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暗黑野蛮人降临美漫 > 575 巴尔的“真”面目(后续还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巴尔在和布尔凯索的合作之中说好了要将自己的一切都交付出去,其中自然包含了他的灵魂。


说起来目的其实也很简单,不过是为了能够见到乌迪西安这位存在而已。


布尔凯索已经足够的伟大了,至少在奈非天的群体之中来讲,没有谁的地位会在布尔凯索之上。


但要是将高阶天堂和燃烧地狱一同算上,那么乌迪西安这个名字是不可能被绕开的一个。


巴尔不希望布尔凯索顶着布尔凯索这个名字达成乌迪西安想要做到的那一切。


在这些长生久视的家伙眼中,一些在普通人眼中看起来不怎么重要的事情反倒被放在了前列。


比如巴尔想要见到乌迪西安。


“这么说的话你们是想要帮助我?让我先死了,然后在燃烧地狱之中等待重生。


拖延布尔凯索达成目标的时间这就是你们的打算?


我不明白为什么。


尤其是你,蕾蔻! 一秒记住https://m.xingshubao.net


布尔凯索或许亏欠过许多的人,但是其中绝对没有你的名字!”


巴尔的眼神有点冰冷,这个样子和燃烧地狱的高温有点不相衬。


布尔凯索从来没有对蕾蔻提出任何要求,即便当时是蕾蔻亲手“解决”了乔瑞兹,布尔凯索也没有要求蕾蔻一定要杀死乔瑞兹。


甚至还隐隐暗示了蕾蔻可以将乔瑞兹保下来。


布尔凯索没有在蕾蔻的事情作出任何过分的事情,反倒是显得有些格外的宽容。


“是的,布尔凯索没有欠野蛮人什么。


反倒是所有的野蛮人都得承认自己欠了布尔凯索许多。


所以我要回报他!”


蕾蔻的表情有点难看。


“你的回报就是打断布尔凯索想要做的事情?


这种要是能够说是回报的话,那我和迪亚波罗可不该得到你们的敌视。


因为我们的做法和你们对布尔凯索做的事情有什么区别呢?”


巴尔很少见的用着尖酸而刻薄的语气说着。


他看不上眼前的这些家伙。


巴尔和因普锐斯很相似,甚至他们在看待奈非天的眼光上也差不多。


布尔凯索得到了因普锐斯的馈赠,一样的他也得到了巴尔的欣赏。


只不过布尔凯索大概会对巴尔的欣赏不屑一顾就是了。


“你我都清楚的事情不需要我说的太清楚!


布尔凯索在达成那个伟大的愿望之后,你难道还会认为他能够继续存在?


到时候只怕是布尔凯索做到了你一直想要做到的事情,除了规则之外他还能够剩下什么!?”


蕾蔻有点狂躁了起来。


在这些知道的多一点的家伙眼中,布尔凯索的所作所为实在是算不上什么秘密。


毕竟简单粗暴而有效才是野蛮人的追寻,就像是初代布尔凯索选择的那种解决问题的方式一样。


打败敌人,然后把这些家伙放进武器里边。


过程简直算得上简陋。


“哈,野蛮人不是有一个传统吗?


牺牲是强者才有资格去做的事情,还是说你打算成为凌驾于布尔凯索之上的强者?


别开玩笑了!你做不到!沃鲁斯克也做不到!


即便是卡奈和你们的初代先祖一样是这条路上的失败者!


现在谁敢说自己比布尔凯索更强大?


那么在你们之中有谁比布尔凯索更具备牺牲的资格!?”


巴尔笑了!


他笑蕾蔻他们的不自量力!


“没错,不会有人比现在的布尔凯索更加强大了。


所以我们没有人能够阻止他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但是我想要保留他的意志,即便他将会成为一个弱者继续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到时候所有的野蛮人都会保护他,所有的得到了他恩赐的存在都会敬佩他。


而他将会感受到自己的牺牲带来的那种和平!”


蕾蔻扯着嗓子说着。


这个时候乔瑞兹才明白了为什么蕾蔻会在他准备牺牲的时候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说起来他才是对布尔凯索最为愧疚的那个。


野蛮人之中只有他一个人把对另一个人的爱放在了整个部族之上。


而原谅他的也是布尔凯索。


“由强大变成弱小,你们说自己的会保护他?


你是打算笑死我吗?


尊重这种情绪可不是能够永远笼罩在所有人身上的!


