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大能合伙人 > 第六十一章师承龙虎丹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六十一章师承龙虎丹道


宁德城隍爷是某个上古仙宗敕封的神灵,五品神位,活了不知多少岁月,德高望重,神通广大。


上古仙宗可不是当今修仙界随随便便一个小门派给自己带高帽而自居的“仙宗”,上古仙宗乃是货真价实的天仙道统,背后有得道成仙的强者当靠山。


换而言之,宁德城隍爷不仅自身本事大,背景也不小,放在大魏国乃至青云界,他老人家也算是一方大人物。


城隍爷召见自己?


云木没来由有些紧张,担忧自己的秘密被人看破了。


“道友,城隍爷怎么找我?难道小弟阳寿已尽?”云木假意问道。


“怎么会,你打通了法窍,迈上了炼气之途,至少增寿一甲子,怎么会阳寿耗尽。”牛头鬼修失笑出声,想了想,有安抚道:“放心,是好事,我且问你,你是不是有一个妹子拜入天海云阁?”


“正是。”云木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


“哈哈哈,那就对了,果然是你,一开始我还有点不确定,后来听你说起经历...”


说话间,牛头鬼修招呼了另一个鬼物看店,兴冲冲拉着云木出门,边走边向云木道明来龙去脉。 记住网址m.xingshubao.net


原来玉魄仙子师门长辈与宁德城隍爷是多年好友,离开宁德前带着云月丫头拜访过城隍,这才让云木进入了城隍爷的视野之中。


云月拜入玉魄仙子一脉,也就成了城隍爷的晚辈,于是云月那没心没肺的丫头就乘机在城隍爷面前大力推举自家兄长,说这话时,牛头鬼修脸上满是羡慕之色。


“道友好福气。”


云木笑了笑,没有多说,小妹那丫头,还真是涉世未深,不懂人情世故,哪有刚刚见一面就自来熟在人家城隍爷推举兄长,还真没把自己当成外人。


云木心中有些哭笑不得,他很清楚,小妹是真心实意为他好,从小在偏僻乡下长大的她没有受过外面乌烟瘴气的熏陶,心怀赤子之心,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云木也没有多想,只要不是造化殿、吞天魔眼的秘密曝光,他也就没有什么可担忧的。


不多时,云木就跟着牛头鬼修入了宁德地府,来到一处幽暗僻静、阴气森森的宫殿外。


“启禀老爷,小的牛咕咕把云木道友引来了。”


“带云木小道友进来吧。”


大殿中,一声沧桑浑厚的声音传来。


“走吧,老爷召见。”牛咕咕喜滋滋领着云木进入殿堂。


进入宫殿,云木偷眼打量,只见一位身穿玄色道袍、身材魁梧的男子大马金刀坐在寒铁宝座上,看起来不像是一位食人间香火的神灵,倒像是一位驰骋战场的大将,浑身散发着霸道与彪悍。


一见云木进来,城隍爷脸上泛起了和蔼的笑容,顿时冲散了脸上的杀伐煞气,看起来像个和蔼的老翁。


“晚辈云木见过城隍老爷!”


云木心中觉得惊奇,不过也不敢多打量,神色一正,赶忙抱拳行礼。


“嗯~”


宁德城隍爷微微颔首,脸上满是赞许之色:


“难怪玉魄丫头新收的小徒弟对你这个兄长推崇备至,不错不错,见了老夫,不卑不亢,从容不迫,这份气度,别说乡下小子,就算是名门弟子也比不了。”


“前辈谬赞了,晚辈惶恐。”


云木不知城隍爷唤他来的用意,不过人家赞许他,他自然要谦虚一番。


“别来这些虚的,你小子眼神里哪有半分惶恐。”城隍爷摆摆手,一副看破云木的模样。


额~云木愣住了,这宁德城隍爷的路子有点野,他有点招架不住,这不是正常客套寒暄的开场白嘛。


至于他是不是惶恐...他的确不怎么惶恐。


眼界决定一切,寻常凡人、普通低阶修仙者见到了一地城隍,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肯定都是诚惶诚恐,内心忐忑,可他不一样,猜出不是坏事后,他就以平常心对待,面对城隍爷,他只有晚辈对长辈的敬意。


城隍爷见自己似乎吓到了眼前的小家伙,当即爽朗一笑:“老夫当年纵横沙场,不喜欢绕弯弯,说话向来直率,你和老夫说话,也不必在意虚礼。”


云木恍然,连忙道:“是,晚辈也不喜虚礼。”


宁德城隍满意地点头,随后目光便落在了云木身上,仔细打量起来。


一开始,宁德城隍爷还有些漫不经心,可是很快他神色一凝,眸中满是古怪之色,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于是想也没有多想,当下神识笼罩眼前小子,一窥究竟。


云木只觉得周遭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光~溜~溜暴露在天地间,当下他心中一紧,心底泛起阴霾。


吞天魔眼会不会暴露?造化殿会不会暴露?


也就在云木胡思乱想之际,他体内先天真元似乎受到了某种莫名力量的勾连,自行运转起来。


下一刻,云木目露金光,鼻有抽搐,耳有生风,脑后有鹫鸣,丹田有火珠之耀,腹中有震雷之声,这还没有完,在云木背后,赫然浮现一龙一虎的血色虚影,刚猛炽热,宛如烈日悬空。


“这是什么...”


一旁静候着的牛咕咕面色大变,虽说眼前血色龙虎伤不了他,可是他不知怎么地内心泛起恐惧与厌恶之色,就像当年还是孤魂野鬼时候畏惧阳光一般。


“这是气血化形,唯有炼精功夫大圆满,神融精中才有的神通,至阳至刚,阴族鬼物见之如见烈日!”


宁德城隍爷听到了牛咕咕的惊呼,大笑出声,笑过之后,他老人家收回了神识,望向云木时,脸上泛起意味深长的笑容。


没有了“窥视”的感觉,云木浑身一轻。


“六大炼精神妙、气血化形,啧啧啧,云木小道友,你这炼精功夫可了不得,比起上古仙宗嫡传也不遑多让,玉魄那丫头这次可是看走眼了。”


听了城隍爷的话,他心中苦笑不得,原来问题还是出在那个玉魄仙子身上。


“前辈相信晚辈没有走歪门邪道?”


城隍爷爽朗一笑道:“旁门左道怎么可能练出六大炼精神妙,更没法气血化形,你修炼的分明是纯正道门玄功,根底扎实,火候不浅,敢问小道友,你出自何方道统?”


说起何方道统,宁德城隍还向天拱了拱手,以示尊敬。


这份尊敬自然不是给云木的,而是给云木背后的“师门”的。


何方道统?


云木愣住了,道统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寻常小门派大言不惭提什么“道统”二字旁人懒得搭理它,可是一位五品神灵口中的“道统”就不一样了。


非得道天仙所传,谁敢提“道统”二字。


宁德城隍爷恐怕是从他的炼精功夫中窥出他背后传承非同一般,以为他背后有高人指点。


要是云木说,没有老师,那他修炼的功法恐怕就会引起人觊觎了。


六大炼精神妙寻常人可以练出,但能“气血化形”,那必然是仙家炼精功才能做到。


当下,云木不再多想,打蛇随棍上,斟酌道:


“晚辈具体也不知道,家师并未告知,晚辈只知道出身炉鼎丹道。”


“嘶~果然是龙虎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