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我乘风来 > 第一章 遇见周鸣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袅袅又在做那个有些奇怪的梦。


梦里有个男生举着一块类似广告牌的牌子走在她前面,走着走着他就停下来左顾右盼,像是在招呼其他的什么人赶紧跟上。跟在他身后继续往前走一段路,忽然有人喊了声“周老师”,那男生又驻足,和喊他的人交谈起来。


画面渐渐散去,场景一转,前面似乎还是这个男生。这次他正对着沈袅袅,但一切都雾蒙蒙的,沈袅袅看不清他的长相。她低头看见自己穿着高中时候的校服,而面前的男生穿的就是普通的衣服。


那男生在和她讲话,声音模模糊糊,像是从另一个时空传来。


她只听请了几句。


——“袅袅,我真的是从未来回来找你的,你相信我好不好?”


沈袅袅一下子惊醒,天已经大亮。


这已经是她第三次做这个梦了。


她揉揉发疼的头,把床头放着的手机拿起来——距离闹钟响还有二十分钟。她关了屏幕,本想再睡一会儿,却已经没有了睡意。


梦见陌生人并不算什么稀奇的事,只是重复做同样的梦难免让她觉得有些奇怪。她隐约觉得那梦境像是牵连着什么重要事情的线索,想要仔细回忆,却又找不到头绪。


就这样一直躺着直到到闹钟响起,沈袅袅起来洗漱、换衣服。 记住网址m.xingshubao.net


今天她要去远航补习班面试兼职托管老师。为了塑造一个严肃成熟的形象,她特地穿了偏深色的衣服,还化了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妆。但毕竟是还没步入过社会的小女生,往镜子前一站,还是怎么看都不像个大人。


远航补习班距离沈袅袅的家很近,她走十五分钟左右就到了。今天周一,这个时间补习班还没有学生在,很安静。空荡的大厅里只有靠门这一侧的长凳上坐着个戴眼镜的大学生模样的男生,沈袅袅推门发出了点动静,所以这时候,他也在看她。


“你也是来面试的吗?”沈袅袅主动搭话,“校长还没到?”


“嗯。”


沈袅袅在他旁边坐下来。两人这么默默坐了十几分钟后,她又忍不住开口了。“你是这附近大学的学生吗?”


那男生把耳机摘下来,扭头看她。


“我是说,你是这......”


“是。”


沈袅袅有点吃瘪。感觉得到这男生不想和她讲话,她就也不再说话了,从自己的背包里拿了耳机出来,玩起了三国杀。


大约又过了五分钟,校长来了。她抱歉地说路上堵车了,抬头的瞬间看见沈袅袅,她愣了愣。“袅袅?”


沈袅袅也认出了吴校长。她初中时在吴校长的补习班补过课,只不过当时的补习班位置还不在这里,名字也不叫远航教育,估计是因为什么原因后迁过来的。“好久不见吴老师。”吴校长一直都是补习班的校长,沈袅袅会叫她老师是因为以前她亲自给同学们补数学,而吴校长本人也说过,更喜欢听人叫她老师,沈袅袅一直记得。


“还真是你,我一开始看到你的名字还以为是重名了——不过你这个名字也很少会重名。”


“我也没想到能在这儿见到您。吴老师,他比我先来的,您先面试他再面试我吧。”沈袅袅觉得他们这样聊起来似乎不太好,赶紧提醒吴校长旁边还有另个来面试的人。


吴校长这才看了看那个男生,然后又努力回想一番。似乎是没想起全名,就问了句,“小周是吗?”


那男生点点头。


“跟我来这边面试吧。”


那男生站起来,跟着吴校长到了里面的教室。他站起来的一瞬间,沈袅袅觉得他的背影有些熟悉,但又说不上是在哪里见过。


周鸣皋和沈袅袅一样都是来面试兼职托管老师的,托管老师要求并不高,他的面试结束得很快。出来以后,周鸣皋叫沈袅袅进去面试,自己就直接离开了。


沈袅袅进到教室里,校长招呼她坐下。“你现在在哪里读书啦?我要是没记错你现在应该才大一吧,大一还是大二?这时候就有空出来兼职吗?”


“我刚大一,考的是南方的一所二本。有空出来兼职是因为......我休学了,要到今年九月才回去重新读大一。”沈袅袅答。


原本还很担心吴校长会追问她怎么只考了二本或者为什么休学,结果吴校长只是笑了笑,“一晃这么多年了,我的补习班都开出这个分校区了,你也一定发生了很多事。很正常,人们都是在变化中成长的。你不用紧张,今天你是来面试的,你私人的事我不会多问。”


沈袅袅抬头感激地看着吴校长,“嗯”了一声。


吴校长继续说了下去,“其实今天面试本来也没什么内容,要不然我也不会安排得这么仓促了。我就是看你们一眼,确认一下是不是稳妥的人。工作流程人事都和你交代过了,我再和你重复一遍——周一到周五每天下午四点到这里,和其他老师一起去第五小学接他们放学。周三不太一样,因为第五小学周三有半天假,你们要中午就过来。工作内容也简单,接他们放学、辅导作业、组织纪律,也就这些了。我们这里还有几个专职老师,他们负责的是周末授课,但是平常他们也都在这里,会帮你和小周老师管一管的。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就多问问,不好意思问其他老师就直接来问我。”