等到你们的数量变得空前强大之后,等到你们的年轻人诞生之后。


这些没有经历过过去那种刻苦铭心的苦难的家伙之中会产生不同的看法。


我甚至能够想到那些家伙会说出什么混账话!


尤其是当一个弱者,享有着他的牺牲带来的那些本就应该属于他的特权的时候,嫉妒会摧毁你们的心智!


别说你们认为奈非天之中的一切丑恶都是燃烧地狱的存在导致的!


你应该还没有愚蠢到那种地步!”


巴尔这样说着。


人性不是能够被拿来测试的东西。


即便蕾蔻能永远活下去,但是她也不可能永远给失去了力量的布尔凯索保驾护航。


到时候反倒是蕾蔻自己也会被卷入诋毁的漩涡之中。


人类的嘴是封不住的!


人人生而自由!所以人不会像是恶魔和天使那样被最高层的存在死死的控制住!


如果违背这一切,那么布尔凯索的梦想也就没有完成。


巴尔根本不相信蕾蔻和沃鲁斯克这种家伙会想不到这一点!


“你可以当我们自私的想要让布尔凯索活下来。”蕾蔻满不在意的说着。


“英雄值得尊重,但是活着的英雄要遭受的恶意远超死去的英雄!


要我说你们就该让布尔凯索像是一个英雄一样死去!


而他将会把‘牺牲’死死的刻在人类的灵魂深处!”


巴尔不打算继续说下去了。


他怕自己再说下去会因为愤怒而让“给布尔凯索一个英雄的终章”这种念头压过对乌迪西安的想念。


在布尔凯索存在以来,巴尔正在逐渐的被布尔凯索的意志所吸引。


甚至有时候真正的认可了布尔凯索是比乌迪西安更伟大的家伙。


“那就开始吧!反正我的目的现在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你先死一次,然后完美的错过我们对布尔凯索的救赎!”


蕾蔻一把从乔瑞兹的手中抢过了对峙这柄神器。


脸上被怒容充满,看上去豪迈的像是面对着猎物即将捕猎成功,带着食物回到部落的那个领袖。


“你在牺牲的时候,是在想些什么?”


乔瑞兹感觉自己的内心有些悸动。


他了解蕾蔻,蕾蔻曾经看重荣耀胜过生命!


看重生命又胜过爱!


蕾蔻这样的人如果不是自己的内心产生了动摇是不会作出现在这种举动的。


但是蕾蔻没有回答乔瑞兹的问题,而是抢在了卡努克之前朝着巴尔的方向发起了冲锋!


“你问她还是问我?”


蕾柯呲了呲牙,笑的十分难看。


“我告诉你吧,我在牺牲的时候脑子里只有一句话。”


“谁能来救救我!”


蕾柯的话深深的刺痛了乔瑞兹!


乔瑞兹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的爱人在生命的最后是在期盼着自己被拯救。


“乔瑞兹,我从来都不喜欢你!不光是因为我爱蕾蔻,更是因为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勇士。


我从始至终都认为你配不上她!


在我眼中你始终都是一个卑劣的躲在了别人身后的小人而已!


即便你证明了自己对于部落是有益的!


即便你为蕾蔻做的一切都让我心生感激!


但是你就是一个渣滓!”


乔瑞兹转过了头,看着那些密密麻麻的恶魔的方向。


他在寻找一个合适的角度去通过自己独到的冲锋技巧来积蓄恰到好处的力量,然后像是撞碎在阿兹莫丹的肚皮上一样,用自己的脑袋和肩膀给巴尔最沉重的打击!


“卡努克,你这个混蛋终于敢说出口了!哈哈!要是你说你爱我的时候不是在今天,那么我还真有可能会答应你!”


蕾柯大笑着!


她和蕾蔻始终无法合一的理由之一:蕾柯的心中更加的喜欢卡努克一点!


从她牺牲的那一刻开始!


那个时候的蕾蔻还没有被巴尔算计的缺失一部分灵魂,关于那段时间的记忆蕾柯和蕾蔻所知道的是一致的!


在蕾蔻牺牲的那一个瞬间,只有一个野蛮人尝试着拯救蕾蔻!


只有一个人明白,蕾蔻在死亡的那一瞬间是充满了不舍的!


只有卡努克!


只有那个时候还不过是一个一点都不起眼,只敢在狩猎的时候和蕾蔻偶尔偶遇一下的年轻战士卡努克!


