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新书包网 > 护花高手在都市 > 第2105章 逆天八针逆的是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书包网] https://www.xingshubao.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天不关心这终南山的地底灵脉到底遭受过什么摧残,也没破案的兴趣,他到这里来只是为了修好这灵脉的缺漏而已。


不过,这并不妨碍夏天在心底揣测破坏灵脉之人的用心,从逆鳞的位置开始破坏龙脉,那目的显然就是想摧毁终南山在修仙一道上的根基。


“这就有点意思了。”夏天嘻嘻一笑,不由得喃喃自语起来。


底下的清瘦老者听到了夏天的声音,传声问道:“夏居士,难道你有了什么意外发现?”


“没什么发现。”夏天撇了撇嘴,“你把这三个丹鼎搬走吧,还有让我大师傅他们躲远一些,呆会可能会有一场风暴。”


“夏居士是要开始了吗?”清瘦老者身为重阳宫掌教,而且修为也不低,自然清楚这地底灵脉的庞巨,虽然他还不清楚夏天的整治手段,但是已经预感到自己可能帮不上忙。


夏天点了点头。


“既如此,贫道修为低微,估计也帮不上什么忙,为防给夏居士添麻烦,便也先退走了。”清瘦老者微一颔首,立时提起真气运起那三座丹鼎,迅速离开了。


夏天有些意外地目送清瘦老者远去,他很久没有碰到这么识趣的人了。


只是,世界上有识趣的人,就会有不识趣的人。


等清瘦老者带着那三座丹鼎离开之后,就有一道若隐若现的人影浮了出来,就立在夏天的不远处。 一秒记住https://m.xingshubao.net


“给你一个警告,不要多管闲事。”这人身上赫然穿着高剑峰研究出来的那种隐身衣,只不过是白色的,看起来似乎更高级,看向夏天的眼神充满是杀气。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我如果非要管呢?”


“那就只能杀了你!”那人冷哼一声,接着手中便亮出了一对分水刺,直指夏天,“最后说一次,你现在离开还来得及,然后把这里的事情全部忘掉,否则的话,你、还有你的家人都会死。”


夏天听到这话不由得笑了起来,冲这杀手道:“你如果知道我是谁的话,肯定不敢说出这种话来;如果你还不知道我是谁,那你现在转身离开还来得及。”


“我管你是谁!”那人被夏天的话给气到了,声音更加的森冷,“敢坏我们宗主的好事,不管是什么人都只有死路一条。”


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冲这人招了招手:“那你过来啊,我就站在这里让你杀。”


“既然你找死,那就别怪我了!”那人轻喝一声,蓦地身形一纵,整个人瞬间隐形了,再出现的时候,手中的分水刺就已经刺入了夏天的身体之中。


“哼,不堪一击。”那人收回分水刺,一脸不屑地推了推夏天,结果没推动,不由得愣住了,“你怎么……没死?”


“你才要死了呢。”夏天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心脏被刺这么一下,不疼吗?”


那人猛地低头一看,赫然发现自己所胸口竟然渗出了鲜血,不由得惊叫起来:“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这杀手也太蠢了,而且记性也不大好。”夏天笑嘻嘻地说道:“你刚才自己捅了自己一下,这么快就忘了?”


“我捅我自己?”那人愣了一愣,好几秒钟才回过神来,“我捅得明明是你!”


夏天不无调侃地说道:“那你看看,我身上有伤口吗?”


“你!”那人上下打量了夏天一眼,果然没有发现伤口,瞬间明白过来了,“知道了,你肯定也是修仙者,算是有些手段,不过,就这点本事,还远远不够!”


说话间,那人伸手抹了一下伤口,只见鲜血瞬间就止住了,伤口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你这点本事确实远远不够。”夏天有些无聊地摆了摆手,“你们还有没有更厉害的人物,直接叫出来吧,别浪费我时间,我还要修好这地底灵脉呢。”


那人眼神中没有了刚才的凛凛杀气,倒是充满了警惕之色:“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管这趟闲事,终南山给了你什么好处?”


“你这反应还可以。”夏天点了点头,不无赞赏地说道:“发觉自己不是我的对手后,立马改变了策略,也算是杀手的基本素质,只可惜,脑子还是太蠢。”


那人气得浑身发抖,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别太得意,真以为我杀不了你吗?”


