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大能合伙人 > 第四十二章《水仙养精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草长莺飞,山高路远。


一辆马车晃晃悠悠行驶在乡间土路上。


“老爹,老哥,宁德府城还有多远啊?”车厢内传来一声女声。


“估摸着还要赶两三天的路。”马车前一老一少驾着车,老汉听闻女儿相询,漫不经心回道。


这赫然是云木一家人。


他们一家人离开白云寨已经有四个月之久,这一路舟车劳顿,长途跋涉,目的便是赶往宁德府城。


去宁德府是云老爹提议的。


据老爹说,当年他从军时有一位生死好友就住在宁德府乡下,听那兄弟说宁德府城相传有仙家道场,各方门派云集,广收门徒。


他以前有自知之明,没有去追求什么虚无缥缈的仙缘。


眼下白云寨出了事呆不了了,加上儿女在武道修行上天赋异禀,有那么一丝拜入仙门的机会,这让云老爹萌生了去宁德府城投奔好友的想法。


对于云老爹的提议,云木是双手赞成,心中赞许老爹阅历不凡。 记住网址m.xingshubao.net


他在青云界造化论坛查过,宁德府的的确确存在仙家道场,并且规模不小,每年都会有仙佛宗门前往宁德府城挑选好苗子,有不少玩家就是从宁德府城正式踏入仙途。


一家人这一走就是整整小半年,这还是有云老爹带路,并没有走什么弯路的情况,一家人走得颇为顺利,从家里带出来的盘缠用光了,老爹就重操旧业,另外走了上千里,途中难免遇见绿林路霸,云木与小妹二人轻轻松松干翻,然后黑吃黑反向打劫一波。


如此一来,不仅路上的盘缠够了,就连去宁德府安家落脚的资金也有了,甚至还买了一辆舒适的马车,舒舒服服赶往宁德府城。


在这小半年里,云木修为突飞猛进,仙家养精功达到十六层,步入真元境后期境界。


小妹云月也不遑多让,修为也达到了真元境,六大炼精神妙开了四种。


小妹云月之所以进入如此之快,并不是她突然开窍了,巨蟒吞象功并不适合她,云木便按照小妹根骨资质,为她创出了一门养精功法。


当然,云木并没有当面传授她,而是通过凌云仙宫托梦指点,在这过程中,小妹云月并不知道是他传授,只当是仙缘奇遇,得了神仙爷爷传功点化。


事实上,云木也考虑过,隐瞒凌云殿主的身份,以玩家云木的身份和小妹接触。


不过细细一琢磨后,云木最终还是否决了,他虽然在暗处,可是背地里不知道多少大能施展神通推演他的踪迹,在实力没有强大起来前,他应该躲在幕后,以造化玩家的身份和小妹接触多了,难免被人寻到蛛丝马迹。


“玩家”的身份对于云木而言只是多了一个玩家视角,为了避免其他造化殿主关注,他至始至终都是利用仙宫权限屏蔽“玩家云木”的信息。


另外,对小妹云月隐瞒身份好处也蛮多。


云木托梦传授她一门量声打造的仙家养精功,这让小妹一直开心到现在,至此心中越发坚信自己就是仙女转世,有着天纵之资,一扫之前被人当成骗子的阴霾。


云木觉得小妹坚信自己是仙女转世没有什么不好的,也许还是一件大好事,人求上得中,求中得下,活着有一个信念,一个目标是好事。


之前小妹非常听话懂事,这虽然让人很顺心,但一直“听话懂事”并不全然是好事,小妹有望踏上仙途,外面的世界终究需要她一个人独立面对,很多时候她都将陷入“无话可听,诸事不懂”的境地。


考虑到这个问题,云木为了培养小妹的自信,加大暗示,特意把功法命名为《水仙养精功》。


“我家小妹仙女转世,有成道之姿!”


在云木顺势引导暗示之下,效果斐然。


小妹云月得了这门功法后,一路刻苦卖力修炼,短短小半年,在没有大量黄芽灵草的情况下,一下子从感悟气感的江湖小白,一跃成为真元境高手,炼成《水仙养精功》十一层。


小妹的改变不仅仅是修为境界上,性格上也开朗自信许多,面对旁人的质疑,她也能一笑置之。


以前爹娘笑话她,小丫头心思敏感,一直很介意,不过后面就显得从容很多,一点也不介意。


就让云木颇为自豪,比他自己境界突破还要高兴三分。


云木嘴上叼着一根狗尾巴草,脑海中拂过这小半年来发生的事,听着马车上家人的说笑声,整个人轻松自在。


不知不觉中,黄昏将近,天色渐晚。


在云老爹的催促声中,云木一抽马鞭连忙赶路,朝着前方村落赶去。


天黑前,云木一家人来到一处村子借宿。


云老爹用半生不熟的宁德官话和村民交涉一番,最后全家成功在村民家借宿。


这种经历对于云木一行人来说司空见惯,小半年来,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不是住旅店客栈就是夜宿村民家,风尘仆仆,舟车劳顿。


好在家人都好端端在身边,倒也没人觉得清苦,甘之如饴。


在宁德府境内不知名小村庄住下,一路奔波劳累的一家人早早就歇息了,明日一大早他们就要出发赶路,以求早日抵达宁德府城,投奔云老爹的生死之交。


夜深,几个村民们安顿好自家借宿的旅客,手中拿着房钱,心里美滋滋,朝着乡间小调,各自举着火折子回家。


“汪汪!”


村中豢养的狗子冲着村民狂吠。


“瞎叫什么,一边去。”


村民骂骂咧咧把狗子拍走,漫不经心回去。


然而,一向听话的狗子们依旧对着村民背后的夜色狂吠不止,竭嘶底里。


......


偏僻村庄,夜深犬吠。


云木猛地睁开了双眼。


“为何我心神不宁。”


云木从床上爬了起来,紧锁眉头,一路上,他们也遭遇了不少危险,像什么借宿被人打劫什么的糟心事也不是没有遇见过。


“村民们看起来淳朴良善,并非那种穷凶极恶之辈,再者说,这里是宁德府境内,百姓日子还算不错,应该不会出现那种刁民吧。”


云木暗自思忖,他轻手轻脚去隔壁屋看了看挤在屋内安睡的云母云月,稍稍松了一口气。


“也许是我多想了吧。”


喃喃低语一声,云木又回屋睡觉了。


......


也就在云木刚刚躺下,村中的犬吠声愈演愈烈,其中开始夹杂着女人孩子的惊呼声以及男子惊恐的怒斥声。


“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