卡努克不知道自己的战斗方式充满了危险吗?


他很清楚自己的冲锋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当积蓄的力量超出了身体能够承受的极限时,等待卡努克的只有毁灭一条路!


但是他就是想要这样做!


因为他爱蕾蔻!


而他没有早早的将自己杀死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卡努克更爱部落!


蕾蔻牺牲之后,是卡努克扛起了公牛部落的一切!


在公牛部落和其他的部落之中,也是卡努克为了野蛮人整体的未来不断的冲锋陷阵!


直到他等到了!


等到了一个能够配得上野蛮人大酋长位置的年轻战士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于是他不顾一切的朝着带领着恶魔大军的阿兹莫丹发起了他生命之中最为璀璨的一次冲锋!


当他的身体在阿兹莫丹的肚子上爆碎的那一刻,在阿兹莫丹像是一个皮球一样倒飞出去的瞬间!


卡努克的心中想的只有蕾蔻!


他想着的那个画面是蕾蔻和乔瑞兹在先祖们的见证下成为夫妻的那个瞬间。


那是卡努克记忆之中蕾蔻最美丽的面孔!


“野蛮人!我会破坏你们的梦想!


我不会让你们几个的存在毁掉一个英雄的未来!


英雄可以存在被诋毁的声音,但是赞誉的声响要像是潮汐吞并了海鱼跳出水面的动静一样!


英雄的名字被提起的时候,要听到赞誉和惋惜不会断绝!


英雄的身影被祭奠的时候,要看到感激的泪光冲洗那些寡言廉耻者肮脏的内心!


即便英雄将会死去,但是那将是世界上最盛大的祭奠!


英雄的存在就是要让像我一样的恶魔都对他的名字心生畏惧!


而你们,不过是一群自以为是的蠢货!”


巴尔终于站了起来!


身体开始了膨胀!


这个地方是燃烧地狱!


这个地方能够让巴尔展现出全盛的自己!


而在燃烧地狱的光幕之外,因普锐斯的身影出现在了那里!


沉默的看着光幕之内咆哮的巴尔,脸上带着有那么一点点古怪的表情。


因普锐斯想过巴尔会不会早就认可的乌迪西安这样的家伙,之后坏事做尽的他不过是为了给英雄一个对手。


但那不过是因普锐斯自己都会觉得可笑的想法而已。


结果现在看来,巴尔这家伙的人性好像是被催生出来的时候就走岔了方向?


这也许是迪亚波罗希望看到的东西?


毕竟迪亚波罗可从来都没有熄灭过野心!


“卡瑞、为什么你会感到悲伤?”


一边的奥莉尔喊着因普锐斯的昵称,courage、勇气的单词。


现在的奥莉尔更像是一个人了,甚至会给别人起一个昵称了,或许这个时候的她距离自己的目标已经不那么遥远。


带来希望,然后成为这个世界的希望。


那么希望的奥莉尔就会永远存在下去。


“奥莉尔,巴尔或许比我们更早的知道了人类是什么。


你听到了他之前的票咆哮,那种愤怒让我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布尔凯索的时候。


那不是茫然的,他们有着一样的愤怒,那不是我们见过最多的那种野蛮人的空洞的愤怒。


那些家伙只是在‘愤怒’着,但是根本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而愤怒。


那不过是一种力量而已,和武僧的内力,法师的法力一样的东西。


但是他们好像忘了愤怒和那些能量是不一样的,愤怒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情绪。


而巴尔正在愤怒!那种愤怒真是惊人。”


因普锐斯带着些错愕的语气说着,他有点吃惊于巴尔的表现。


“巴尔的身上从来都有着希望,只是你什么时候看到他充满希望了?


巴尔或许是地狱魔王之中最纯粹的那个,但是他也从来都不是笨蛋。


你还没有明白吗?人类追寻什么的时候只能说明他们吃够了缺少这种东西的苦。


而巴尔想要什么?他想要的只是安宁。


情绪对巴尔来说可能就是一种折磨。


现在你还觉得巴尔的愤怒充满了价值吗?


我觉得他正在为这种愤怒而痛苦,然后再因为自己的痛苦而变得更加痛苦。


直到这些情绪都变成了迷惘,然后在周围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再发出长长的叹息。


成为人之后想要回到最平静的时候?这个梦想比乌迪西安的追寻还要空洞一些。


或许布尔凯索能够帮他解脱?”


奥莉尔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她已经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腹部这个孩子的生命气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