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大能合伙人 > 第十三章摸金校尉云老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十三章摸金校尉云老汉!


身后没有了威胁,云木加快脚步,朝着他白天藏麂子的山谷奔去。


那山谷算是他和老爹约好的地点,他们脱身后,必然会在哪等他。


云木对老爹还是有信心的,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老兵,有他拖延了时间,又有茂密丛林依仗,摆脱两个真气境高手应该没有问题。


果不其然,在山中奔袭过程中,云木迎头撞见了追击云老爹的两位村中真气境武者,他们一个个都负了伤。


一个肩膀中两箭,一个大腿中了一箭。


两个人一瘸一拐相互搀扶,艰难地在夜色丛林中赶路。


兄弟二人一见云木龙精虎猛,根本没有负伤的迹象,两人面色顿时煞白,想着云木恐怖的身手,他没有负伤,那倒霉的肯定是白大虎、阿亮。


“我爹娘小妹呢?”


“我们没...没伤害他们,你看我们这情况,一根寒毛也没有伤着他们,反倒是你老爹暗中射冷箭把我们打退了,眼下他们估计已经跑远了吧。”


云木盯着二人看了好一会,又看了看他们的伤口,当下对他们的话也信了三分,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没出事就好。 首发网址htTps://m.xingshubao。net


老爹不愧是老兵油子,只有给他足够的施展空间,拉开足够的距离,在这莽莽丛林,他一个人能风筝好几个人真气境强者。


“木子...我们...我们都是公事公办...没有针对你家,当年我侄女也嫁给了河伯,我也没多说什么...”老彪叔见云木冷着脸不说话,求生欲满满,冲着云木不停说好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你当年是为了讨好巴结白溪河神,和我家情况能一样吗?


云木暗自腹诽,不过他也没有反驳,事实上,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年云木家的确享受了别人家孩子牺牲才换来的丰收与安宁。


这时候轮到自己家了,结果破坏规则,逃婚躲避。


他们为了维护村中秩序,抓捕云木一家也是本分。


整个事件,双方都没有对错,错的是那个白溪河神,他用强权控制压迫奴役了整个白云寨。


云木没有与他们讨论谁对谁错,缓和一声道:“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们,不过眼下我家正在逃难,二位叔伯武艺高强,为了我们的安全,两位叔伯要委屈一下了。”


什么意思?


二人一头雾水,然而,也就在两人迷惑之际,两棍子分别落在二人身上。


啊!


胳膊中箭的打断一只腿,腿中箭的打断一只手。


云木看着二人互相搀扶,心中满意至极,云老爹虽说射中二人,不过这点伤对武者来说并不算什么,为了自家人的安全,他肯定要补刀。


打断狗腿保平安!


以二人的身手,即便负伤了,也能从山里安全回去。


做完这些,云木心满意足离开。


很快,云木来到了自己藏麂子的山谷,刚刚抵达,一支箭矢就朝他飞来。


云木抽枪格挡,然后大喊一声。


“是我!”


“阿爹,是哥,哥回来了,太好了,哥,你没事吧。”


很快,云木就见云老爹云母小妹三人从密林中跑出来,很是欣喜激动,小妹、云母更是扑了过来,对着云木上下其手,检查伤势。


“呜呜呜,哥,你身上全是血...啊,这里有一条大伤口...”


借着月光,云月在云木后背、胳膊、胸膛上摸到了几条狰狞的血痕,一时间心疼极了,眼泪哗啦啦地留下。


今夜亡命逃出村子后,小妹云月总算知道为何前些天老爹和兄长吃独食了,原来都是为了带她逃出去而养精蓄锐。


她那会还不懂事,和老爹、兄长发脾气。


那会有多幽怨委屈,这会就有多感动内疚。


“身上的血都是白大虎的,哥都是小伤口,两三天就痊愈了,不碍事。”


云木不明白小丫头为何这么伤心,只当是受了惊吓,于是无所谓笑了笑,好生安抚一番。


这些伤口都不严重,口子不深,以他的武者体质,很快就能痊愈,在他眼里,这都不算伤,一点也不影响战斗力。


“好了好了,木子没大碍,你们娘两哭啥哭,把敌人引过来了,咱们全家都要去见阴差!”


云老汉没好气冲着云母、云月训斥。


他方才也去看了看云木的伤势,的确没有什么大碍,心中松了大大松一口气,这些天儿子的实力进步飞快,他都看在眼里,对上真气境高手足以自保,唯一担心的是儿子阅历不足吃亏。


云母、云月赶忙抿嘴,不再多说,不过一个个很是心疼地看着云木。


在路上,她们可没少埋怨云老汉不管云木,不过每次一提,总是会被云老爹骂的狗血淋头,说她们误事。


“小木,情况怎么样,白大虎呢?”


