑惑,“谁啊?” 记住网址m.xingshubao.net


“你都加了人家微信你问我她是谁?”梁辰拿过陆景的手机,点进那个账号看,确实是温蒂没错。而且她跟陆景是好友,所以两人共同点赞了朋友圈才会出现提示。


陆景把吃了一半的披萨放下,仔仔细细看了看这个账号,最后得出结论:“我真的不认识她。”


“就是昨天晚上唱歌那个温蒂,小有名气,你怎么会不认识?”梁辰看陆景的表情,不像是装的,“怎么回事啊?”


“我真的没有印象。”陆景划了划自己的好友列表,里面几百个人,许多都不认识,“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加的她。”


“那你问问呗。”梁辰抬了抬下巴,“给她发消息问问。”


陆景看梁辰的表情,深知自己不能撞枪口上。


“算了吧,这个不重要。”陆景一边翻温蒂的朋友圈,一边说,“她朋友圈也没有内容,说不定是哪天手滑加上的。”


梁辰一个人想了半天,好几次想问问温蒂,但还是忍住了。


温蒂给她印象不好,她不想跟她有私下的交往。而且温蒂算个后辈,梁辰这样直戳戳地去问人家,似乎不大好。


“算了。”梁辰说,“就这样吧。”


“那……”陆景突然紧紧搂住梁辰,凑近她的脸颊,说:“我们接下来干嘛?”


梁辰掰开他的脸,还轻轻捏了下:“看电影?”


陆景又凑过来,在梁辰嘴巴亲了一口:“不做点儿别的?”


“小小年纪脑子里净想些什么?”梁辰佯装生气,嘴角却噙着笑,“好好看电影。”


陆景还想说什么,手机却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没接。


“接电话啊。”梁辰说。


“不接。”陆景一翻身,往下一坠,枕到了梁辰腿上,“我爸打的,肯定是叫我去我奶奶家吃饭,不想去。”


梁辰低头看他,少年的头发很软,睫毛很长,干净得像一幅画。


感觉到梁辰在看他,陆景抬眼与她对视。


目光相撞的那一刻,梁辰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他的眼神太热烈,像火一样,能烧红梁辰的脸。


陆景笑着扒开她的手:“让我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梁辰右手被陆景握住了,只得换左手去捂他的眼睛。


陆景也立刻抓住她的左手,笑眯眯地看着她:“这个角度……我能看见你的双下巴诶。”


梁辰:“……”


“起来起来!”这下梁辰说什么也不让他枕在自己腿上了,“给我坐好!”


陆景枕不到女朋友的腿了,心情依然很好,刚才梁辰那又气又好笑的表情简直比学校里那些大一的小学妹还可爱。


怪不得周舟常常对着电脑说,女人可不可爱和年龄是没有关系的。


天气阴冷,室内却温暖如春。


《曼谷轻轨恋曲》是一部老电影,节奏轻缓,把时间的流逝都拉得慢了下来。


一室的安静,突然被一道电话铃声打破。


梁辰回头看了一眼手机,是孙彬郁打来的。


“橙子,你现在人在哪儿啊?”孙彬郁的声音听起来很着急。


“我在家,怎么了?”


“那你快来我家一趟,马山山这儿出了点儿事。”


“什么?山山?她怎么在你那儿?”


“哎!你先来,到了我再跟你说!”


挂了电话,梁辰立马站起来穿衣服,动作匆忙,差点儿把东西撞落。


陆景问:“怎么了?”


梁辰满脸愁容,一边穿外套一边说:“我大学室友出了点事儿,在芋头家,你快穿上外套,我得去看看。”


“好。”陆景两三下穿上外套,和梁辰出了门。


从梁辰家到孙彬郁家不远,陆景开车,梁辰就打电话问孙彬郁情况。


原来孙彬郁今天中午在外面吃饭,走的时候发现马山山也在,一个人吃饭醉得不省人事,话也说不清,手机又解不了锁,情况很不乐观。


想到一个人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怎么会大中午在外面喝酒,孙彬郁心下有些担心,只能先把马山山带到自己家。现在人正躺他家里,吐了两次了,他还专门拜托隔壁的陆奶奶煮了一碗醒酒汤,但全被马山山给吐了出来。