“来杀啊,我就站在这里,绝对不动。”夏天笑嘻嘻地回应道。


“激将法,对我是无效的。”那人眼中精芒一闪而逝,迅速冷静了下来,“这地底灵脉已经被我们宗主看中了,他策划了这么长的时间,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破坏他的计划。你一个外人,跟终南山那些道士又非亲非故,何必要趟这种浑水。”


夏天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感觉有些无趣了:“哎,本来还以为你有什么让我眼前一亮的绝招,结果只会嘴炮。这灵脉都破损了一百多年了,竟然还没夺走,看来你们那个什么宗主也是废物一个。”


“住口!”那人提着分水刺再度冲向了夏天,“不准你侮辱我们宗主!”


“嘭!”


夏天这次没有惯着这白痴,直接一脚把这人踹到了几百米开外,重重地砸在了墙壁上。


那人惨哼一声,感觉五脏六腑都好像被震碎了似地,张嘴便喷出了一口老血,接着便失去了意识,生死不知。


“实在是太废物了。”夏天摇了摇头,现在的杀手真的是越来越差劲了,职业素养低得简直没法看,鄙夷了一番之后,就再没兴趣搭理这种白痴了。


夏天取出一根针,沉思几秒钟后,便缓缓往灵脉的缺口刺了过去。


这一刺,便激起了灵气暴动。


那如同巨龙般的灵脉,随即狂涌起来,如同乱潮海啸。


整个终南册地底也跟着剧烈地震颤起来。


“这便是逆天八针?”灵脉外的某处安全场所中,那位清瘦老者不由得惊叹不已,“果然有改天换地的威能,夏居士还真是世间少有的奇才,竟然能将一门针法用到如此地步。”


“这你就猜错了。”张明佗摇了摇头,随即解释起来,“逆天八针,从来不只是一门治病救人的针灸,也不只是一种修行成仙的法门,更是一切可以掌控天地万物的法则。”


“张伯伯,这就有些夸张了吧。”石纯微微蹙眉,有些不解地问道:“姐夫的逆天八针一直是用来治病救人啊,虽然好像也用它来修仙,但是说到掌控法则,似乎有些过了吧。”


“不,大师傅的话并没有错。”宁蕊蕊这时候提到了反对意见,因为她在海底秘境中,见识过夏天用逆天八针对抗天象自然的情形。


张明佗这时候也说道:“你要知道这是逆天八针,逆的是天,而不是人。治病救人只是它最基本的功能,而不是它本来的功能。”


石纯撇了撇嘴:“张伯伯,那你是早知道了这点,才让姐夫过来整修灵脉吗?”


“我没那么有先见之明。”张明佗微微摇了摇头,目光一直盯着远处的夏天,以及那股灵气似潮、滚涌如海的场景,“只是这些年才有的些许感悟,猜测到逆天八针可能是这样,所以让他来这里试一试。”


“刚才那个妨碍姐夫的人,是谁啊。”石纯又问道。


“不清楚。”清瘦老者神情凝重,不无担忧地说道:“近几年,我一直在地底灵脉之中,观中俗务都交给了大弟子去管理了。也是在这段时间里,终南山潜藏的暗流也越来越多,也不知道……罢了,一切等夏居士修好灵脉再说。”


后面的话,清瘦老者没有说出来。


宁蕊蕊却猜出了大半,这清瘦老者是有些怀疑他的那位大弟子,只不过没有证据,而且现在这个时机不宜妄动,否则整个终南山都可能会崩盆。


另一边,夏天居然感觉到有些吃力。


不过也难怪,毕竟是方圆数千里的灵脉,他仅仅以一根银针挑动起来,虽然有逆天八针做为支撑,但他此时的修为确实有些低了。


“都怪长腿妹,他要是不吸走我的功力,这点小事随手就能给办好了。”夏天心中不由得腹诽了夜玉媚几句,“下次见到她,一定要狠狠地教训教训她才行!”


夏天从来不是一个认输的人,这数千里的灵脉俨然有些不受他的控制,反而激起了他的好胜之心。


于是夏天把逆天八针,逐一使了出来。


“一针生!”


刹那之间,数千里灵脉在他的脑海中铺阵开来,一一勾勒成形,每一寸、每一缕都像纤毫毕现。在这极短的时间里,既然涉临破灭的灵气被救活,同时又有无数的新鲜灵气滋生,汇入滔滔狂潮般的灵脉之中。


“二针死!”


“三针肉白骨!”


“四针洗髓!”


接着四针下去,终南山地底这数千里灵脉彻底狂暴了,那头卧龙也开始抗拒夏天的治疗,竟然回头照着夏天便张开了巨口,瞬间咆哮而至。


“不好,灵脉要惊走了!”清瘦老者瞬间被吓得面无人色,整个人惊骇不已。


要知道灵脉这东西,可是有灵的,并不是一动不动的死物。它如果在一个地方呆不住了,那是会逃走的,而一旦逃走,那就永远不可能再回来。