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暗黑野蛮人降临美漫 > 573 处理(后续还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暗黑野蛮人降临美漫初临美漫573处理“沃鲁斯克,你这家伙总不至于还需要我来安慰你吧!?”


布尔凯索斜着目光看了沃鲁斯克一眼。


谁否认过沃鲁斯克作为不朽之王的身份?没有人。


只是这个家伙好像有点太敏感了点。


“混蛋!”


沃鲁斯克立刻咬紧了牙,发出一连串的嘎嘣声。


“既然你不需要我的安慰,那就就快点把你藏起来的东西说出来!


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告诉我!”


布尔凯索身上的怒火一闪而逝。


活在庇护之地上的人类谁能够过的一帆风顺呢?


李奥瑞克作为一个国家的王都还会遭遇不幸,更何况这些活跃在战场上的战士。 记住网址m.xingshubao.net


庇护之地里边想要安居乐业的梦想从来都不少,但是直到最后也没有什么人实现了这种朴素的愿望。


或许乌迪西安还活着的时候有过那么一段岁月?


“蕾蔻他们去找巴尔了。”


卡修斯虚弱的说着,这句话几乎是立刻就挑起了布尔凯索的怒火。


虽然布尔凯索总是会愤怒,但这不意味着他就狂躁。


应该说布尔凯索的脾气在野蛮人之中算是不错的那种了,至少是比巴那尔的脾气好一些。


“蕾蔻?这个时候蕾蔻去燃烧地狱?


巴尔不会主动和她动手的,但是蕾蔻去找巴尔有什么意义?”


这是一个好问题,因为这些先祖们目前陷入了信息不对等的状态之中。


比如布尔凯索尚且不知道庇护之地那边战斗的情况,而先祖们大多也不清楚巴尔和布尔凯索之间的约定。


关于巴尔舍弃一切的那个约定。


“还有乔瑞兹。”


卡尔裘带着不满的声音响起。


乔瑞兹这货目前在圣山上的待遇可不怎么样。


当时大家伙都以为蕾蔻终结了乔瑞兹的存在,但是这会这家伙跑出来了?


像是卡修斯这种脾气的先祖已经变得怒不可遏了。


“这是在愚弄我们吗?乔瑞兹不是死在蕾蔻的手里了吗?他还存在?蕾蔻骗了我们?”


寇尔捏着手中的重锤,脸色难看的很。


被骗这种事情对于谁来说都不是那么好接受的,尤其是被信任的人给骗了。


“蕾蔻会愚弄你?蕾蔻没有这么无聊。


要是蕾蔻会欺骗你们,那卡努克总不会!


虽然不想这么说,但是我都觉得蕾蔻和乔瑞兹上床睡觉的时候,卡努克那个笨蛋可能还在给蕾蔻守门呢。


就为了防止有不懂事的家伙听蕾蔻一家的墙根。”


欧隆古斯说着带点颜色的笑话,这话要是传到了卡努克的耳朵里边,那欧隆古斯八成是逃不了一通毒打的。


多损啊!


卡努克听自己喜欢的人和另一个男人的墙根?


除非他是变态。


这种东西宫吧老哥都不喜欢,他们只想冲。


“乔瑞兹?你们确定是乔瑞兹不是维达?”


海拉伯撇了一眼欧隆古斯,看那表情好像是有点不爽。


“乔瑞兹和维达到底算不算是同一个人?你们搞的我脑子都有点乱。”


寇尔蹲在地上的卡修斯边上,一边整理着卡修斯的伤势一边说着。


大熊部落的野蛮人大多不喜欢复杂的东西,应该说野蛮人都不喜欢,但是大熊部落放弃了“想明白”这个过程。


至少圣山上这些大熊部落的先祖之灵是这样的。


“先祖之灵不是一成不变的,但那家伙既然变成了乔瑞兹的样子,那当时的他就代表乔瑞兹。”


布尔凯索捋了捋自己的胡子说着。


先祖之灵或许能够说谎,但是对于自己的身份可是没法隐藏的。


这群家伙或许因为什么时候脑子突然开窍了,就觉得自己最荣耀的时候不是之前的那个,那这家伙也会变成另外一个时期的样子。


比如沃鲁斯克这货要是忽然觉得自己最荣耀的时候是成为不朽之王的那一天,那这家伙就会立刻变成强壮的模样。


而不是这个干巴巴的惨样子。


“你们居然无视我?”


