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某美漫的英雄联盟 > 67、绅士风度贝某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总不能因为别人给警局捐钱,然后又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也许其他会。


但乔治·史黛西表示不是这样的人,不过到底是警局的金主,所以,乔治还是很礼貌的想请的。


乔治顿了顿说道:“或者,摩顿先生现在可以跟您的律师打个电话。”


这是我让步的底线。


乔治心中想着,他也知道这些富豪的性格。


贝克说道:“这么晚了,我律师估计已经睡觉了,算了,不打扰他了。”


睡觉?


不打扰?


难道现在的富豪都这么随和的吗?


乔治心中想着,不过听到贝克愿意过去,倒是也松了一口气:“请放心,只是简单的做个笔录。” 记住网址m.xingshubao.net


贝克点了点头。


警局中。


灯火通明。


“给,摩顿先生。”


“布鲁姆女士。”


从外面的咖啡机上取了两杯热咖啡之后,乔治端着咖啡走进了会客厅,将手上的两杯递了过去说道:“警局的咖啡味道比不上外面的,不过现在外面的咖啡厅也关门了。”


贝克抿了一口:“咖啡机,五十美刀的和五百美刀的效果大部分都大同小异,最重要的还是咖啡豆,我在肯尼亚有投资一个咖啡豆生产公司,有空我让他们发几件过来。”


乔治拉开座椅坐下:“是吗,那我替警局谢谢摩顿先生了。”


贝克摆了摆手道了一声小事。


任何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


虽然贝克被托尼·史塔克那个家伙给用钞能力在华尔街投资界一顿爆锤,但不可否认,离开了华尔街之后,贝克的投资生意是相当的多元化的。


到目前为止,贝克的投资生意还是蛮不错的,还是那句话,跟其他的投资家想比,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过了一会儿。


乔治放下了手上的钢笔,考虑了一会朝着贝克说道:“摩顿先生,鉴于您跟纽约警局的关系,检察办公室不会对你提起公诉,但,如果是那个被您打伤的人对你提起诉讼的话……”


人家前脚刚捐十万美刀,后脚你检察办公室就直接提起诉讼,你是想要纽约警局的财政继续赤字下去吗?


毫无疑问,如果检察办公室敢这么来的话,纽约警局的局长一定会直接拍着桌子怒喷检察办公室。


当然了。


如果是真的犯法了,纽约警局也不会因为十万美刀就出卖良心,但,一个俄国黑帮分子?


别闹了,一个是华尔街投资界有名的投资人,一个是俄国黑帮分子,选择谁,不言而喻。


贝克也是直接说道:“我能理解,明天我会让我的律师过来一趟,如果没有其他问题的话,我们应该可以走了吧。”


说着。


贝克看向坐在旁边带着墨镜低着头的茉莉。


乔治说道:“当然,不过,如果这些黑帮分子真的想通过绑架您的女友让您帮助他们洗钱的话,那么,布鲁姆女士的住所也可能会成为他们报复的对象,明天我会跟局长申请保护小组,但今晚?”


贝克起身朝着乔治伸手:“多谢了,史黛西警官。”


乔治见贝克没有搭话也没有其他想法。


起身。


握手。


然后亲自驱车将贝克还有茉莉放在了820大楼的楼下。


顶层。


贝克进门之后,脱掉了身上的外套,朝着吧台那边走去的时候说道:“二楼的客房还是蛮多的,你可以选一间。”


摘下了墨镜,露出眼角淤青的茉莉看着足足有半个足球场大小的公寓说道:“其实,我可以住酒店的。”


贝克从吧台下面的抽屉里面取出了医用工具箱,从里面找到了一个好似纽扣大小的小盒子:“住酒店,除非你想你的牌局就此解散,华尔街没人会愿意参与跟黑帮有联系的组织者组织的牌局的。”


顿了顿。


贝克合上了工具盒补充道:“最起码牌桌上是如此。”


黑帮参与牌局是想着来洗钱的,自然,他们是肯定需要在牌局上来赢钱的。


当然了。


华尔街玩牌局的虽然是不在乎输赢,但,对于他们而言,我可以不在乎,但你不能把我当凯子。


贝克跟茉莉示意了一下沙发,然后等到茉莉坐稳了之后,贝克打开手上的纽扣小盒。


扑鼻的清香顿时而来。


贝克用小拇指扣了一点点里面的白色的药膏,茉莉本能的脑袋朝着旁边躲闪了一下:“我自己来就好。”


贝克一脸微笑的看向茉莉。


茉莉:“……”


五分钟后。


贝克起身带着自己的小盒子朝着吧台那边走去:“等个半个小时应该就可以了。”


“可以什么?”


“淤青应该就没了。”


贝克将纽扣小盒重新放回医用箱里面说道:“这一盒是我去年专门从东国的某个山里面弄来的,据说,这药膏已经有六百多年的历史了,本来他们是不买给外人的,但我听说了之后,给他们那边捐了十栋教学楼之后,他们的族长在我临走的时候还送了我们大小的两小瓶。”


这是真的。


这玩意的效果虽然不至于生白骨,活死人,但,对于一些枪伤或者什么疤痕之类的简直就是神药。


贝克给了一瓶简·史密斯,剩下的一瓶,贝克一直留在这里,反正听那族长的说法,这玩意是可以传代的。


茉莉似乎有些不太相信。


半个小时后。


茉莉在客房的浴室之中注视着洗了脸之后彻底的相信了。


没了。


原本还以为可能会最起码保持两天才会消下去的淤青就这么没了。


这太神奇了。


楼上的主卧之中,贝克洗澡完了之后,再一次回到客厅,给自己倒了一杯波本躺在了露台欣赏着头顶的夜空。


第二天。


贝克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盖在自己身上的一张薄毯。


谁的?


贝克掀开毯子,从露台走进了客厅。


入眼。


茉莉在厨房吧台那边看到贝克之后,笑了一声道:“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随便做的。”


贝克反应过来:“谢谢。”


茉莉将身上的围裙解开,正好,贝克也走到了厨房吧台那边了,坐好,看了一眼面前餐盘中的早点,称赞了一句:“很丰富的早餐。”


茉莉道了一声谢谢。


半个小时后。


茉莉在接到了乔治的电话之后,便跟贝克提出了告辞。


贝克将茉莉送到了楼下。


然后。


双眸发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