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花开半夏慕泽辰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惊天秘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清晨,大理寺少卿死的消息,在京都瞬间炸裂开来,死法和自己的儿子相同,不得不让人唏嘘。


“听说了吗?大理寺少卿死了,死的可惨了,身首异处,留了好多好多的血,听说他的那个女儿也死了,也是一样的死法。”


“这一家三口都是这种死法,是和原由呢?是不是造孽了。”


“不知道啊,有可能,反正最近京城太乱,人心惶惶的,好多人都去白云观求平安福去了。”


“真那么灵吗?等会我也去看看。”


“我有个亲戚是在赵府烧火的,听他说,这个赵大人,一直梦见自己的儿子,儿子死的不安生,就去找的白云观的逍遥散人,逍遥散人为其出主意,以女换儿,儿子就可以往生极乐了,所以才会出这么多的事。”


“这还是亲爹吗?这姑娘也是可怜,就这样让自己的亲爹断送了性命。”


“这东西谁又能说的清呢?这不是遭到报应了吗?自己的命也搭进去了。”


“这个道士是不是有点太邪了。”


“小点声,这个道士很灵的,小心,能通鬼神,很灵验的。”


逍遥散人没想到一场法式,也能让自己扬名立万,一不小心竟然出名了,最近奔着自己名声来的人络绎不绝,纷纷求符问挂,问祸祈福,俨然已经变成了名是大家的风范。 记住网址m.xingshubao.net


贤贵妃顶着一双核桃眼睛去见了皇上,“臣妾,拜见皇上。”


皇上扶起贤贵妃心疼的说道:“爱妃,切莫伤心,节哀顺变!”


贤贵妃嘤嘤的哭着,“求皇上为臣妾做主啊!我哥死的太冤了,贼人实在是胆大包天,竟然敢在赵府杀人,真是太过猖獗,求皇上一定要查出真凶,为我兄长报仇。”


皇上安慰道:“爱妃放心,朕自会查明,不要在哭了,眼睛都已经哭肿了,朕都心疼了。”


贤贵妃借势靠在了皇上的胸膛,委屈道:“皇上,臣妾觉得此事很是蹊跷,白天四王妃大闹的一场,晚上我兄长家里就进贼人了,是不是太过巧合了。”


皇上沉吟了片刻说道:“你是怀疑顾半夏,爱妃多虑了,一下小丫头能有什么能耐。”


贤贵妃正正的坐了起来,“皇上莫不要小瞧此女,此女心机之重,完全都不把太子放在眼里,昨天还给宁婉容一巴掌呢?足以见得此女有多么嚣张,她与我家兄长素来不和,保不齐就是她做的。”


“那爱妃觉得这事应该怎么办才好?”


“皇上,就应该将此女严加审问,必能有所收获。”


“爱妃啊!顾半夏是朕的儿媳妇,没有证据,怎么严刑拷打。”


贤贵妃委屈的说道:“是臣妾思虑不周。”


皇上将贤贵妃揽入怀中,“好了,这件事情就交给太子去办吧!不管是谁做的朕都严办,不留情面。”


贤贵妃娇笑道:“臣妾,谢皇上。”


贤贵妃心里明镜似的,这事就算不是顾半夏做的,也与她脱不了干系,那人明显就是冲着赵芸去的,是为赵芸报仇,而赵芸与顾半夏的关系匪浅,事后,还逃得无影无踪,怎么可能不是顾半夏做的,这事交给太子也好,查出什么都是我们说的算。


芸娘交给顾半夏的东西,顾半夏将其从头看到了尾,震惊之情溢于言表,里面的内容太过惊世骇俗,这对兄妹手里到底有多少条人命,似乎已经数不过来了,上到妃嫔皇子,下到平民百姓,真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死在铁血手腕下亡魂不计其数,其中包括大皇子李泽懿,孩子胎里受惊,导致没有活过三岁,后来又在先皇后的药中下毒,置其死亡。


其中还有一个人,是李泽辰的母妃,淑妃娘娘,她原是苍梧国和亲的公主,倾国倾城,灵秀逼人,当年淑妃娘娘艳压群芳,宠冠六宫,是第一个坐上了妃位的女子,很快就有了李泽辰,然而一把大火烧死了这个年轻美丽的女子。


还有二皇子李泽烨的母亲,只要是的得宠有皇子的女人,都遭到了毒手。


顾半夏怔怔的愣着发呆,李泽辰走了过来,望着她说道:“这是怎么了?怎么在发呆。”


顾半夏将记载李泽辰母妃的死因的那页递给李泽辰看。


李泽辰看完之后,呢喃的说道:“还真是她做的。”


这么多年,李泽辰一直是怀疑的,但是苦无没有证据,再次将伤疤掀起,李泽辰的心微痛,整个人跌坐在凳子上,顾半夏上前安慰道:“恶人终究会得到报应。”


李泽辰环抱着顾半夏的腰身,将头埋了起来,顾半夏像安抚小孩子一样,摸了摸李泽辰的头,顾半夏虽然没有经历过失去父母的痛苦,但也是懂得这种感受的,李泽辰自己一个人这么多年,挺过众多的腥风血雨,没有母家势力可依靠,完全靠自己打拼,得来今天的地位,是多么的不容易。


顾半夏说道:“你还有我。”


李泽辰亦说道:“幸好还有你。”


这是李泽辰的幸运,遇到了顾半夏!


白云观,逍遥散人正在屋里写符,这段时间,符倒是卖了不少,写的正来劲,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


一个男子说道:“你莫不是忘了你的任务,真当起道士,给人家占卦算命起来了。”


逍遥散人尴尬的笑道:“我这不是多赚点钱,孝敬主子吗?主子是有什么吩咐吗?”


“估计这两天,顾半夏会来找你,别忘了自己的台词,记住跑的快点,小心被人家逮住,我可不会救你。”男子正色道。


“真是够小心的了,放心吧!完成任务我就撤。”逍遥散人自是不会把顾半夏放在眼里,主子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大理寺少卿赵宏达又如何,不也还是让自己耍的团团转吗?顾半夏不也是做了,借刀杀人的刀吗?都是在掌控之中的事情,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看着逍遥散人自负的容颜,男子知道,他一句也没有听见去,撇下一句,你好自为之吧!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