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大能合伙人 > 第四十六章安家落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年两人卸甲归田时,这位伯父马远明曾多次邀请云老爹来宁德府城,云老爹都婉言拒绝了。


两个老友相隔千山万水,若无意外,就此一别后,二人终生再也无缘一见。


时隔多年,二人重新聚首,各自的欢喜激动那真是溢于言表。


云木这种享受了即时通讯的异乡人没法感同身受,但也能从两个年过半百的大男子汉微红的眼眶中感受到云老爹与这位伯父情同手足的真挚友谊。


寒暄一会后,马远明看了看身后的马车,看见了云母与云木兄妹二人。


“云老哥,这就是嫂子和你家两孩子吧。”


“是~这是内人云白氏,这是我家大郎云木,小女云月,来,这是你们马叔。”


“马叔!”


“好好好!”


马远明看起来颇为高兴,连道三声好,说完就拉着云木一家人往药铺里屋走去,随便还给了店铺伙计一个眼神,药铺伙计连忙从云木手上接过缰绳,麻溜牵马进后院柴房。


过不多时,云木一家人就被热情的马叔带到了后院客厅,一番好生招待。 首发网址htTps://m.xingshubao。net


云老爹、马叔二人老友重聚,总是有说不完的话,他们说起了当年的军旅生涯,有云老爹受伤被精通医术的马叔救治捡了一条性命的经历,有云老爹无数次救下马远明的事迹,更有双方经历一个个艰难险境最终脱线侥幸逃生的故事。


说到最后,二人都是唏嘘不已。


末了,马远明想起了什么,懊悔道:“云老哥,你的伤势如何了?当年我就想让你跟我来宁德府,有我帮你调养身子,不说痊愈,至少身子硬朗,耍耍兵器肯定没有问题。”


“无妨无妨,我身体没有大碍。”云老爹摇摇头:“这一次来投奔你也不是身体出问题了,而是...”


很快,云老爹就将白云寨河伯娶妻一事全盘托出。


马远明恍然大悟,愤愤然:“眼下这世道确实乱,妖魔当道,着实是可恶,云老哥,你这次举家搬迁做得好,白云寨虽好,但毕竟太偏僻了,妖魔作乱也人管,这次还好遇上仙师降妖,不然可就不妙了。”


云老爹喝了一口茶,暗暗点头。


说罢,马远明用看自家孩子一般的怜惜目光望向云月:“丫头,你别怕,这宁德府有仙家道门坐镇,城中有城隍爷,乡下也有土地爷,不会再有妖怪了。”


“嗯~”云月乖巧而又拘谨地冲着马远明一笑。


马远明和善一笑,随后目光落在云木身上,脸上满是赞许之色:“木子很不错,比你马叔、你老子有魄力,后生可畏。”


云木矜持一笑:“马叔过誉了,我只是做了该做的。”


马远明摇摇头,用像是看璞玉一般的目光打量云木:“很了不得了,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在玩泥巴。”


云老汉小口轻抿茶汤,看着老友夸自家的孩子,他脸上满是喜色,心里美滋滋的,不过脸上却装作浑不在意,打断道:“好了老马,别硬夸,小娃子不禁夸,你方才说最近世道乱,我们这一路上...”


很快云老汉将一路遭遇邪祟之物的事情一一道来,尤其是前两天夜宿村落遭遇魔道邪修一事。


说起这件事,马远明脸上也凝重起来,长叹一声道:“没想到这帮人胆子这么大,连宁德府境内都敢下手。”


云木闻言,顿时来了兴趣:“马叔,这么说这种事不是偶然发生,而是时有发生?”