沃鲁斯克还是撒泼。


这家伙的脑子大概不大对劲。


“我早就说了,你这家伙弄的自己的秘境都变了,早晚会变蠢的。”


布尔凯索一瞬间生出了叹气的想法,但还是压了下去。


沃鲁斯克的付出无人能够抹杀,但是变长这种疯子一样的情况还是够让人头疼的。


于是布尔凯索直接把自己的拳头抡圆了,擂在了沃鲁斯克的太阳穴上。


刚被卡修斯怼了一拳的他可没有什么精力去面对布尔凯索的突然袭击。


“我那边的事情干完了一大半,剩下的本来是该佐敦库勒去做的。


但是那家伙不知道怎么搞的跑进黑暗灵魂石了。”


神秘博士的他们原本的打算是把时间之战直接封锁在一个片段里边,那样就没有后续了,也就不会有结果。


可是谁能想到这一趟过去搞出来了个无限?


布尔凯索变强了没错,但是那个世界也变得乱七八糟起了。


布尔凯索捏了捏自己的鼻梁,这一连串的事情太糟心了。


他一会还得去找罗夏,可没有多少时间放在这些事情上。


罗夏变成大天使这种事情对于野蛮人来说是个损失,而且这也是一个十分糟糕的讯号。


变成大天使这种事情要么是原本代表着这种权柄的大天使陨落了,那些权柄作出了新的选择。


要么就是之前那个大天使故意这么做的。


要是后者布尔凯索倒是能够理解,但那要是前者,这事情就变得麻烦了。


“之前有两个天使慌慌张张的出现在了圣山的大门外边,下一刻又消失了,我想这里边的事情因普锐斯绝对清楚。”


卡尔裘摇头晃脑的说着,那表情有点欠揍。


“你不在因普锐斯滚蛋之前说这些,这会说出来是打算让我从这个世界上无数具有勇气的家伙心里边找到因普锐斯?”


布尔凯索有点无奈。


怎么这个时候能够帮上忙的家伙就没有几个。


虽然他从来没有想过要依靠这群死人的力量,但是那也不能在需要帮助的时候全在拖后腿吧?


“好了,先说说沃鲁斯克该怎么处理。


这家伙快疯了,但那也还是上一任不朽之王。别说什么直接弄死的话。”


布尔凯索随口说着,他的注意力全都在卡奈那边了。


其他人的意见当然不能不听,但是最重要的是卡奈是个什么想法。


“我没有想法,你要是觉得沃鲁斯克得沉睡了,那就这样做。只不过现在圣山上除了沃鲁斯克之外还有谁能够梳理圣山里边的能量?”


卡奈明白布尔凯索的意思,带着调侃说着。


要说力量程度达到沃鲁斯克这种水平的,那还有蕾蔻和桑娅。


但问题是这两位现在是活着的,总不能走到他们面前说一句:“野蛮人现在需要你们去死,所以拜托你们死一下”?


“我头一次觉得人死了还能继续存在是一个很烦躁的事情,原本我一直以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为荣。


毕竟这么多奈非天只有野蛮人能够做到这一点,的确是挺值得自豪的。”


欧隆古斯挑着指甲说着话,完全不觉得自己这话有什么问题。


这话有什么问题?


其实没有什问题,但就是不好听还多余。


“佐敦库勒,你什么时候能从黑暗灵魂石里边出来?


想要让沃鲁斯克的脑子清醒一点,我需要用到卡奈魔盒!”


布尔凯索这样说着。


一边的欧隆古斯终于放开了陷入狂暴之中的巴那尔。


这会布尔凯索都回来了,圣山上谁还能违背这位他们选出来的不朽之王的意见?


即便巴那尔变成了狂战士状态也做不到,或许挨一顿打有助于这货快点恢复神智?


“哈,不好意思布尔凯索!想要从这个里边出去的话我做不到!


你忘了上一块黑暗灵魂石里边可是封印了全部的地狱魔王吗?


七个地狱魔王的力量可不是我能够媲美的,所以我做不到。”


佐敦库勒的声音一如既往的让人生气,更让人生气的是这家伙绝对没有说实话。


“你是要我提醒你上一次乔瑞兹进来了然后又出去了的事实吗?


还是说你打算用什么那是我容许的,所以乔瑞兹才能离开的烂借口?


