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大能合伙人 > 第三十五章告诉我,我得罪了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十五章告诉我,我得罪了谁!!!


青云界各处,宋留香、天刀无双等人被传送到原来的地方,一个个活蹦乱跳,没有一点死过一回的样子。


如果说有什么副作用,那也只是伤了些许元气,只需好好调养一番就会恢复如初,不耽误修行。


当然,系统复活也不是没有代价的,他们支付了一笔不菲的造化币。


不过这会他们没有心疼损失,而是第一时间打开了群聊面板。


天刀无双:“...”


宋留香:“汗,这BOSS临死反扑太猛了,这一击比筑基中期的妖物还猛,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托塔天王:“确实猛,我所修功法主修土系防御法术,又祭炼了盾牌法器,结果还是扛不住,毒气太强了,分分钟把我秒了,根本护不住你们。”


碧瑶仙子:“塔哥已经很给力了,boss太强了,没办法。”


奎木狼:“卧槽!还好我们进去前买了保险,不然这一次挂了,宝物估计大爆了。”


碧瑶仙子:“嘻嘻,还是狼哥机智!给你点个赞,摸摸哒~” 记住网址m.xingshubao.net


托塔天王:“我的盾牌法器给毒雾腐蚀了,灵性大损,还是很亏。”


宋留香:“咳咳,塔哥,这是小事,只要完成这个金色任务,后续机缘无法想象,黑鳞蛇妖最后那一手毒雾黑蛇肯定是杀手锏,不然也不会临死才肯放出来,这会它已经是强弩之末,赶紧调息恢复伤势,传送过去一鼓作气灭了它。”


天刀无双:“老宋,你确定还能传送过去?”


宋留香:“副本信物还是有效的,不过眼下大家身体元气亏损的厉害,需要恢复一下元气、法力才能传送过去。”


奎木狼:“那还扯什么蛋,赶紧服用丹药恢复元气、法力。”


很快,群聊“叫爸爸”陷入寂静,五人努力恢复元气、法力。


......


古墓药园,云木躲在被窝里偷笑。


尤其是白溪河神眼睁睁看着“留香居士”等玩家在它眼前化为一道白光消失不见,满脸惊愕震撼的一幕,


那白溪河神表情...简直像吃了~屎一样难受。


云木很想看黑鳞蛇妖后续如何发狂,不过很可惜,“宋留香”等人复活后画面就此中断了。


好不容易把对手杀了,就想着搜寻对方战利品弥补损失,结果对方在自己眼皮底下消失不见了,连一根毛都没有留下。


你说气不气?


想来白溪河神肺都要气炸了吧!


云木暗自嘀咕了一声,心中不由为白溪河神默哀。


方才一战,虽说玩家们没有一举干掉白溪河神,不过看最后黑鳞蛇妖的状态,云木很清楚,对方伤的很重,奄奄一息,而玩家们却是可以复活跑尸,结果不言而喻。


白溪河神陨落是早晚的事。


“哥~你是不是躲在房间里偷笑我?”小妹云月在屋外听到了云木“噗嗤”笑声,颇为敏感,总觉得老哥在笑她。


云木这会就等着看白溪河神伏诛,哪有空理会小妹,敷衍道:“谁笑你,我刚刚做梦,梦见白溪河神被人宰了,你说好笑不好笑。”


云小月:“一点也不好笑,这怎么可能!”


云木笑了笑,不置可否。


一场大戏还没有结束,他作为这场棋局的唯一对弈人,很是期待接下来的走向。


想到这,云木又开始着手编辑副本任务。


【乘势追击,击杀蛇妖!】


留香居士、天刀无双等玩家没有让云木久等,一个时辰后,云木就感应到,他们又重新开始了副本任务【河伯娶妻】。


云木盘坐在凌云仙宫云台蒲团上,眼前光幕中再次出现留香居士、天刀无双等玩家的身影。


不用说,他们又从天南地北传送到白云寨山林里了,天还没亮,夜色正浓,宋留香等人没有耽搁分毫,纷纷冲着河伯庙的方向赶去。


这会,河伯庙内一片狼藉,断垣残壁,余火未尽,四处都飘散着血腥与烧焦混合的气味,难闻至极。


白云寨的村民们闻讯而来,不过胆小的村民们不敢靠近,只是远远地望着河伯庙,议论纷纷。


河伯庙里的白溪河神也没有呼唤村民过来,此时的它身负重伤,哪怕是凡人武者也能对它造成一点威胁,小心起见,它躲进了河伯庙地宫水潭。


这处地宫水潭与旁边的白溪河相通,随时都能沿着河流逃走,之前只是有阵法禁制困缚,不然他早就钻入地宫水潭脱身了。


白溪河神并不担心懦弱胆小的白云寨村民敢对它落井下石,于是也就安心盘踞在地宫水潭恢复伤势了。


不过白溪河神伤势太重了,体内法力也消耗殆尽,靠本能恢复伤势法力太慢了。


更为重要的是,白溪河神心头总有一种危机感,让他迫切地想要恢复伤势,想到这,白溪河神目光顿时凶戾起来。


紧接着,地宫内妖风大作,向着河伯庙外席卷而去。


很快,妖风裹挟着十位惊恐万状的村民来到地宫。


白溪河神毫不犹豫,张口一吸。


下一刻,妖风中的村民们手脚乱蹬,惊恐哭嚎,脸上露出痛苦狰狞之色,随着他们的挣扎,他们身体发生了剧烈变化,全身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枯,失去光泽,最终,化为一种薄薄一片,随风飘卷。


而另一边,白溪河神吸食了村民们精气后,苍白无神的蛇瞳中终于有了一分生气,体内也渐渐滋生法力,蛇躯开始恢复生机。


“还不够!”


吞食十位村民后,白溪河神意犹未尽,脸上泛着喜色,当下还想着如法炮制,继续吞食。


然而,白溪河神妖风刚刚出去,半路就被阵法禁制阻挡了。


白溪河神脸色一变,下一刻,他感应到了河伯庙外五股熟悉的气息,脸上满是震撼与惊恐。


“嘶~嘶~他们不是死了,怎么...怎么又来了?”


“不,不可能,我眼睁睁看着他们死了,怎么又来了。”


白溪河神看着地宫水潭被熟悉的阵法光圈笼罩,心中惊怒交加。


“大胆蛇妖,你竟然吞食人族,简直是罪大恶极,看你这会如何狡辩!”


很快,地宫中出现五道身影,赫然是留香居士、碧瑶仙子等人,他们一见地宫水潭飘浮的人~皮纸,顿时明白眼前发生了什么,一个个指着白溪河神怒斥。


白溪河神无视众人的质问,巨大的蛇瞳望着眼前的五人,惊恐道:


“嘶!你...你们是谁?你们根本不是寻常修士,告诉我,我得罪了谁,谁派你们来杀我的?告诉我!!!”


“你得罪了天下最不能得罪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