沈袅袅点头。


“现在托管一共分两个班,大班是四五年级,小班是二三年级,我把你安排在大班,大班会比小班听话点。”吴校长笑道,“这应该是你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吧?好好做,别偷懒。作为你的上司,以后我不会把你当小孩看了,会把你当成员工的。”


沈袅袅也笑了。“放心吧吴老师,我肯定会好好做的。”


道别了吴校长,沈袅袅走出远航教育。没走几步,她看见“酸奶之家”小小的招牌。她很喜欢点他家的外卖,但是因为平时不会到这边来,今天还是是第一次见到这店的真容。正好还没吃早餐,她进了店,点了杯她平时喜欢的酸奶,又点了一份双皮奶、一个蛋挞。取了餐一转头的功夫,她看见刚刚和她一起面试的小周老师坐在那。


他也正看着她。


这小店里一共只有两张桌,另外一张桌已经坐了一对小情侣。沈袅袅就走到了小周老师旁边,问了句,“我可以坐这里吗?”


他点了点头。


在小周老师对面坐下来以后,沈袅袅才发现他点的是和她一模一样的餐,不过他一口都没动。


沈袅袅喝了一口酸奶,上嘴唇边上留下一圈淡淡的奶渍,“你怎么都不吃啊,这家很好吃的,我经常点他们的外卖。”


小周老师没说话,只是拿起蛋挞咬了一口。


“我们以后应该就算是半个同事了吧。”


“嗯。”


“我叫沈袅袅,炊烟袅袅的那个袅袅,你叫什么?”


“周鸣皋。”


“什么?”


他又重复了一遍,“周鸣皋。”


“周、鸣、皋,好特别的名字,怎么写呀?”


他没有回答,只是放下了蛋挞,然后眼睛也不抬一下地说了句“我吃饱了。”就起身出了门,留下一脸困惑的沈袅袅和一桌被他无情抛弃的食物。沈袅袅怀疑是不是自己表现得过于热情,吓得他东西都不吃就跑了。而且,她明明不是个喜欢和人搭话的人,怎么今天话这么多,还是对着一个不爱理人的家伙。


沈袅袅一边在心里嘀咕一边吃完了自己的东西。她本想把周鸣皋的酸奶拿走,上班时带给他,但是一想到他对自己的态度,又默默作罢了。她想,店主看见它都还没拆封应该会重新收起来吧。


她步行回了家,给瓜瓜添了猫粮后,坐在窗前发呆。


如今已经是三月,楼下的那片桃树却还没有开花。她开了窗户,闭上眼,感受风一点点刮过来,听着桌上的书本被吹得翻页,呼啦呼啦地响。


下午三点五十,沈袅袅来到远航教育上班。推开门时大厅里还是只有周鸣皋坐在那,她朝他笑了一下,他则是点了点头。


到了四点,从教室里出来两个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女老师,沈袅袅知道她们应该是校长说的专职老师,主动和她们打了招呼。周鸣皋则是问了声“该走了吗?”其中一个女老师点了点头以后,他就去拿起了前台桌子下放着的“远航教育”的牌子,第一个出了门。


沈袅袅也跟着出去了。


从补习班到第五小学不远不近,一路上,那两个女老师一直在交谈诸如婚礼、房贷、装修一类的事情,沈袅袅不太想生硬地插话。而且她们走得太慢,渐渐地就变成沈袅袅和周鸣皋走在前面,两个女老师走在后面,四个人拉开了一段距离。这次沈袅袅没有再和周鸣皋搭话,她像他一样,也是戴着耳机听歌,一言不发。过马路时,沈袅袅耳机里声音有点大走了神,没看见面前的灯变了红灯,刚踏出左脚,就被周鸣皋拉着手腕揪了回来。她转头想道谢,周鸣皋却在她开口前就一脸生气地说,“和你说了多少次走路看路,这样多危险啊。”


沈袅袅被说懵了。周鸣皋好像也立刻反应过来,解释说,“不好意思,我有个朋友以前总是这样,我习惯了。”


四个人先后到了第五小学门口,接上了小朋友们。小朋友们根本不像沈袅袅想象中那样乖乖的软软的,简直像一群不服管的撒欢的小马驹在路上横冲直撞。沈袅袅吓坏了,生怕自己看不住小朋友们会出状况,一会儿看着这个、一会儿喊一声那个。那两个女老师像逛街一样完全不管,只有周鸣皋和她一前一后地照看着。


好不容易把后排小朋友们看住了,沈袅袅抬起头,看见周鸣皋还在举着远航教育的牌子左右张望,他一边看管前排的小朋友,一边喊后面的小朋友不要掉队。其中一个女老师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朝着周鸣皋的方向喊了声“周老师”,周鸣皋停下来,去应她的话。


这天是二零一九年,三月四号。


沈袅袅遇见了周鸣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