陆景看梁辰着急,便以最快速度赶过去,不到四十分钟便到了。


两人直奔孙彬郁家,他已经开着门等着了。


一进门,一股醉酒后的刺鼻味道扑面而来。


两人走到孙彬郁家的客房,看到马山山躺在床上,睡梦中也皱着眉头,抿紧了唇角。


“哇,真的,太沉了。”孙彬郁站在门口,揉着自己的手臂,“你们女人喝醉了发起疯来真的可怕,我这胳膊都要断了。”


梁辰没理他,走到床边,摸了摸马山山的额头。


“不烫,应该没什么。”梁辰说,“一会儿睡醒了应该就没事了。”


这时,一个老奶奶的声音出现在客厅。


“小景啊,你咋在这儿?”陆奶奶端着一杯热腾腾的解酒汤,惊诧地看着陆景,“啥时候回来的?”


“奶奶。”陆景回头,接过陆奶奶手里的杯子,“我刚来。”


梁辰也随即回头,看到陆奶奶,手搓了搓衣摆:“奶奶好。”


“诶好好好。”陆奶奶只当她是孙彬郁的客人,没做多想,“你就是小孙说的那个朋友吧?你快看看那孩子还难受不?”


梁辰看了陆景一眼,他微微低头,看着他的奶奶,说:“奶奶,这是我……”


话没说完,被马山山的一声呻吟打断。


梁辰立马回头看马山山,见她翻了个身,把杯子给踢掉了。


“芋头,你去拿盆子接点儿热水,我给她擦一擦身上。”梁辰拂开马山山的刘海,说,“又是汗又是呕吐物的,不知道多难受。”


孙彬郁说好,转头就去接水。


陆奶奶看到有人来了,也就放心了,便关心起自己孙子来:“你爸妈还有姑妈今天中午还在我家吃饭呢,你电话也不接,你姑妈问你申请的美国哪个学校,以后要把晨晨也送出去读书。”


这一刻,空气好像都停止流动了。


陆景没有说话,他看向梁辰,她坐在床边,似乎没有什么反应。


“奶奶,一会儿我跟你说,你先回去吧。”


“哦好,那孩子要是难受,我看还是得送去医院。”陆奶奶一边摇头一边往外走,“现在的女娃娃哟,动不动就喝得烂醉,身体是自己的也不知道珍惜,哪儿像我们那会儿……”


奶奶的声音渐渐消失了,陆景走到梁辰身边,伸出手,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的手在空中悬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无力地垂下。


“辰辰……”


梁辰回头,却没看他,朝着外面的孙彬郁说:“水接好了吗?”


“马上!”孙彬郁在洗漱台吼,“我新毛巾在客厅的收纳柜里,你去找找啊!”


梁辰站了起来,还是没看陆景,往客厅走去。


她找到新的毛巾,孙彬郁刚好也端了水过来,梁辰从他手里接过,转头就回房间。


陆景感觉自己似乎变成了空气。


“辰辰……”陆景拉住她的手,正要继续说话,梁辰却说:“你们都出去,我要脱了她的衣服给她擦擦。”


面无表情,看似平静,却狠狠揪住了陆景的心。


他呼吸的节拍不知什么时候乱了,脑子里一片乱麻,僵硬的手也慢慢放了下来。


梁辰没说什么,放下盆子后直接关上了门。


马山山不舒服地翻了个身,嘤咛一声,又没了动静。


梁辰却站在床边出了神。


好一会儿,梁辰回过神来,立马俯身给马山山洗脸,然后脱了她的衣服,把身上的呕吐物擦干净了再给她盖上被子。


*


门外,孙彬郁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


“你俩今天又在一起呢?啧啧。”孙彬郁吊儿郎当地说,“老子要是有了女朋友,才不会像你们这样,恶心不恶心?”


陆景坐在一边,垂着脑袋,盯着地面不说话。


孙彬郁疑惑地看着他:“嘿,你咋了?”


陆景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还是不说话。


“吵架了?”孙彬郁说,“咋了这是?”


许久,陆景才开口:“芋头,刚刚她知道我要出国读书的事情了。”


闻言,孙彬郁愣了一会儿,才慢慢瞪大了眼睛:“卧槽!你一直没告诉她?”


陆景胸口一股气提起来,卡在胸腔,不上不下。


看他这表情,孙彬郁什么都知道了。


“卧槽,你……”孙彬郁灭了烟,一脸鄙夷地看着陆景,见他也不好受,便说不出骂人的话了。


最终,又忍不住说:“不是我说,你这真他妈小王八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