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总裁有个心头宝 > 第1723章:他被逮捕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终于见到了女儿,余陆川开心地将起抱了过来,转身就走到楚一一的身边,并笑道:“快看,是咱们的安心,她回来了!”


听了这话,楚一一忙不迭地抱过安心,泪珠一颗颗掉到孩子的身上,很快就将她淡黄色的小衣服弄湿了。


何灿灿帮她擦了擦眼泪,劝道:“别哭了,这是开心的事啊。”


“没错,的确是开心的事。”


楚一一在笑,但是她的眼泪根本控制不住,顺着脸颊滑下来。


这段时间,她承受了太多痛苦,每天都是煎熬的,现在终于接回女儿,她的情绪就失控了,哭哭笑笑的。


大家也明白楚一一的心情,没有再劝,就安静地陪着她,给她默默的支持。


见栀子还站在门口,沐晴天走过去,目光深沉而复杂,说:“谢谢你,絮絮。”


栀子摇摇头,笑说:“别叫我絮絮啦,还是继续叫我栀子吧,我喜欢这个名字。”


“好。”


能看到曾经剑拔弩张的朋友,心平气和地站在自己面前,同自己聊天,沐晴天觉得心满意足,脸上的表情很柔儿软。 一秒记住https://m.xingshubao.net


感慨过后,沐晴天发现两人还站在门外,便招呼道:“你们别站着,快进来坐吧。”


“不了,我只是把孩子送回来,爸爸还在楼下等着我们呢。”


听栀子提起秦博,众人心中还是有些意难平,毕竟大家交手太多次,不可能那么快就释然,并且化干戈为玉帛。


但这些和栀子没有关系,沐晴天对她说:“这次安心能回来,多亏了你。”


“这本来就是我该做的啊,我还想让爸爸来和大家道歉,可是爸爸不同意,那就由我替他说句对不起吧。”


说完,栀子就要正八经儿的道歉。


但余陆川制止了她,并说:“你已经做了很多,不需要再道歉了。”


见余陆川要走过来,贺子安用身子挡住了栀子,语气生硬:“你们慢慢聊,我们就不打扰了。”


话音落下,他就要带走栀子。


可是几乎与此同时,楼下响起警笛的声音。


栀子听到了,不过也没有放在心上。


倒是站在窗边的小星,发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蹙眉说:“被抓起来的人,好像是秦博啊。”


这话让栀子停下了脚步,转身就冲到了窗边。


小星没有看错,秦博真的被警车围起来了!


“怎么会这样?”栀子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复杂地看着身后的众人,问,“难道是你们?”


沐晴天忙解释着:“不是,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不是他们?那是怎么回事!


栀子慌了神,抬步就跑下楼。


但她晚了一步,待栀子冲下去,只来得及看到父亲被戴上手铐,推上警车。


在上车之前,秦博侧头看到了女儿。


这一瞬间,秦博好像变得苍老了不少,眼神中,还带着惋惜和痛意,而后,秦博坐上车子,彻底从栀子的视线里消失了。


“爸爸!”


栀子用力地喊着,可是她的叫喊声并没能阻止车子的离开,警车还是开走了。


她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无力地喃喃着:“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啊?”


话音落下,栀子身体一软,就晕了过去。


还好贺子安就在她的旁边,伸出手臂,便揽住了栀子的腰肢,


之后赶来的余陆川摸了摸栀子的脉搏,蹙起眉的稍稍好舒展,说道:“没事,只是晕过去而已。”


贺子安横抱起栀子,抬步就要走。


余陆川见状,忙在后面问道:“你要去哪?”


“当然是带她回家。”


余陆川拦住了贺子安,提议道:“还是送到医院去吧,让我给她做一个系统的检查。”


贺子安并不想让栀子和余陆川有太多牵扯,便拒绝道:“检查身体这种事,可以交给别人去做,余大夫刚刚一家团聚,还是共享天伦吧。”


他这话带着棱角,让人一听,就能感觉到贺子安的敌意。


何灿灿完全理解这敌意是从何而来,但这个时候还是要以栀子的身体状况为重,所以她在旁边劝道:“别的大夫没有余陆川了解栀子,栀子的身体情况很特殊,为了节约时间,也是为了栀子好,还是听余陆川的吧。”


说着,何灿灿仰头看向贺子安,用纯真的眼神告诉师父,自己有所言非虚,希望师父能从大局考虑。


贺子安是真的很想自私一次,什么都不管。


但是看着怀里面色苍白的女人……


最终,贺子安还是做出了让步,轻轻儿点着头。


余陆川见状,没再耽搁功夫,而他在离开之前,回头看了看楚一一。


楚一一明白他什么意思,便对余陆川露出一抹笑意,示意他安心,自己会照顾好宝宝。


这抹温儿软的笑让余陆川不再担心,带着贺子安和栀子一起去了医院。


他们刚走,景司寒等人便着手调查秦博被抓这件事。


通过景司寒的人脉,真相很快就被调查出来了。


秦博这些年为了做实验,犯了不少事,早就被有关部门盯上了,这次回A市,秦博很高调,所以被抓住,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秦博作奸犯科,理当受罚,可栀子该怎么办?她刚刚恢复记忆,正是缺少安全感的时候,秦博这个时候被抓,栀子肯定无法接受。


大家很担心栀子,脸上挂着忧虑,担心刚刚平静的局面再起波澜。


而被大家担心的栀子,在醒过来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问身边的贺子安:“爸爸呢?”


此时,栀子已经做完了检查,身体的各项指标都很不错,贺子安也因为这个结果而松了口气。


但是当他听到栀子的问题之后,脸上的表情有些凝固。


在栀子昏迷的这段时间理,贺子安已经知道了秦博的情况,但要如何对栀子说?


发现贺子安的表情发生了变化,栀子就感觉到事情不妙,当下就坐起身,要摘掉手背上的输液针头。


贺子安及时按住栀子的手,并急道:“栀子你别乱动!”


“我要去找爸爸,还要去问问那些把他抓走的人,为什么要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