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宛在青山外 > 第九十九章 暗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站在阮炳才帐前,江宛还在想宁统的那番话。


“北戎人最善以战养战,阮炳才去了一趟,告诉他们陛下要割让定州,他们便不在乎一个小小的恕州城了,涸泽而渔,他们也不怕了。北戎骑兵聚集于恕州城附近,整日无所事事,只能进恕州城找乐子,如今恕州城只开半门,这半门前聚集着百众北戎兵,要出城,必须先交赎身钱,走一个男人只要交点银子,看他们心情十两二十两便可,出城时搜身查验,不许夹带,然而走一个女人,却要至少百两,若是年轻貌美些的,他们收了银子也能不管不顾,当场掳走。”


“人间地狱,不过如此。恕州离屠城也不远了。”


宁统极尽危言耸听,料定江宛不得不相信他。


而江宛的确相信他了。


北戎人在恕州城中烧杀抢掠,非常合理,毕竟在钦嘎心中只有兄弟和奴隶之分,他也不可能把大梁人看作兄弟。


宁统说想要派人夜袭恕州城,救走城中大梁人,同时,希望阮炳才去迷惑一下北戎人,送封求和的信,等到北戎人夜里放松警惕的时候,再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凭阮炳才舌灿莲花的功力,要使北戎大王相信皇帝愿意给出比割让定州更优厚的条件,不是难事,只要他这栈道修得好,宁统带兵到陈仓也不难。


但是宁统若真的担忧恕州百姓,可以直接派人与北戎人正面对上,用一计围魏救赵,可以让北戎人暂时没工夫也没心情祸害恕州城,比起让阮炳才去迷惑北戎大王,最起码要快上两日。


两日,恕州可以少死多少人啊。


与他趁黑偷营,起到的效果是一样的。 记住网址m.xingshubao.net


江宛虽然不懂兵法,却也知道兵贵神速。


在江宛看来,宁统未必真是为了恕州百姓,他要反,总要给自己营造一个光辉的形象,要跟“反贼”这两个字彻底割裂,去恕州救人就是个好的博取名声的法子。


那么博取名声之后呢,他要带着镇北军去汴京,总不见得镇北军里人人愿意吧。


“夫人,进去吧。”王二给她掀开帘子。


屋里,阮炳才听见动静,正从床上下来穿鞋。


在走进去前,江宛想了很多东西,分析了许多动机利弊,最后浮现在她脑海中是圆哥儿的脸。


想到圆哥儿大笑的样子,阿柔摇头晃脑念《论语》的样子,蜻姐儿把李子啃得满脸汁水的样子,她就觉得值得。


江宛矮身走进营帐中,她笑着打招呼:“阮大人一向可好。”


阮炳才吃了一惊,慌忙把靴子穿好:“夫人,你怎么在此处?”


“我是来传话的。”江宛四处看了看,他这营帐里简朴得很,就一桌一椅。


“夫人先坐吧,我这蓬头垢面的,怠慢夫人了。”阮炳才穿好鞋,用袖子拂去椅子上的灰尘,请江宛坐。


江宛摇头:“我就不坐了,反正也没有几句话。”


这营帐可没有什么隔音的功能,站在门外的士兵可以将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江宛回头看了看没有关严实的厚帘子,又看了看阮炳才。


阮炳才心知肚明:“夫人是来替宁将军传话的?”


“是。”江宛点头。


阮炳才是个聪明人:“不晓得是什么话,宁将军竟然不愿意当面同我说。”


“这话原该我来说,我的身份,阮大人也是知道的,”江宛刻意用高高在上的语气道,“宁将军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大人是时候弃暗投明,加入我们了。”


“你们是……”


“江太帮。”江宛面无表情道。


可她说完吧,越想越好笑。


“江……什么?”阮炳才无视江宛因为忍笑而扭曲的表情。


“帮助江宛成为太后的帮会,简称江太帮。”江宛正经道。


“原来如此。”阮炳才感叹道,“那为什么不叫江太会呢?”


“何必多问。”


江宛叹息一声:“我知道阮大人惦记着陛下的知遇之恩,有气节有骨气,但是陛下离死只差半步了。”


这件事,阮炳才是真的不清楚,他被软禁于此,已经很久没有得到陛下的消息了。


“夫人是从宁统处得到的消息?”阮炳才问。


江宛一边摇头眨眼,一边说:“对啊,就是宁将军告诉我的。”


阮炳才露出松了口气的表情,江宛就知道,他对承平帝没有什么君臣之义。


阮炳才嘴上却冷笑:“定州这样远,消息恐怕不实吧。”


“阮大人郎心似铁,不过等你看清了局势,也就不会无谓固执了,说说正事吧,”江宛道,“我希望你能再去敌营一趟,给北戎大王送封信,算是示敌以弱,然后方便宁将军偷袭。”


“陛下的意思是与北戎不能贸然交战。”阮炳才意气激昂,“打起仗来劳民伤财,阮某不愿做天下的罪人。”


“阮大人可知如今恕州是什么景况,恕州算不算在阮大人以为的天下里?恕州百姓受北戎人蹂躏,伤的是不是阮大人以为的民?”江宛反问。


“宁将军的意思是要解救恕州百姓?”


“兵者诡道也,此计要成,少不得阮大人相助。”江宛比了个“二”的手势,“要累阮大人再入敌营了。”


她在“敌营”二字上加重语气,有晃了晃竖起的两根手指。


阮炳才不解,但也记下了江宛手势。


“恐怕这个信送的时机也有讲究吧。”阮炳才道。


这家伙精得跟鬼一样。


江宛道:“阮大人即刻出发,最慢一日后便能到北戎军营中,宁将军的意思,是要你到了以后,立刻送信上去,就说是陛下给他写的信。”


“信送上去有什么用,宁将军一发兵,他们自然知道是假的,我焉能有命回来?”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你放心吧,顶多就吃点苦头,不会真杀你的。”江宛轻松道。


话说到这里,江宛能说的都说了,也该走了。


“阮大人就要深入敌营了,”江宛又竖起两根手指,怕他不明白,又做出“二王子”的口型,“我祝大人马到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