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夏蔚然慕逸凡 > 第43章:她的名字叫“女王殿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        于是,夏蔚然最后又给慕逸凡喂了一颗醒酒的药。


渐渐的,慕逸凡似乎也能站起来了,夏蔚然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只是一直跟个闷葫芦一样不说话,搞得夏蔚然真是不知道他到底酒醒了,还是没醒。


给慕逸凡换了衣服,夏蔚然也是累翻了,稍稍将自己收拾了下,最后挨着慕逸凡也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黑暗中慕逸凡听见身边传来了均匀的呼吸,翻身将睡着的夏蔚然抱在了怀里,灼灼的星眸一瞬不转的盯着怀里的小女人。


这是他生平以来第一次醉酒,他竟然不知道原来自己的定力竟然这么差了。


夏蔚然!不知何时竟然已经让他如此不能自拔。


第二天夏蔚然早早的起了床。因为身上的伤,让她去部队训练也是不可能,本来想给凌墨请个假,但是这最后一个号码拨过去,竟然是慕逸凡身上的手机响了。


夏蔚然好奇的将慕逸凡的手机从他的军装口袋里摸出来,竟然发现他没有存号码的习惯。


哼!哼!最可气的是,他竟然连自己的都没有存。


于是夏蔚然啪啪不顾三七二十一,便把自己号码给存到了联系人里面,而且还在姓名栏里大胆的标注:女王殿下。


哼!队长怎么样?惹毛了一样休了你!


夏蔚然得意的将慕逸凡的手机揣回他的口袋里,转身见慕逸凡还在睡,想想昨天他醉成那样,夏蔚然也就没有叫他,起身去厨房给他做早餐。


等到夏蔚然离开卧室,慕逸凡也抚着疼痛不已的额头从床上坐了起来。


该死的,真是比手榴弹炸了还要疼。


掐了掐太阳穴,慕逸凡决定先去洗个澡,这一身的酒味,确实太熏人了。


慕逸凡洗好澡出来的时候,正好兜里的手机响了。慕逸凡擦着头发将手机从兜里拿出来。


“喂!”


“呵……原来没死啊!”


凌墨在电话另一头,忍不住冷嘲热讽起来。


慕逸凡讲手机拿到面前看了下号码,重新问道:“你怎么用办公室的电话打?你自己的呢?”


“你昨天干得好事撒?你到是会摔!怎么不把你那手机摔了?”


一说到手机,凌墨就觉得心烦,虽然一个手机摔了也就摔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关键是他没有备用的,家里那尊老佛爷这几天要是找不到他人,指不定又要给


他挂什么罪名批斗了。


“你到底什么事?”


“我是提醒你,你答应我的别忘记了,还有!跟夏蔚然那傻妞说一声,让她在家休息几天,伤好了再来!”


“恩!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慕逸凡也准备给上面请个假,只是这号码还没拨出去,倒是看见夏蔚然在里面存着的那四个大字“女王殿下”?


慕逸凡脸上顺势露出了一丝笑意。确实很适合她。


跟领导报备了情况后,慕逸凡收起手机去找夏蔚然。


才来到客厅,便闻见了从厨房里传来了的淡淡清香。


慕逸凡突然很好奇,夏蔚然会做什么呢?


站在厨房门口,夏蔚然身上穿着昨天自己给她买的睡衣,长发随意的扎在脑后,一瞬间就让慕逸凡想到一个成语,宜家宜室。


而夏蔚然其实也不太会做饭,但是一些简单的菜式,她还是会的。想着慕逸凡昨晚喝了这么多酒,所以她熬了点清粥,整了个芙蓉蛋。反正是早餐,也不需要那么多


的花样。



蔚然手里拿着一个勺子,正在检查锅里的粥炖得怎么样了。


慕逸凡不动声色的朝夏蔚然走过去,然后从她身后将她搂了住。


夏蔚然吓了一跳,一紧张差点把那那锅都给打翻了,稳住后,抱怨道:“你做什么?吓死我了!”


慕逸凡的薄唇贴着夏蔚然的脖子。


“做了什么吃的?”


“做了点稀饭。”


夏蔚然缩着脖子,然后拍了拍慕逸凡越搂越紧的手。


“你轻点,我身上还有伤!”


慕逸凡的手连忙松了开,然后关了火,就把夏蔚然牵出了厨房。


“过来,我看看!”


“哎?我的粥!你做什么啊?”


“一会儿再做,衣服脱了,给我看看!”


慕逸凡将夏蔚然按在沙发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势。


“哎?你等等,等等……”


夏蔚然手忙脚乱的阻止,却还是抵不过慕逸凡的力气。


最终上衣光荣阵亡了。


白皙的肌肤上,红红肿肿的格外的刺眼,特别是腰部那一圈白色的纱布,更是让慕逸凡气恼的锤了一下沙发。


夏蔚然尴尬的将慕逸凡手里的衣服抢过来套上。


“没事!没事!皮肉伤,我上了药了,过两天就好了!”


慕逸凡环住夏蔚然的肩膀。


“疼吗?”


“怎么不疼?我这也是肉好吧?”


“对不起!”


慕逸凡很愧疚,一直以来军人流血流汗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所以他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夏蔚然只不过是个护士,不是军人。


“没事!是我自己缺乏锻炼!为了以后能少受伤,我一定会努力训练的!”


面对慕逸凡突然起来的道歉,夏蔚然还有些不适应。再说经过昨晚,她也不想再为这点小事和慕逸凡置气了。其实本来也没什么大事。


“好了,好了!你等我一下,我去看下粥怎么样了!”


慕逸凡拉住夏蔚然,还想说什么。


见慕逸凡执拗着不肯松手,夏蔚然也只好拿出杀手锏了,转身捧着他脸,波了一口。乘着慕逸凡呆愣的片刻,飞奔进了厨房。


艾玛……太费神了。


慕逸凡长舒一口气,仰躺在沙发上!


“夏蔚然把衣服换上,我带你去医院!”


吃过饭后,慕逸凡始终不舒服夏蔚然身上的那伤。


“不用了,盼盼给我拿了药的!A区医院的药都是最好的。”


夏蔚然抱着枕头窝在沙发里,哎……正前方好大的一个电视机,偏偏木有信号。要死啊!


“你换了药没有?”


慕逸凡脱衣服的手停了下来。


“等下吧,我现在不想动!”


“药放哪里了?”


“房间里面的那个白色袋子里,怎么了?”


夏蔚然偏头问道。


慕逸凡边走边说。


“给你上药!”


夏蔚然脸上有些发烫,此时此刻,若说不心动,那绝对是假的。


慕逸凡在房间里找到了那个袋子,但是因为药的名目有些多,索性连袋子一起拿了出来。


“是哪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