我们都很清楚,我要是能够控制得了黑暗灵魂石里边的情况,我也不会非得等到那个能够继续庇护野蛮人的存在出现才翻开自己的记忆。”


布尔凯索有点不耐烦了,双眼死死的看着正打算冲上来的巴那尔。


虽然在场的人身上都没有恶魔的那种气味,这样巴那尔陷入狂暴之后也没有展现出多少攻击欲望。


但是巴那尔这个蠢货还是狂暴了!


“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合适,但如果是揍你一顿的话,我想巴尔很愿意代劳。”


布尔凯索说着不怎么现实的威胁,脸上带着讥讽。


“我没有看错吧,你这个家伙居然会微笑?


我想想,当时你的情绪大多都错乱了,从那之后你基本上是不会微笑的。


所以说,你微笑的表情还是在讥讽?”


佐敦库勒说着昏浑话,脸色诡异的很。


“够了!佐敦库勒!既然你打算这样做,那我倒是能够帮上你的忙。”


卡奈说话了,他的前半句是对佐敦库勒说的,后半句则是对布尔凯索。


卡奈终归是曾经掌握过一部分知识权柄的存在,要说“办法”,这家伙是最多的。


只不过大多数的办法都会带来一些后遗症而已。


知识就是这样,只要能够起到某种效果,那知识之中就绝对能够找到相应的东西。


只不过如何作出取舍就是行动者的事情了。


“要不你把沃鲁斯克一起封印到你的脑子里,反正那家伙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见卡奈一面。


实在不行你就把不朽之王的王座一起扔进去,让他在王座上醒来。


到时候他的愿望也就实现了?”


欧隆古斯说着骚话,脸上带着一些不爽。


布尔凯索只觉得麻烦,到现在位置他还是没有搞明白沃鲁斯克之前是怎么让这些个先祖差点就直接分裂的。


“那就先等等,反正沃鲁斯克短时间内也死不了。


我就在这,我倒是想看看是谁敢在哈洛加斯圣山上搞事!”


说完话布尔凯索就直接看向了三先祖。


“塔力克、科力克,你们和我是老朋友了。所以是不是能够和我说说你们三个之前在干什么?


难道三先祖的存在还不能让哈洛加斯圣山稍微平静一点吗”


“你觉得我像是那种会搞政治的家伙吗?还是说你真就忘了庇护之地那边还在对抗马萨伊尔?”


塔力克甩着一张脸说着,顺便指了指地上的克雷格。


这家伙身上多出来的那个灵魂到现在都没有被确定身份,这不是一个好消息。


三先祖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做,最多就是“被其他的事情拖住了”这样。


“没了马道克,你们两个简直让我不想看到!


你的耻辱之证还没有告诉你这种避让才是你的耻辱吗?


还有你,科力克!我理解你尊重生命的一切信念,但是先祖之灵在你眼中就跟生命完全没有关系是吧?


三先祖可不是那种没有先知就什么不能做的家伙!”


布尔凯索有点拙略的激将法对于三先祖来说不是很尖锐,但是效果还是有的。


只是科力克和塔力克早就习惯了布尔凯索这种不疼不痒的激将法,但是卡恩做不到这一点。


“你这是激将法?还是说你觉得自己的这个办法很高明?布尔凯索,我告诉你!我一辈子就没有被挑衅过!”


卡恩抄着双剑就走了出来直视着眼前的布尔凯索。


“三先祖遵循布尔凯索的意志,但是我说的‘布尔凯索’不是你!是最初的那位先祖!”


“最初的先祖随着亚瑞特圣山的爆炸之后确认失踪了,随着桑娅的归来还能确认他差不多被拉斯玛拿去和马萨伊尔战斗了,那家伙基本确认被打报废。


那么现在你是想尝尝布尔凯索双刀的滋味吗?”


布尔凯索扭了扭脖子对着卡恩说着。


剑圣卡恩没有被挑衅过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家伙不用挑衅。


卡恩受不了的东西只有一个,那就是被忽视。


这家伙很强,但非要说的话,可能是脑子不大好使。


布尔凯索在看到关于卡恩故事的时候一直就有一个问题。


一个战斗之中被关于冷静沉着的战士是怎么会想不开在和恶魔大军摆开阵势的情况下,他居然一句话都没有说就直接冲进去的。


要么卡恩心机深沉并且高傲的不屑告诉同胞自己的作战方案,要么就是这家伙只是一个没有表情的铁憨憨。


布尔凯索觉得是前者,因为卡恩取代的是马道克的位置。


马道克也是一样,看上去是个憨憨,但其实比其余的两个先祖要精明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