云老汉没有理会母女二人,而是和云木一起去挖白天藏起来的麂子,顺便交流一下情况。


“那狗东西被我杀了。”


“什么?杀了?”


云老汉瞠目结舌,他原以为儿子能顺利脱身就足以自豪,结果竟然是...反杀二人...巨蟒吞象功、无漏棍法这么强横?


一旁的云母、云月也是大吃一惊,仿佛听到了天方夜谭一般,白大虎在上云村可谓是凶威赫赫,多少人恨之入骨就是拿他没有办法,结果莫名其妙死在了云木手上...


小妹云月眨巴着眼睛,心中充满好奇与崇拜,以前大哥武艺也很不错,在村中年轻一代少有人能和他媲美,别人不知道,可是做妹子的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但是,大哥厉害归厉害,但也没有一下子这么厉害,连白大虎都不是他的对手,而且还是在以一敌二的情况下...


“木子,你没有吃什么亏损身体的药吧?”云母也不敢相信,第一时间怀疑自家儿子为了救全家,强行吃药了。


“别瞎说,木子的功夫都是自己苦修来的,不懂就别说。”


云老汉拦住了爱子心切的云母,他是知道云木有奇遇,得了《巨蟒吞象功》和《无漏棍法》两大上乘武功秘籍,他也参悟过,很清楚那不是邪功,而是一门真正精妙绝伦的顶级武功秘籍。


云老汉说话态度虽然恶劣,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反而最有用。


云母、云月一见云老爹不耐烦中带着几分不屑,一个个心中彻底放下心来,只是心底还是很好奇,有种梦幻般的不真实感。


云木也没有过多解释,眼下还没有脱险,具体的可以后面解释,当下还是挑重点的说:


“阿良叔被我打断了腿,另外,在路上又遇见了大壮和阿彪叔,我见他们受伤太轻了,于是顺手补刀,打断他们一条腿、一只手,如此一来,咱们上云村就没有追击我们的能力了,接下来威胁只有白云寨其他村,以及白溪河神...”


父子二人奋力挖土,云老汉听着云木将经历娓娓道来,后续分析也是井井有条,头脑清晰,脸上满是欣慰之色。


当日,他要求云木不要手下留情,并不是教云木冷酷无情,而是害怕自家孩子不谙世事,难以把控分寸,关键时刻心慈手软,故而干脆让云木统统全力出手,不要留情。


而今夜,云木的表现可谓是出乎他的预料。


一开始遭遇围困,云木冷酷出击,先偷袭重创老石,后又斩杀白大虎,可谓是杀伐果断,颇有枭雄风范,而后面,占据绝对优势后,他又能念及昔日情分,留老良、大壮、阿彪几人一条活路。


最为关键的是,后续处理分寸拿捏的很好,讲情分的同时也没有忘记拔了对方的“毒牙”,让他们没有报复自家的武力。


云老头肚子里没有什么墨水,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家儿子的表现,反正让他自己做,恐怕也不一定能做到这种程度。


憋了半天,云老汉也没有想到如何表扬自己儿子,下意识,想起了军中大胜后的场景,然后来了一句。


“木子,威武!”


云木闻言一乐,笑着恭维回去:


“哈哈哈,老爹老当益壮,箭无虚发!”


父子二人打趣之际,麂子很快挖了出来。


一家人没有在原地多耽搁,上云村的追兵虽然没有了,可是白云寨其他村子、河伯庙这会已然全部出动,他们的危机还没有渡过。


“老爹,接下来我们去哪?接下来白云寨恐怕会漫山遍野搜查我们,我们恐怕不好逃出大山...”


这会,云老汉咧嘴一笑,神秘兮兮道:“木子,你可知老爹当年当兵是干什么的?”


“爹,我知道,当兵打仗呗,还能是什么。”小妹云月逃出樊笼后,整个人都变得雀跃了,迫不及待就出来抢答。


“这还用你说!””云老汉没好气白了云小妹一眼,似乎想起了当年岁月,颇为怀念:“哼,和你们说吧,老爹当年是摸金校尉麾下专门看风水,挖坟掘墓...”


云木听完了云老汉絮絮叨叨一大堆话,整个人一愣,问道:


“老爹,你的意思是,你在山里找到一座大型古墓,而且早早就在里面囤积了粮草物资,以备小妹被河神选中后藏身?”


“这是自然,善战者,走一步看三步,你老爹不才,看得还是比寻常村夫远的!”


云老汉傲然挺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