马叔郑重点头:“没错,其他地方我不知道,但宁德府有仙家道场,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大大小小的仙宗佛门来此地招收弟子,无数凡人为之疯狂,然而虚无缥缈的仙道岂是凡人轻易踏足,九成九的凡人都无缘踏上仙途。


问题症结就出在这,总有一些渴望长生不死却又无法踏上仙缘的人心有不甘,误入歧途,这些寻仙的武者无一不是武功高绝之辈,在仙门眼中不算什么,可是在凡间,他们就是祸乱的根源。


以前他们也没少惹出乱子,不过一般都不敢在宁德府境内不轨,万万没有想到,眼下这些人胆子这么大了。”


马叔说完,亦是心有余悸。


云老爹、云木闻言连连点头,脸上颇为严肃。


“唉,其实这些武者还只是小麻烦,真正的麻烦是各地妖魔丛生,我听远方药材商人说,不少地方连连出现妖魔邪祟伤人,许多偏远的小村子一不小心就消失了。”


说到这,马叔脸上满是忧愁,不过很快,他又稍稍松了一口气,道:“云老哥,这次也算是恰逢其会,原本你不来,我也准备写信给你,劝你搬来宁德府城,不管怎么说,这里有仙宗佛门道场,有城隍阴差,比白云寨安全多了。”


说到这,马叔脸上来了精神:“你这会搬来的好,眼下宁德城的宅子、城外的良田还不算太贵,等过几年,世道更乱了,这宁德府的产业恐怕有价无市...”


很快,马叔开始细无巨细给云老爹介绍城中的宅子,乡下的田产,还说若是云老爹钱不够,他可以先借给他云云...


看得出来,这位马叔方才没有开玩笑,他是真准备写信劝云老爹搬来宁德府,这些宅子、田产的消息张口就来,如数家珍,熟络得很。


一个药铺东家,又不是牙行牙子,如此在行,多半是用心良苦,走心了。


吃了一顿饭,招待一番后,这位马叔就兴冲冲带着云木一家子去看宅子了。


原本云老汉说,在乡下买良田就行了,不过马叔一劝再劝,说现在不买,以后肯定后悔,想买也买不到。


云木开了宿慧,很清楚这位马叔的话是金玉良言。


世道乱了,宁德府城这种地方的产业就是稀缺品,房价地契水涨船高再正常不过,就算有价无市也不稀奇。


“老爹,你住乡下又不妨碍在城里有一套宅子,以后宁德城宅子只会涨不会跌,马叔说的有道理,论生意头脑,马叔在行。”


马叔咧嘴一笑:“木子有见地。”


云老爹听儿子也这么说,当即点点头:“行,那就买一套宅子,农闲时也好和你马叔搭个伴。”


云月小丫头今天来了城里,见到了许多新奇玩意,兴致颇为高,马叔有和蔼可亲,熟悉一会后她也少了拘束,俏皮问答:“马叔,既然宁德城宅子地契以后会那么稀缺珍贵,那您肯定置办了不少吧。”


马叔和蔼一笑:“置办了一点,但不多。”


“那为什么不多置办一点?”云小月化身为好奇宝宝。


马叔意味深长一笑:“身子骨太弱了,消受不起太大的富贵。”


云木闻言,望向前头带路的马叔,眼神中多了几分敬佩,马叔是一位真正有智慧的人,活的明明白白,老爹能有这么一位知己是人生中一大幸事。


有马叔这位有人脉关系的当地人尽心尽力帮忙,云木一家置办家业进行的很顺利。


在得知云老爹不缺钱后,这位马叔就很不客气了,一次性给云木一家置办齐了。


宅子是标准“日”字型二进院子,颇为阔气,有个大庭院,正房耳房,东西厢房再加上倒座房整整十余间房,颇为阔气,地理位置颇为优越,城东溪水巷,和马叔家相邻,附近有城隍庙,有一家书院,离闹市街头也不远,可谓是闹中取静。


当然,价钱也不便宜,整整二百六十两白银,这还是马叔出面讨价还价的结果。


另外,马叔又带着云木一家在城东乡下白马庄买了十亩良田,一共花了两百两银子,然后又给城中新家置办一些家具等等零零散散开销,很快就花了近五百两。


买完后,除了云木,父母小妹都咋舌不已,在其他地方,五百里可以买几十亩良田,几个阔气的二进院子。


云木很清楚,无论是宅子还是田产,他日后值不值钱,很大程度上就看地理位置优越与否,而马叔为他们家挑选的,无一不是错过就再也买不到的精品。


眼下越贵,日后就越稀有!


云老爹不是心疼钱的人,下定决心在宁德城安家后,五百两花了也就花了,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钱花了,云木一家也就安心在宁德府城安家落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